→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Tag Archives: 春天

花入眼时少即多

文/读博在四方 看全盛开时候的樱花或者碧桃,会有一种压迫感,逼得人没法再去细看朵花。多是真的多了,千朵万朵压枝低的多,已然来不及辨别哪一朵开得更好更美。 贴着枝干一线铺陈的花儿朵朵们,其实在绽放伊始也不同步,只是花期较长。于是今日开、昨日开和前日开的花,全部堆积在一起。人们……

待到山花烂漫时……

文/渔眠小姐 曾经幻想拥有一间有大大的落地窗的大房子,窗户必须要干净透亮,一尘不染,然后穿着舒服的白色的家居服,或坐在窗前晾着湿漉漉的头发,或发发呆、看看书,觉得这样的画面足够静谧美好…… 后来有了一间不大的房子,也执拗的选了有落地窗的户型,但忙忙碌碌中似乎却丢了那份期待美好……

无语人间四月天

人间四月天,现在是一段佳话了。大约是才女林徽因要么是写给徐志摩,要么是写给自己的孩子的诗。 四月即来的时候,你总会觉得喧闹的,倒不是声音什么的,只是一种感觉。热闹闹的,通感联觉很多人没有,但讲到四月天里春天的喧闹,该是都能心领神会。 我倒是喜欢春天里还能安静些,或许是年纪的问题。……

多味的春意

文/廖超国 已经过了用文字来显示矫情的年龄。不再有那无事便喜欢着墨春花秋月,江南翠绿,呤唱蓝天白云,鸥帆点点的造作。失去借文字来抒发心中那点布尔乔亚情调的热情,不再一把年纪还不自觉地装嫩,而开始了透过繁花看落叶,见到白帆思暗礁的观察,学会透过现象看本质的思考。开始了从以前喜欢华丽……

与春同行

文/兰儿 行在路上,整个视野迷蒙蒙的一片,天空罩上了薄薄的一层白纱,潮湿而柔和的飘浮。平日里耸入云端的高大建筑,轻纱隐去了一半的宏伟,温柔的地打量着脚下行走的车辆。 初春的雨身段极细极细的,徐徐而来,整条街都极静极静的,倾听它悄然的脚步。袭来的早春还微带着寒意,没有急于脱去人们厚……

春天消逝了

彩虹之爱的投稿,谢谢他!每过一段时间,都能让我们读到一篇美文,给这里硬邦邦的文气增添了许多“暖”意,非常的舒适。 正文: 春天在何处来,又消逝在何处呢? 城市因为人们的刻意,春天刚刚有点抬头,花儿就随处可见。我住的城市原本是以树木众多而见长。现如今,很多的静穆的树,都被换为那些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