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Tag Archives: 散文

聆听雨声,一年四季

文/琼岛鲸 我喜欢雨,无论是那天街小雨,还是那瓢泼大雨;无论是绵延不绝的春雨,还是粗犷豪放的夏雨;无论是什么样式,什么季节的雨,我都喜欢。她给我的形象和记忆,永远是最完美的。 我喜欢坐在门前,看下雨时那壮丽的美景。有时雨是那根根银线,天神将她洒落人间,大自然拿她装点千山万壑……

夏至未至的午后

文/paul苗 狂欢是一群人的寂寞,寂寞是一个人的狂欢。 多数出来工作了几年的朋友,都会时常有这样的感觉。我常常想,酒精真是个好东西,现代社会里,人其实很多时候本能的想躲避各种压力,可往往悲哀地发现,一大波粘稠的无力感袭来,负重前行到不敢休息,不能休息,难以停下,酒精倒是提供……

草木有本心

文/余想 车门一开,一阵寒风从地下车库刮来,微冷。他斜躺在车上,脸色通红。估计又喝了几斤白酒,他是不怎么喝酒的,上次在邵阳,他把剩下的半杯红酒往我杯子里倒了一点。我扶着他下来,他忽然拿开我的手,坐在地上,放声大哭,如一个丢失玩具的小孩。他抱着她的干女儿,小声的说着什么。良久,良久……

宿命的独白

“我在岛屿上观看着日出日落,潮来潮去,花开花落,观看着星辰的移转,观看着生命的来去和变迁。”——蒋勋 独白 选自:《岛屿独白》  作者:蒋勋 我坐在窗前,等待天光暗下来。我想,随着光的逐渐降暗,我的视觉也便要逐渐丧失辨认的能力了。但是,似乎这样的想法并不正确。视觉中有更多的部分与心事有……

雨中岱仙,邂逅惊雷

10月2日,大雨过后,有友同行,游闽中屋脊戴云山脉明珠,岱仙瀑布。 一路苍山如黛,满目青翠,空山新雨,虽游人若虹,却谷幽而静,怡人性情。 进岱仙溪口逆行而上,缥缈水声,像远空淡淡轻雷,像梦里飘逸乐曲,又像是松林风语。 走在蛇行的溪边小径上,林荫密布,藤蔓交错,幽暗清冷。 因了大雨过后……

南国看雪

文/云淡水暖 来到深圳已经一年多了,马上要在这里度过第二个冬天。和老家比起来这里是没有冬天的,因为这里没有冬天的必需品——雪。 南国的冬天没有雪,没有老家那种鹅毛大雪,一片也没有。每当到了下雪的季节心理还是盼望着下雪,可惜这里是南国,对于南国来说,雪仅仅只是一个字符,一种抽象概念。 ……

迟来的春雪——A piece of winter

文/兰儿 武汉的冬天不下雪,会在人们心里留下遗憾。雪小了,也是不行的,人们对春的期盼完全寄托在雪的纷飞里了。 终于待立春之后,雪花洋洋洒洒的飘落下来,驱走了人们对冬的疑虑。 窗外高大建筑的屋顶已积了一层层薄薄的雪。现代的建筑大多是方方正正的,与其说现身眼前是一排排规矩的盒子,不如说……

青春不可说 之 六月的雨

六月充满战争和生离死别,因着高考和各类的离校分赴前程。 高考似乎是场战争,与他人的竞争和背后期望的眼神,其实说起来倒更相似一场自虐的表演,结果千奇百怪,过程不一而论。但观者与被观者,都是喜剧的角色,这样的演出总会显得充满互动与激情。 及至跃了龙门,不是欣喜和狂放,反却是恍然大悟和……

[推荐]丰子恺的散文:《渐》

使人生圆滑进行的微妙要素,莫如“渐”;造物主骗人的手段,也莫如“渐”。在不知不觉之中,天真烂漫的孩子“渐渐”变成野心勃勃的青年;慷慨豪侠的青年“渐渐”变成冷酷的成人;血气旺盛的成人“渐渐”变成顽固的老头子。因为其变更是渐进的,一年年、一日日地、一分分、一秒秒地渐进,犹如从斜度极缓的长远的……

新学年,老秋天

在学生时代,漫长的暑假总会让自己怀疑自己还是不是一个学生,还需要不需要再去学校。过于充实和努力的假期,总是转换了灵魂似的。那个校门似乎是吞噬快乐的巨口,有去无回的恐惧。 真待写下了学年的期望,第一句话必然是“新学年,新气象!”,假期已然结束,秋天快快的来了。 成长不代表成熟,成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