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Tag Archives: 情感

那些年,我在朋友圈里成的精

文/奶茶不太甜 又双叒叕一年,全世界的花又开好了一次,我没有像以前那样对自己的生活充满不切实际的期待,开始接受,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奇迹这个事情存在的,反正就算有,我也不会撞狗屎运。 在无数个昨天今天并无二致的平常日子里,刷朋友圈几乎是一个习惯,这几天,我刷朋友圈的时候,隐匿在微商广……

毛姆,一个风流至死的双性恋者

文/谢慧敏 毛姆是双性恋者,他生前费煞苦心隐瞒的事情,在他刚一闭上眼睛,马上被最亲近的人拿出去卖了钱,结果所有的人都知道了。 毛姆说他自己:四分之三是异性恋,四分之一是同性恋。 乱讲! 事实是倒过来:四分之一是异性恋,四分之三才是同性恋。所以作家的有些话听听就好,特别是自评的。 毛姆……

线的那端是母亲

文/咸心 妈妈,你不曾忘记你还是一个可以美丽的女人。你说,18岁那年是你最美的年纪。那年你考上了大学,本来是要背上行囊,远行到可以满眼绿树红花的大学校园的,谈一场不被世人接受的,却被大多数人祝福的恋爱的。可是,那年家里唯一的一颗大树倒了,满存希望的玻璃杯碎了,浸着你18年离开那深山密……

特别远,非常近

文/德鲁伊 关于秃顶这件事,我的解决方案是光头,朋友们开玩笑说,以油腻中年标配之一的“秃顶”论,我大约三十多就“油腻”的有形有款了。 或许是遗传的原因,我是对秃顶这事一点都不焦虑,甚至开玩笑说:是因为我一直在奔跑,跑赢了时光,也就把头发甩在了脑后。 其实斟酌起来岁月无情、岁数见长,倒不……

最深的自恋,就是璀璨地燃烧自己

今天,大年初二,没少收到祝福,没少聚会,没少吃喝吧,这里为大家分享一道别样的“美食”,读王尔德的《自深深处》,让你更全面地了解王尔德,了解自己。 文/谢慧敏 作家大多数不迷人,19世纪英国作家奥斯卡王尔德是个例外。隔着一个世纪的王尔德,就像陈列在玻璃厨窗内的名贵奢侈品,光芒冷冽,气息……

即将过期的药、食物、人生

文/德鲁伊 药是一个有备无患的玩意儿,大约现在家庭里,药箱总是满满当当,各类的准备,抵不了真病了时的慌乱。 前几日,嗓子闹事,扛了几天抗不住了,翻箱倒柜找消炎药。加了一倍量,和水吞下,大睡一场。次日见好,倍量疗法见效。 下午回来,我妈问,你吃消炎药了?吃了啊,怎么? 你也不看看,过……

没有回应的婚姻,才是坟墓

文/minmin 有个朋友,眼看要奔三了,一急之下就把自己嫁了。 之前她谈过一场长达7年的恋爱,结局是被分手,跟所有爱过却失恋的女人一样,她心里头始终有股怨气无法宣泄,恨自己掏心掏肺付出7年的感情换来的却是一场空。 失恋后的她为了走出阴影听从了家里安排的相亲,顺其自然的走到了结婚这一步,但……

风景就在身边

文/IngerWang 时隔多年,终于又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故乡。这里一切还是熟悉、亲切、自然、美好:日出江花,春来江水,风景旧曾谙。 所谓依恋,言之故乡,皆因儿时记忆、乡情风景。 家乡有处大房。房屋宽口明亮、视野开阔,不似城市楼房的狭小。房后有片园地:清晨的露珠在绿翡翠般的青叶上荡漾,嫩绿的……

以爱之名,约你看这一季的风景

摘要:仲春的风,吹软了少年的心,吹动了少女的情 文/布吉岛 摊开一页诗经,墨香扑鼻,书香萦绕。在诗经深处,打捞一场花事,共醉红尘。想入非非中,古老的风带我入梦,伴着古谣余韵,仲春之约缓缓走来。 古书上有记载:“仲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奔者不禁。若无故而不用令者罚之。司男女之无……

与你同行,与爱同行

文/水净陈桉 虽然已经入冬,但江南处处是盛秋。走在路上,各色树叶,叠翠流金,层林尽染,美不胜收。今天下了雨,降温,冬天突然扑面而来。 我在看安•帕切特的《与你同行》,非常适宜于这个天气。书的封面,是淡绿色的底色,上面有三三两两带着叶子的橙子,有的切开,有的完整。给人的第一感觉是清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