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Tag Archives: 成长

内向与成长

文/人人6分 我是一个内向的人,打小就是。我不喜欢在人多的地方,独自逛个街我都要以为周围人都在看我,羞得我直不起腰来。我妈和我的数学老师说:我的孩子读书是会读书,就是人老实。他们在一旁用本地话聊天说我坏话,我愣愣地埋下头。他们说的话被我的一个同学听到,他于是拿到学校里学着我妈的口……

知识分子的典型

文/吴念真 我定义的知识分子,是在一群人里面你的知识比大家多一点点,可是你会把多的那一部分奉献给大家,那才叫知识分子。知识分子很少,现在知识都是赚钱 的。你看现在书店里的书,都是要在三十岁之前赚到一亿,你的知识比别人多就会比他更发达。或是孩子你不要输在起跑线上,从没有说孩子,你要……

你的青春,不一样的年华

两篇描写青春的文章,一篇如雨露春风,一篇如夏之浓烈,一个出家,一个入世。 一、青春晚熟 文/Ivy.S 看过很多关于“青春”的文章,几乎一个思路,似乎是人就该16岁是雨季,18岁叛逆。想来有点心悸,我的16岁晴空万里,没闹水灾;18岁时还是父母的乖孩子。可能是青春晚熟吧,终于啊,在22岁这一年,我……

我所喜欢的女人

文/毕淑敏 我喜欢爱花的女性。花是我们日常能随手得到的最美好的景色,从昂贵的玫瑰到卑微的野菊。花不论出处,朵不分大小,只要生机勃勃的开放着,就是令人心怡的美丽。不喜欢花的女性,她的心多半已化为寸草不生的黑戈壁。 我喜欢眼神乐于直视他人的女性。她会眼帘低垂余光袅袅,也会怒目相向入木……

那些老师们

文/荷叶 有一天,想起我的那些老师们,才发现,这些年就这么过去了。 不后悔 初一初二的时候,班主任李老师教地理。和其他的教语数英的班主任不一样的是,我们一周只有两次地理课,加上星期一的班会。我们和他的接触并不多。尽管如此,他成了我记忆中最深刻的第一个班主任,那个时候,他在班会课上,……

一个个的圈

嬉笑怒骂的一篇文章。 文/37°   人生下来的时候,有没有规则呢? 为什么我们会有规则呢?而且还那么多! 很多的规则到底来自于哪儿呢? 提了上面几个问题之后,仿佛没有了思路,这些东西就像只是一些想法而已,没有逻辑,飘然而来,贸然而去。   从小到大,人们总会被各种不同的规则所影响……

不须证明,无需羞愧

文/墨迹白 好几年前王小丫在主持开心辞典的时候,一年前李好在主持一站到底的时候,我在干嘛来着?我和其他人一起看着电视机,不同的是我更像一个忠实观众,一脸认真的抢在选手答题之前给出答案,抢在其他观众前面给出答案,往往对多错少,你以为我是在和冰冷冷的电视机互动,其实不然,我或许只是在……

再过十年,你看

文/方舟 面对考研,那句“人生关键处往往只有几步,特别是在他年轻的时候”总让我体会到一个对年轻人的阴谋。可是走过那些荒废的岁月,那些心慌,并没有让我刻骨铭心。 高考失利后,我这样告诫自己,你可以打败一个激情者,但绝不会是一个持久者。学习是一种品质,即便胜利,甚或一路凯歌之后,不再前……

那些,藏在冬天里的温暖

文/tomboy 离家读书这几年,染了一种毛病,不论去哪,只要触目所见的是金黄的银杏树,总要在心里默默地将它和故乡的银杏比一比高低。不知是敝帚自珍还是心有芥蒂,这比较的结果,无一例外的是故乡的银杏树更胜一筹。 每个十月,故乡的银杏树像守着什么约定似的,一树树,一枝枝,开满每个秋。树上的……

家书:《我的思想轨迹》

应君威要求,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发表他的一封家书。  我的思想轨迹 . 我亲爱的父亲母亲: 写个文章总要总要有个题目,虽然是给你们写信但总觉得要定个基调,也把这封信当作一篇文章来写。我在题目上也是考虑再三,最终也没想出什么好题目,所以就定了这个题目。一来是方便我把握文章的主题不至于写的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