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用“我老了”为自己开脱

文/凌小汐 01 朋友说,“人人都想做自己的女王,我却想做自己的少女。” 十三岁,坐在被窝里用针线改良妈妈留下的旧棉衣,掐上腰,衣摆处缝上小小的毛线花,于是,再寒冷的冬天,也能穿出夏花的明媚。 十四岁,和小镇上的女孩子偷偷地去水库学游泳,差点呛死,爬上岸后,躺在草地里看漫天的云霞,心潮起伏,却没有惧怕。 十……

为什么你道理都懂,但就是做不到?

“我知道他是个渣男,但我就是无法离开他。” “我知道还有两周就要交论文了,但我就是拖着不想做。” “我明白这件事急不来,但我还是会忍不住的焦虑。” “道理都懂,但我就是做不到”这是一个非常普遍的问题。这个普遍性的问题共有七个主要的形成原因。 1. “懂”和“执行”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导致你的行动的,依靠的不仅仅只是……

这般温暖,我只想要你给

文/一小点 连续几日的霾天,让不习惯戴口罩的我呼吸起来也变得小心翼翼?放眼望去,所有的建筑物仿佛下一刻就要腾空而起到另一个星球,眼界里波及到的一切颜色都被一种脏灰所替代,那是一种令人厌恶和绝望的灰,会不会顺着脸颊流下的汗和泪都如泥水般污浊?还是别再这该死的天气里紧张到出汗或者伤心到泪奔为好。 新年的……

控制不了自己的人,才去控制别人

文| Joy Liu 我听自己的咨询老师讲过这样一个有趣的故事。 在考博士的时候,她非常的焦虑—担心自己考不上,担心她心仪的导师不要她。那个时候她的前男友试图安慰她:“亲爱的,没关系的,你看你考不上也还是个硕士,不要担心。”她觉得男朋友丝毫没有能力安慰到她,因为她还是很焦虑。后来,这种需要男朋友平复她的焦虑的心……

铁路永远到不了我的家

文/彩虹之爱 那时候,铁路走到我的家,需要三千多步路,我后边真的量过。 那是个小小的车站,有着五十年代建筑风格,坡顶是红色的瓦,墙壁刷着铁路特有的那种黄色,沉沉的厚厚的颜色。门窗都是铁路绿,因为一次次的刷漆和一次次的剥落,龟裂着也就斑驳着。 那时节,火车站永远是安静和乱哄哄交替着,没车经过或靠站,站台……

孩子是神给我的——关于《王小文与悉达多》

1 有哪对父母养育过一个抽动症的孩子?很少。这有数字为证:孩子抽动的机率只有0.2%。但就绝对数来说又很多,毕竟一千个孩子当中有会有一个出现抽动,中国孩子的数量我没有去网上查过统计数据,但那一定很惊人。你去网上一搜就能知道,到处是父母揪心的求救。看着自己的孩子失控似的挤眉弄眼,那种痛楚只有当过父母的人才……

现在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会对将来的生活产生一定的影响

文/肖芬 每次回家,总会有人问我,你还回上海吗? 如果说刚来上海那两年我对这座城市是又爱又恨,那么后来,没有了恨,只有爱。 家,永远是我心里的牵挂,但却早已变成回不去的远方了。 有时候回头看看这些年的经历,回头想想自己当初来上海的时候的模样,会莫名的有些心酸,同时也会惊叹,我就这么没头没脑,跌跌撞撞地……

怎样正确理解less is more?|如何拥有“精要主义”的生活方式

我曾经所在的一个督导小组里,有一个只有我们组的人才懂的“玩笑”。 “一个心理咨询师的最大优点是什么?”答案是:“话少。” 这虽然是一个玩笑,但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了一个客观,但不少人无法理解的“真理”:less is more。 新手期的咨询师几乎都曾在咨询中迫不及待的想要表现自己,而给来访者讲非常多的专业名词和道理……

怎样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我曾经和很多人一样纠结于生命的无意义,感觉生活没有生气,自己所做的事情都不是我想要的。 这种想法从高中时代起就开始酝酿,对于“找到一件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的渴望,驱使我做了非常多、甚至有些离经叛道的尝试。 在做出这些尝试的过程中我遭受了很多亲人,朋友的不理解和对我的失望、愤怒,但与此同时,也令我结识了……

20岁没规划,30岁如何不后悔?

文/中岛薰 20岁,我该如何规划自己的人生?30岁,我该如何做一个不后悔的自己? 我们总被教育不要好高骛远,却总是因此忘记: “摘不到星星并不可耻, 连看都不看才可耻。” 在现实中妥协,认为自己的理想无法实现。却忘记去探究实现理想的方法: “别人走的时候, 你用全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