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三年

文/十水 从09年大学毕业来北京,转眼,三年已过。也许我并没有什么资格谈论北京,相对这个有着几百年历史的城市,我的三年不过是太渺小的一段。况且,我是个孤僻的人,我没有去过北京的很多地方,即便是这样丰富多彩的一个地方,也并没有改变我孤僻的属性。但是还是想说说她,也顺带说说自己这些年的生活。 大四那年仍处……

没有过去的男人

这是我喜欢的一位歌手最新出版的一本书的书名。偶尔,我还能哼出几句他那首我很喜欢的歌:有一个你知道的人来了又去了。 我是会因为一句歌词买下一盘cd,又会因为一段文字扔掉整本书的人。而我现在想说的想做的和这些都没关。 很久没有写日记了,这也是真的。我当初买域名,买空间,捣鼓wp,就是想有一个我自己觉得界面漂……

一部分的青春

(1) 在我还没有希望自己成为设计师以前我曾渴望自己是一个幻想成为旅行家的自由职业者。 而在此之前,我用了四年与数学绝缘的时间为自己的未来贴上了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大学生的标签,此后的又一个四年,我庸庸无为、南辕北辙、对牛弹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挥别了我原以为可以不屑于万人敬仰却能势在必得成为一代才子的……

成长是怎么一回事——读马良《坦白书》

文/下午百合 见到封面上马良的小学毕业照,不禁浅浅地笑了一下。是属于那种看上去乖乖的小孩子,爹妈管教大概挺严的,至少是出身于正统知识分子家庭。眼睛里藏点小坏,也显出胆小怯懦。遂又想起2010年见到的马良——圆头大耳,络腮胡,一只耳朵坠着耳环,听说不久又要去西藏采风。我当他是游方的僧侣,有叛逆精神的艺术家。……

家书:《我的思想轨迹》

应君威要求,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发表他的一封家书。  我的思想轨迹 . 我亲爱的父亲母亲: 写个文章总要总要有个题目,虽然是给你们写信但总觉得要定个基调,也把这封信当作一篇文章来写。我在题目上也是考虑再三,最终也没想出什么好题目,所以就定了这个题目。一来是方便我把握文章的主题不至于写的太乱,二来是想让你们二……

那些,藏在冬天里的温暖

文/tomboy 离家读书这几年,染了一种毛病,不论去哪,只要触目所见的是金黄的银杏树,总要在心里默默地将它和故乡的银杏比一比高低。不知是敝帚自珍还是心有芥蒂,这比较的结果,无一例外的是故乡的银杏树更胜一筹。 每个十月,故乡的银杏树像守着什么约定似的,一树树,一枝枝,开满每个秋。树上的叶子黄橙橙的相互交错……

再过十年,你看

文/方舟 面对考研,那句“人生关键处往往只有几步,特别是在他年轻的时候”总让我体会到一个对年轻人的阴谋。可是走过那些荒废的岁月,那些心慌,并没有让我刻骨铭心。 高考失利后,我这样告诫自己,你可以打败一个激情者,但绝不会是一个持久者。学习是一种品质,即便胜利,甚或一路凯歌之后,不再前进,便仍是失败。而一……

不须证明,无需羞愧

文/墨迹白 好几年前王小丫在主持开心辞典的时候,一年前李好在主持一站到底的时候,我在干嘛来着?我和其他人一起看着电视机,不同的是我更像一个忠实观众,一脸认真的抢在选手答题之前给出答案,抢在其他观众前面给出答案,往往对多错少,你以为我是在和冰冷冷的电视机互动,其实不然,我或许只是在换一种方式证明自己的……

一个个的圈

嬉笑怒骂的一篇文章。 文/37°   人生下来的时候,有没有规则呢? 为什么我们会有规则呢?而且还那么多! 很多的规则到底来自于哪儿呢? 提了上面几个问题之后,仿佛没有了思路,这些东西就像只是一些想法而已,没有逻辑,飘然而来,贸然而去。   从小到大,人们总会被各种不同的规则所影响,并学会使用那些规则……

那些老师们

文/荷叶 有一天,想起我的那些老师们,才发现,这些年就这么过去了。 不后悔 初一初二的时候,班主任李老师教地理。和其他的教语数英的班主任不一样的是,我们一周只有两次地理课,加上星期一的班会。我们和他的接触并不多。尽管如此,他成了我记忆中最深刻的第一个班主任,那个时候,他在班会课上,不止一次对我们这群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