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Tag Archives: 故事

爱你,此刻足矣!

文/丸子爱码字 1 上班的途中有一条捷径,几乎所有人都会穿过一座叫九里的山口,直奔公司。这大概能节省近十分钟的车程。 唯有同事妍是个例外。她从不走这条捷径,总是远远绕开。有一次我好奇问起,她叹口气,把其中缘由细细道来。 是深入骨髓的伤痛。三年前,就是在这个山口,妍的父亲遭遇车祸,抢救……

以才华之光驱散命运的阴霾——读《曹植传》有感

文/周云峰 王玫所著的《曹植传》,是一本打开了就合不上的书。读不尽曹植的才高八斗、读不尽命运的造化弄人、读不尽历史的千古遗憾。于是,我又读曹操、曹丕、建安七子;读《资治通鉴》《三国志》《历代赋》,以求观其全貌,探其内心,与其对话。 “言出为论,下笔成章”——惊艳千年的不世之才 文学批评……

我的干妈妈是个女超人

文/奶茶不太甜 同事可以成为朋友吗?不是吃吃喝喝的泛泛之交,不是因为你有用我就刻意结交拿来用用的实用主义式交往,是一同成长进步喜好相似臭味相投的朋友,可以吗? 如果不是遇见干妈妈,我对这些问题至今都不会有确切无疑的答案。 去年秋天,雨好像特别多,疾风骤雨说来就来,一会儿又艳阳高照,衣……

有一种怀念,叫《春光乍泄》

文/庞一多Lesica 阿根廷,距离中国最远的国家。因为优雅而热情的探戈,因为世界最南端的“断肠之城”乌斯怀亚,因为世界上最宽的马路七月九日大道,因为壮丽的伊瓜苏瀑布……然我对这片妖娆土地的向往,都是从布宜诺斯艾利斯,一个小小的旅馆房间里,灯光昏暗下,两个缠绵的男人开始的。因为《春光乍泄》……

对生命流逝的唏嘘叹息

文&图/唐唐 (一) 以前的农村,人多热闹,村里和我同一两年出生的男孩女孩大约就有一二十。大家一起去上学,一起在学校里打闹,一起长大的过程中自然发生了很多故事。现在到了而立之年,各自天南地北,几乎没了任何联系和交集,青春年少时的记忆早已蒙上了灰尘。但其中一个孩子L的故事大约以年……

我的同桌,我们终于一起长大

文/奶茶不太甜 我永远记得那个考完试的下午,天气晴朗,云朵像一团团棉花糖一样缀在蓝的透明的天空,偌大的校园静的只能听到偶尔几声知了叫,冬青树沿着两边的路排成一列,苍松劲柏高耸入云,漫长的台阶直通教室。只是我们再没有以前那种勇气和机会,跑完楼梯,径直推开教室门,找到自己的位置,从一……

父亲的国

文/邹近夫 到了中年,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看破红尘,父亲便是其中之一。 他的故事大可以说到对越自卫反击战,小可以说到与邻居阳关家争夺屋丈,常常是一寸的地儿,闹得不可开交。我以为是老死不相往来,但逢年过节,他俩却又坐到一起,有阳光的午后,就摇着扇子说从前,下雪的傍晚,就围着火炉迷迷糊糊……

人生长恨水长东—读王安忆《长恨歌》有感

文/丸子爱码字 开始读王安忆的《长恨歌》时,我暗暗地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沉下心去读,切不可心浮气躁。这次沉下心,慢慢读,细细品,总算得到了字里行间那一抹淡淡的上海风情。结束阅读,脑海中就像拉洋片一样,一帧帧的画面,鲜活跳动,蒙着一层西洋油画那淡淡的复古浅黄色,欲说还休中,千言万……

在那些被遗忘的角落……

文/小于 那天是灰色的。 我躺在一个绿色的,带轱辘的大箱子里。那个箱子里有好多东西,饮料瓶、鞋子、衣服、腐烂变质的食物、缺了一只胳膊的玩具熊…… 过了很久我才知道,人类把那个大箱子叫做“垃圾箱”,垃圾箱里都是他们不需要的东西。我躺在垃圾箱里,只能看到四四方方的一块天,还是灰色的。 我静……

爱,真的会让人发光

文/奶茶不太甜 黄昏,太阳还没落下去的时候,天边一圈红晕,好像整个小城的角角落落都被这自然的聚光灯点亮。曾经有很多个午后,我们皮皮都懒洋洋的趴在客厅的阳台上,欣赏着这一幕幕日落,眼睛都不带眨的。 我妈坐在沙发上,望着皮皮的黑白斑点的背影,又跑到窗边,抬头看看有时候很蓝有时候又很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