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Tag Archives: 故事

万物皆有时——小城流年

文/小涛 九十年代的巨鹿,到处是摆摊的,卖磁带,光盘VCD的,卖衣服的,修自行车,打烧饼,修鞋的,开饭店的…… 序 在很小的时候,城里有个长辈给我讲过一个故事,古时候的巨鹿城是被一个龟神仙保护着,巨鹿有一圈古老的城墙,城墙有六道门,北门为龟首,南门为龟尾,东西各两门为龟足。城内由四条街……

破框和跨界:一个外国大牛离职后的活法

文/漏报君 前几天收到一个很特别的电邮,标题只有一个单词:Departure(重新启程)。 邮件是对全公司同仁群发的,我以为是什么通知邮件。点进去一看,才知道这是我们公司一个叫Gary的员工的离职信。 一般会向全公司群发的离职信来头都不小,尤其值得一提是这封离职信的标题没有用传统的farewell(告……

“葱花炒蛋”的觉悟

文/稻田 人的世界是由眼睛决定的。夜幕笼罩的两排宿舍,以及黑色的山影,就是知青们的世界,而更明晰的世界其实只有煤油灯光摊开的那一小块。 山坡下两条灯柱摇晃着扫来,伴着发动机的嘶叫,这是运板材的汽车来了。于是,照例已经睡着的厨房便又有了灯光和锅勺相碰的响动。不久,带队干部的房间便传……

你好,之华!你好,旧时光!

文/奶茶不太甜 在这个寒冷冬日的午后,我坐在暖烘烘的房间里,看完了这部温暖影片。这是一个短小简单的故事,线条明朗清晰,偶尔有些小误会也美丽的让人掉泪。不过是年少时代的记忆,却因为感情纯粹而显得珍贵可爱。由信件串联,传情达意,纵是缓慢悠远,却不免让人心生期盼,见字如面的亲切感,如今……

猫小姐的情事

文/魏文慧 一 猫小姐,三十岁,单身。不是白领,不是骨干,更不是什么精英。她在二十五岁之前充满幻想旳年纪是想过要做职场杜拉拉的,但是情商太低,智商也不高,又吃不得苦中苦,于是在三十岁的时候,还在和宿舍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一起逛地摊买廉价,不同的是,小姑娘们穷得心安理得,乐在其中,猫小……

你的心呢?

文/小于 冬日炉火旁,一个男孩跟一个女孩。 男孩对女孩说:“给你讲个故事吧。” 女孩问:“什么故事呢?” 男孩说:“稻草人的故事。” 女孩说:“你讲吧,我在听。” 男孩开始讲他的故事:“在稻穗成熟的季节里,有个农人用麻绳捆了木棍和稻草做了一个稻草人。农人给稻草人戴上了他的草帽,穿上了他的旧衣服……

丁丁:礼物

一个玲珑的雕花木箱,一张张老旧泛黄的相片,微合双眼,静心倾听一页页吹起的尘封的记忆,感受心中的爱在流淌。——题记  文/丁丁  你是我心中最重要的人,却也是我总厌烦的那个人。我不喜欢你在我上学前逼着我吃早饭,我不喜欢你在我离家前叮嘱我多穿衣服,我还讨厌你在我考试前对我的唠唠叨叨…… 但我……

那些花儿还在

文/任安毅 六月的日子在街上走着,总能看到那些卖栀子花的妇人。 她们提着篮子,坐在路边的树荫下。蓝里装着城市生活中鲜有的芳香和洁白。浮躁和喧嚣之中,她们静静地躺在那儿。 为保持新鲜,每朵花上都喷洒上了水,绿盈盈的叶子衬着嫩嫩的花骨朵儿。微微摇篮子,塞得满满当当的花儿一颤一颤的,惹人……

被现实逼迫的无奈和倔强

文/读博在四方 儿子的电话来了,问他是不是下班了。他说刚从村口的厂子里走回来,正收拾锄头和镰刀,准备去玉米地里锄草。 儿子说我妈呢?他说你妈在地里等着呢。 几秒的小沉默,他说没事就挂啦,然后就挂了。前后不到58秒。绝大多数的情况下,跟儿子的对话就这么短。 他也很少想着多问,问了也不了……

下次见你,谈笑风生不动情

文/世本 认识你的时候 在三月 那时候春天来了 阳光正好 风景刚好 不知不觉四年过去了,对他的喜欢不偏不倚不急不慢地持续了四年。我们都打着为生活奋斗的幌子,然后却在每个必须解决的问题前选择了逃避,我幻想着梦想成功的灿烂,却不能在他的面前说出“我爱你”这三个字。道理都懂,可是情绪在作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