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Tag Archives: 情感

钥匙已丢失,房间进不去

文/读博在四方 曾经无话不谈的朋友渐渐远去了,这是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 平常的日子里不觉得,当你有喜悦要分享,有烦恼要倾诉的时候,发现在打开微信对话框,竟然会有很多犹豫。犹豫喜悦是否在对方看来值得分享?烦恼是否成为对方转头而说的笑话?脑补的平行世界情形,瞬间飙升了脑CPU的内存占用……

山村里,一古稀老人的诗意人生

文&图/唐唐 很久以前,村里有这样一对夫妇,太太说着浓浓口音的四川话,丈夫和村里其他人说着一样的话。那时候,不太能见到外地人,加之还是小孩的我,没见过什么世面,觉得这是很特别的存在。 很多年以后的今天,才意识到最特别的是其它。 【一】 这对夫妇其实都是老师,丈夫被大家尊称为唐老……

民国时期的霍乱爱情

文/冉竹 民国时期,才子佳人的爱情故事,多半出于鸳鸯蝴蝶派刊物中。爱情本是美好与神圣的,其中唯一不可否认的是它的确很讽刺很滑稽很可笑亦如婚姻一样。但是,它的力量,尤其是给女性带来的力量,从来不可小觑!而张爱玲、张幼仪(在这里我把她们称为二张)就具备这种力量。 张幼仪出生于历史的拐角……

你的心呢?

文/小于 冬日炉火旁,一个男孩跟一个女孩。 男孩对女孩说:“给你讲个故事吧。” 女孩问:“什么故事呢?” 男孩说:“稻草人的故事。” 女孩说:“你讲吧,我在听。” 男孩开始讲他的故事:“在稻穗成熟的季节里,有个农人用麻绳捆了木棍和稻草做了一个稻草人。农人给稻草人戴上了他的草帽,穿上了他的旧衣服……

谁来为我的情绪买单?

文/齐婷 我怀疑自己得了抑郁症,真的,可能还不算严重。 不知道怎么跟别人说,也找不到合适的人说。说了又能怎样?没人能理解,还觉得是矫情! 什么时候开始的,也无从得知,只记得从某一天开始,不想跟人讲话,满脑子是人生没意思,想逃离,却对前路感到一片迷茫。每天反复思考的是要从头开始人生,……

丁丁:礼物

一个玲珑的雕花木箱,一张张老旧泛黄的相片,微合双眼,静心倾听一页页吹起的尘封的记忆,感受心中的爱在流淌。——题记  文/丁丁  你是我心中最重要的人,却也是我总厌烦的那个人。我不喜欢你在我上学前逼着我吃早饭,我不喜欢你在我离家前叮嘱我多穿衣服,我还讨厌你在我考试前对我的唠唠叨叨…… 但我……

别离之地是故乡,回望之愁是乡愁

作者:稻田 王陂河是一条普通的小溪,依着不高的山丘悠悠地流淌,却流进了我的生命之河里。 那是我十岁左右的一个阴雨天,我与家人一道坐着堆满家具的带篷卡车,“下放”到离河不远的工人居住区。从楼房到平房,推门便是大地,转角便是山野和田畦,三个岁数相差无几的兄弟便像被放生一样,四处撒野起来……

下次见你,谈笑风生不动情

文/世本 认识你的时候 在三月 那时候春天来了 阳光正好 风景刚好 不知不觉四年过去了,对他的喜欢不偏不倚不急不慢地持续了四年。我们都打着为生活奋斗的幌子,然后却在每个必须解决的问题前选择了逃避,我幻想着梦想成功的灿烂,却不能在他的面前说出“我爱你”这三个字。道理都懂,可是情绪在作祟,……

爱,可以天长地久

文/红色蒲公英 昨天,是我第三遍看龙应台的新作《天长地久》。读着读着,我突然恍然大悟:能天长地久的,并不是时间,而是爱,是亲情。这种天长地久,是把暂时片刻当作天长地久,给予所有短暂的团聚以永恒的对待。 所有父母,并不是天生就是当父母的,人生也不提前开设这门课。你看不见天真烂漫的小……

与其烟雨暗千家,不如赏尽眼前花

文/黄震 少年时代曾经一度超级喜欢苏轼的那首《望江南.超然台作》。“春未老,风细柳斜斜。试上超然台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烟雨暗千家。寒食后,酒醒却咨嗟。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和很多人钟情“诗酒趁年华”这个名句不同,我更喜欢“烟雨暗千家”这句。少年的时候一边念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