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Tag Archives: 故事

春天里的失恋

文/张海琴 春日的阳光透过窗户散落在我的小床上,映射得我睁不开眼,此时的我慵懒无比,沉重,焦灼,负面情绪压抑着我。 是的,我失恋了?!我搜索失恋的准确含义:一般意义上所谓的“失恋”是指一个痴情人被其恋爱对象抛弃。所以我追问自己是否对这个人痴情过?答案是不确定的。 和Q先生经……

《都挺好》:“原谅”并不是与原生家庭和解的唯一方法

文/炼己者风墟 这两天在家里跟着爸妈捎带着看了几集的《都挺好》,大致了解了一下故事梗概。 苏明玉作为苏家唯一的女孩子,从小在母亲的重男轻女,父亲的懦弱逃避,大哥的冷淡,二哥的欺负之中长大。 很多没有过类似经历的人,会觉得剧情的冲突设计的过于不合理,我看过不少人在怀疑:“真……

草长莺飞二月天

文/文昌 每一天都值得纪念,不止2019年的二月。 人们总是会遗忘一年前撕心裂肺的伤痛,但始终记得今天吃过的早餐。 过去是被人们遗忘的玩偶,遗弃在角落里,布满了尘埃,失去了往日的温度,忍不住心生怜悯,奔跑中总不忘回头看,不断的回忆总结过去,以理解当下为何身在此处。 二月,痴……

被时光偷走的五年

文/漫画里的秋刀鱼 在寒流的入侵下,号称常年如夏的深圳一下子进入了冬天。伴着闹钟的铃声,A姑娘熟练地爬起了床,掀开粉色的被子,溜进卫生间洗漱。这样的早晨对A来说很平常,唯一不同的就是今天是她在深圳的满满五年后的一个早晨。她斜眼看看耷拉在阳台的月季花,看着它们就想到了被时光偷走的……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

文/花千树 一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会穿上金甲圣衣,脚踏七色云彩来娶我”。95年刘镇伟的《大话西游》上映,情感线的虐心和时空线的玩味,一面忍俊不禁,一面唏嘘不已,紫霞仙子的话更是狠狠戳中了泪点。 从小到大,谁不曾崇拜过英雄,少女时代未曾做过青涩的英雄梦。接触最……

天长地久:致老贺,我亲爱的女朋友

文/郭敏 去年的8月,LY同学送给我一本龙应台的《天长地久》。我在书的扉页上慢慢写下一句: 这是她送给母亲美君的书,却勾起了我的愧疚和遗憾。 封面上的四个字——天长地久,采自王羲之的《兰亭集序》,这是我未曾见过的。第一章是那篇著名的《女朋友》:上一代不会倾吐,下一代无心体会,生……

岁月是把杀猪刀,且将风趣做补膏

文/符毅 平凡人生欢乐多,他们就躲在记忆的犄角旮旯里,我走一段,他们跟一段,我回头,他们也探出头,幸灾乐祸的看着我。 1 刚上学那会,我妈问我。 “宝宝,你最爱谁呀?” 爸爸在不远处慈祥的看着我。 “都爱。” “不行,我问的最爱哪个?” …… “最爱爸爸。” “为什么?……

春花已落,夏叶未老

文/奶茶不太甜 又是新的一年到了。是的,大家都在说新年快乐。 “我也当然愿你快乐。但更重要的是,在你难过的时候,你知道你可以把泪埋在我的怀抱。愿我们有笑有泪的走下去,走到人生黄昏处,去看那场落日。”母女之间,如果也能做到这样一定美好万分。毕竟,母女间的这份率真纯粹,朴实真挚,……

爱江山,但更爱美人,风流少帅一生有无数个好妹妹

 ——读唐德刚的口述历史《张学良》 文/谢慧敏 看唐德刚先生的口述历史《张学良》的过程,是不断后悔的过程。翻开第一页,心就像裂开了一道口子,越往下看,裂缝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密,最后“哗然”一声,一地碎片。一尊偶像轰然倒塌。 不能把教科书上的人物跟历史的真实人物划上等号,这是……

在一起那么久,却一张合照都没有

文/世本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需要一些空白期,来总结之前的路,也规划着未来的方向。 写作从来都是一件孤独的事情,写着写着,不知道是在写别人还是写自己。那些文字埋藏在记忆深处,像是一块路标,标识着一条条不归路...... 12月的某天晚上,我和他一起吃着学校对面那家不怎么干净的大排档。那老板有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