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Tag Archives: 故事

我的朋友,秋山君

文/邹近夫 人生很多事情,似乎都经不起推敲,因为没有彩排,所以往往在紧要关头出戏。 告别十年前的同学,我哼着许茹芸的《如果云知道》步入归途,毕业前夕唱歌的景象仿如昨日,“泪水它一旦流尽,只剩决心,放逐自己在黑夜的边境,任由黎明一步一步向我逼近。” 当我在天边的云层堆叠中找到最像苍狗的……

世上有朵英雄的花

文/奶茶不太甜 周末的晚上,凉风习习,风从细细密密的纱窗里溜进来,遣散昏黄的客厅里的沉闷,可电视里播放的故事,又把人心头的惆怅硬生生地拉回来。 在主持人对面,大红色的沙发上并排坐着四个人, 头发花白,牙齿几乎掉光,脸上爬满皱纹的老人,和他的一个女儿,两个儿子。女儿绿色长裙,气质优雅……

莫名其妙被分手的心理感想篇

文/Dora 周日宅家一整天。 平时不大睡懒觉的人睡到了中午十二点半,浑浑噩噩,坐起来又特别想哭,怀疑自己得了心理疾病,陷入了困境。 讨厌这样的自己,一个被分手的事件让人最近很低迷,晚上睡不好,上班很悲观,放假一整天不吃饭不喝水空不下来,一停下来就想哭。 我试图让自己尽快恢复正常,告诉……

岁月神偷

文/奶茶不太甜 她们,是这些年,我收到过的最好的礼物。 后来我们都迷失在自己的生活里,和猴子一样,走一段丢一个,到头来手里只剩最珍贵的一个。跟猴子不同的是,我的记忆力更好,想起这些曾经捧在手里的甘甜玉米时,就能捡起碎片的回忆,看到没心没肺又闪闪发光的我们。 岁月是个小偷,把她们悄悄……

一别两宽 各生欢喜

文/奶茶不太甜 最近,每天晚上都会做梦,梦见那些曾经无比要好的同学,他们或面带微笑,或满目愁云,或灵动俊秀,或木然呆滞,好像我身边的那些同学,离开了我的生活又忽然出现了。大家的关系在这几年的空白里变得疏远淡薄,明明离的这么近,但又好像隔着千山万水,忐忑不安地望着成长之后的彼此,欲……

手植枇杷记

文/杨立朋 几年前,同事的亲戚从扬州来,带来了一篮枇杷。分了一些给我尝个鲜。第一次看到枇杷,从色泽上看,和我们当地的杏儿差不多。那种成熟的黄色,温润中透露着香甜。但吃起来可比杏儿好吃得多。杏儿没熟透时倍儿酸,熟透了吃起来面面的,不是很甜,仍然透着酸。而枇杷汁水多,又甜又香,没吃时……

暗夜月光

文/巽 这是一个秘密,关于黑夜的秘密。多年之后,若不是某个瞬间,恍若隔世之感袭来,忻大概永远都不会也不能记起,在曾经某段时光里,有这样一段回忆。 夜晚总是让人寂寞,心底荒芜一片。手机拿起放下,无人倾诉。忻辗转反侧,夜不能寐,还以为孤单是一件能够习惯的事呢。 恍若是在梦中,忻躲在角落……

时光之里山南水北,你我之间人来人往

文/奶茶不太甜 奶茶拍了一部电影,名字叫做《后来的我们》,她在自己的公众号里写下两个问句,一道填空题。后来的我们,什么都有了........吗?后来,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吗?我感觉到幸福,是看见你_____。对于前两个问句,她没有回答,只是推送了一篇以朋友之名”爱了”很久的人,然后又问大家,你们……

当你热爱生活

文/邹近夫 周休二日,抱着靠枕躺在沙发,如果有阳光从露台照进客厅,那么索性把枕头遮住眼睛。墙壁上的电视也许还在放着家人最喜欢的小品故事,但是这种声音反而有助于睡眠,在梦里可能想起一件小事,不过它根本不会使你从梦中惊醒,然后辗转难眠,因为来日方长,一觉醒来之后并不会觉得无所适从。 ……

渡人者自渡之 自渡者天渡之

——读《摆渡人》有感 文/周云峰 在一堆畅销书中,我不由自主地选择了它——英国作家克莱儿·麦克福尔所著的《摆渡人》。因为新奇的书名、因为魔幻的内容介绍、因为正好契合了我对“渡”的长久思考。“如果命运是一条孤独的河流,谁会是你灵魂的摆渡人?”我开始去书中探寻答案。 书中讲述了15岁的单亲女孩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