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Tag Archives: 情感

回忆是有味道的

文/花千树 一 在阳光满地的午后会想起大学期间的盛夏,此时的先生那时的男友躺在草坪上,身边放着一本财管书,我静静的坐在旁边看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怀孕期间每当吃饭的时候便格外想吃小时候的饭,用柴火蒸的馒头,手工的面条,严重时连一粒米也难以下咽;说起大学时光,总会想起那一排排……

说“你好”的时候再见

文/德鲁伊 我总会遇到一些莫名其妙的人,我经常用“可爱”去形容他们,比如说金宝儿。 金宝儿叫我“德哥”,这很无赖,因为别人都叫我德叔,她大大咧咧的说她就是喜欢叫我“德哥”,喜欢受着不喜欢也要受着。 金宝儿一直希望我能逗逼一些,她说她刚从蠢萌蠢萌的少年变成蠢萌蠢萌的成年,需要逗逼……

思念从前慢

文/读博在四方 小区的桃花开了。花瓣就像一夜之间被糊上去的一般,满枝满枝的不留更多缝隙,高兴的蜜蜂们不知道从哪朵开始采起才好。白天人来人往,嘈嘈杂杂,更有伸手折一枝下来逗孩子和自己玩的,估计想着把春天更贴近到眼前看一看,却也把四五天的那一枝的花期压缩到了一两分钟之间,然后就被……

生命是一场偿还

文/勿忘心安 前天放学后,儿子又忘带作业本,我爸陪他去拿了半天,我打电话过去催问。电话那头是害怕听到我责骂的老父亲,手机里的嘶吼声还未落幕,电话却突而转手交到了旁人手中。就这样,一个平日关系还不错的同学妈妈,听到了我卑劣的吼叫声。我转而用恭敬的态度与她礼貌地交谈,弱弱地掩饰着……

仪式是生命的标记

文/德叔 01 端午快到的时候,我一定能收到张老师送来的香包和粽子。 香包是那种小小的一元硬币大小的,是张老师的母亲自己缝制的,现在说起来也八十多的老人了。粽子却是张老师爱人的杰作。 张老师的爱人是浙江的,每年都会做粽子,箬竹的叶子,包的紧致俏道,香气四溢,连第一次吃到肉……

十年时光,平平淡淡,又足够的妙趣横生

文/花千树 无意间打开扣扣,发现有条推送是四年前的今天。猛然有种把时光硬生生拉出来的生拽感,那些繁复复杂的情感,那些琐琐碎碎的纠葛和淡淡的期待,一下子就铺开在你面前了。物非人是,不禁唏嘘,喔,我们已经认识十年了。 09年的冬天还是大一,在那个不怕冷的年纪,大家穿着单薄的衣服,……

天长地久:致老贺,我亲爱的女朋友

文/郭敏 去年的8月,LY同学送给我一本龙应台的《天长地久》。我在书的扉页上慢慢写下一句: 这是她送给母亲美君的书,却勾起了我的愧疚和遗憾。 封面上的四个字——天长地久,采自王羲之的《兰亭集序》,这是我未曾见过的。第一章是那篇著名的《女朋友》:上一代不会倾吐,下一代无心体会,生……

春花已落,夏叶未老

文/奶茶不太甜 又是新的一年到了。是的,大家都在说新年快乐。 “我也当然愿你快乐。但更重要的是,在你难过的时候,你知道你可以把泪埋在我的怀抱。愿我们有笑有泪的走下去,走到人生黄昏处,去看那场落日。”母女之间,如果也能做到这样一定美好万分。毕竟,母女间的这份率真纯粹,朴实真挚,……

一米阳光

文/陈守亮 一、初次邂逅 最早的用“灿烂”一词形容事物,总在脑海中迅速的闪出“阳光”二字。它轻轻的滑过脑迹,瞬间的温暖便流溢到了周身。 阳光总是能趋尽所有的寒冷,前一刻还厚重的喘息已渐渐的舒缓,温度由内到外的提升,血液不自主的开始了沸腾。 正如我遇到他,在那个秋日午后不经意……

所有美好的感情,都应被温柔对待

文/谢慧敏 李安2005年执导的《断背山》,可以再回味几十年。同性恋的社会话题,没有成为过去。 影片的结局令人潸然泪下,从明媚灿烂开始,到萧瑟凄凉结束。孤独的恩尼斯守着两件衬衫,温情而忧伤,这两件衬衫,是他和杰克几十年前在断背山相爱时的衣物,一件罩在另一件外面,就像一个人环住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