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Tag Archives: 故事

那些无处倾诉的秘密,时间并无简史

文/卢娜 一 康熙二十六年冬天,宁波港外的东海上,飘来了一艘船。 船上载有白晋等五位法国人。他们即是传教士,也是法国科学院院士,疯狂的科学信徒。 他们登船时,西方世界正陷入狂热。 牛顿刚刚发表了《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世界的混沌外壳被砸开,露出里面的数字脉络。 无数传教士如兵蚁般四散……

线的那端是母亲

文/咸心 妈妈,你不曾忘记你还是一个可以美丽的女人。你说,18岁那年是你最美的年纪。那年你考上了大学,本来是要背上行囊,远行到可以满眼绿树红花的大学校园的,谈一场不被世人接受的,却被大多数人祝福的恋爱的。可是,那年家里唯一的一颗大树倒了,满存希望的玻璃杯碎了,浸着你18年离开那深山密……

有些事我不说,不代表我不痛

作者:劳拉•利皮斯基 你有没有隐藏在心底的创伤,久久不能治愈? 王小波说:人一切的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 我想大多数人心里是认同的,如果承认痛苦,那就等同于打开一扇门却不知道如何再关上。 1. 卫生学院的在读博士生安娜和我讲了这样一件事。 十几岁那年,安娜的邻居希希在小区里……

这里的阳光有主人

文/星愿 这里的阳光有主人。叠嶂的山峦、如画的草原、镜子一样的湖泊、静静的河流、晶莹剔透的雪山、白云似的羊群、淳朴的人皆是阳光的主人,包括我。 初识果洛是在上中学的时候,在那之前果洛在印象中就是个地名,那时候村里有个叔叔在果洛上班,村里的人都叫他“果洛阿尕”,从他的口中听说果洛比较……

受劝的难堪

文/谷米 <1> 那百子柜不大,看起来有些年头了。柜前摆着个玻璃柜,里面装满了各种药品。她就游走在中间那窄窄的一小块地儿,手里操着把精致的戥子,不时回头看看玻璃柜上的药方子,继而一个个地拉开药斗,抓起一小撮称。 她是我妈的朋友,我和我妈正在她经营的一所小药店,在此之前也曾来过。 ……

以成长的名义

在我眼里,成长是一门技术活。你选择的每一种方式,都将深深影响你此后的漫漫人生。——题记 我是斑马先生,2006级东北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学生,毕业后一直在银行系统工作,从最开始的国有银行到领先的股份制银行,从最基础的柜员到部门总,这份工作,一做就是7年。就在今年,我选择重新上路,离开……

请帮我拿一张草纸

文/咸泡饭 水番先生感冒了。不过此时,他蹲在卫生间的马桶上,拉今天的第一泡臭臭。这两件事并无关联。对了,臭臭,是他大女儿对屎的另一种叫法。 临近春节,寒冷空气从不可知的遥远地方一路南下,来到这里。对于水番先生来说,这意味着今天的屁股特别受罪。马桶套子昨天被水番先生的妻子拆下来洗了……

多少风景都看透 不再问谁陪我看细水长流

文/郭阿静 距1998年春晚王菲和那英共同演唱《相约1998》之后,2018狗年春晚,两人再度合体献唱压轴曲目《岁月》,这首集她们二十年来生活阅历和沧桑于一体,但依旧不改初心的怀旧金曲,令台下亿万观众泪目与释然。 观众之所以被触动,一是演员自身的人格魅力,二是这首天籁之音成就了打动我们内心最……

向着心中光的走去

文/fisher 写在前面 一个历经苦难的成功人,他所走过的每一个脚印,回过头,都会闪闪发光; 一个历经苦难没有成功的人,他所走过的每一个脚印,都像是在摆脱沼泽吞噬,最终,足迹都会被埋没。 人生苦难并非谁都有必要去经历,就像成功并不是每一个人的诉求,可有些人生来就在光中,有些人却要用尽毕……

关于我们的孤独

文/邹近夫 去年冬天,我离开了渡口小镇。 阳明山隧道很长,舜帝大桥上的风也很大。 前往南岭的路上,我始终惦记着那个屋后有一条的河流,推开窗就能看见对岸吊脚楼的渡口,从而忘了此番离别。 到达目的地之后,站台上的陌生地点映入眼眸,我才想起今夜原来无处可归。到底是孤独吗?清空上的冷月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