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Tag Archives: 成长

走过的那座城市

文/九曲三相 你的一生到过多少城市? 还没有到生命的终点,我怎么能知道自己会去过多少城市? 那你迄今为止总共去过多少城市? 我想想。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重庆,成都,西安,沈阳,大连,济南,烟台,杭州,苏州,镇江,石家庄,三亚,厦门。这些城市,到底都是去过的。大部分是因为工作、出……

菊:为生命作画

文/下午百合 阳光好,且没有风,就坐在这淡淡光晕里吧。 我们有一年未见了,上次见面也是在这咖啡馆。其实这也不过是第二次见面。 菊带来她的新作品。她从某知名证券公司离职全职画画有一年了。她画的女子都有点像她。略显厚的倔强的唇,粗黑的眉毛,坦荡的眼神。轮廓有一点弗里达的味道。我喜欢看她……

女人与容貌

文/驰云旅 都说,美貌是一个女人的资本。 而我,是一个没有资本的女人。 若是自问,我是从何时开始意识到自己长得丑的呢?我想故事该回溯到高二的某一天吧。尽管在那一天之前的多年日子里,我以一副丑小鸭的形象穿梭于人群中,但那时我的世界啊,在乡野的风光、学识的海口处熠熠生辉,丝毫未曾因自身……

从前有只狗

文/烛光 一 从前有只狗,爱上了一只猫 狗每天都给猫送狗最喜欢吃的七彩骨头。 这是狗平时都舍不得吃的肉骨头。 可是猫不喜欢骨头。 可是猫喜欢的是鱼。 狗说,可是鱼有刺唉,划破喉咙了会不会痛。 猫摇摇头,那也比你的破骨头好。 狗说,那我帮你挑刺好吗。 猫说,不用,你很脏唉。 狗低下头,摇摇尾……

生命不息 折腾不止

文/荷叶 学校有个女孩,金色的头发,来自德克萨斯州。我们常常一个饭桌上吃饭。虽然她没选我的汉语课,也算接触比较多,比较熟悉的学生之一。 餐厅里的菜,她多数不能吃,不能吃奶酪,而且对很多东西过敏,不吃红肉,白肉只吃鱼。多数时候她的盘子里只有一些生的蔬菜,西红柿或者菜叶子,不加沙拉酱……

单身就狂欢,恋爱要勇敢

文/iris 收到她寄来的信时,北国刚下完第一场雪。她在台湾的绿岛,坐在游艇上,身后绿水浮波。 那是一张高高举起手自拍的照片,照片上她的脸依旧美好的好像16岁清晨的阳光,笑容也是岁月无痕的优雅,但是她写“这个时候,我多想可以有人陪着为我拍照”。 她曾经是公认的女神,其实现在也是,内外兼修的……

高兴就笑,不高兴就等会再笑

文/春江水涛 我从来不是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我城府很浅,总也隐藏不住自己的喜怒哀乐,这一点像极了我大学时的英语老师Jasmine。不同的是,我是哀和乐,她是喜和怒。 对从小就缺少安全感的我而言,多愁善感始终如影相随。家境的贫困,让我多少有些自卑;不善言谈,于是我可以一整天沉默不语;村人……

我的青春足球——纪念那些年曾追过梦的我们

文/孤城 本人身高170cm ,体重 60kg,属于那种标准的叼丝身材。不仅如此,我还有着那张扔在人群中,也找不出任何特点的大众脸。但就是这样的我,却热爱着足球。热爱着这项粉丝遍布全球体育运动。 我的足球渊源得从小学开始,那时候的我还只是一个懵懂的小孩,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也就在那个时候我偶……

我买了五个故事

文/潘志峰 我很少买书。书太多、种类繁杂,实在难选,所以索性就先交由时间去筛选掉一大部分,正如《挪威的森林》里渡边的铁杆一样,只买经由岁月沉淀后留下来的作品。不过最近买了本刚上市不久的书——《做一回久违的自己,勿忘初心》,作者是沈万九(后面我还是叫老沈吧)。 言归正传,其实我是买了……

蜕变2015,看你自己!

文/淮北王二小 荔枝妹说我变了。 荔枝妹,我前面的文字里提到过,音乐学院毕业,身高170左右,体重55kg左右,三围,目测不出来,几年不见,除了更有女人味了,其他没啥变化,她是一个可以让很多男人为之倾倒的女人。 不过,我对她丝毫不感兴趣,这是真话!这句话是必须要重点强调的! 那晚和荔枝妹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