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Tag Archives: 情感

别离之地是故乡,回望之愁是乡愁

作者:稻田 王陂河是一条普通的小溪,依着不高的山丘悠悠地流淌,却流进了我的生命之河里。 那是我十岁左右的一个阴雨天,我与家人一道坐着堆满家具的带篷卡车,“下放”到离河不远的工人居住区。从楼房到平房,推门便是大地,转角便是山野和田畦,三个岁数相差无几的兄弟便像被放生一样,四处撒野起来……

下次见你,谈笑风生不动情

文/世本 认识你的时候 在三月 那时候春天来了 阳光正好 风景刚好 不知不觉四年过去了,对他的喜欢不偏不倚不急不慢地持续了四年。我们都打着为生活奋斗的幌子,然后却在每个必须解决的问题前选择了逃避,我幻想着梦想成功的灿烂,却不能在他的面前说出“我爱你”这三个字。道理都懂,可是情绪在作祟,……

爱,可以天长地久

文/红色蒲公英 昨天,是我第三遍看龙应台的新作《天长地久》。读着读着,我突然恍然大悟:能天长地久的,并不是时间,而是爱,是亲情。这种天长地久,是把暂时片刻当作天长地久,给予所有短暂的团聚以永恒的对待。 所有父母,并不是天生就是当父母的,人生也不提前开设这门课。你看不见天真烂漫的小……

与其烟雨暗千家,不如赏尽眼前花

文/黄震 少年时代曾经一度超级喜欢苏轼的那首《望江南.超然台作》。“春未老,风细柳斜斜。试上超然台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烟雨暗千家。寒食后,酒醒却咨嗟。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和很多人钟情“诗酒趁年华”这个名句不同,我更喜欢“烟雨暗千家”这句。少年的时候一边念着,……

情知所起,方一往而深

文/北水 在我人生已走过的岁月中,仅参加过一次梦幻般的童话婚礼,婚礼的奢华程度让人至今难忘,印象深刻的是我的北京现代停放在玛莎拉蒂和保时捷成堆的宾客车丛里,透出了深刻的不和谐,我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礼金信封,盘算着也许四位数也还不够我的桌餐饭钱。 婚礼的女主人公是典型的有涵养的富家……

祖父的美丽心灵

文/榆木榆木 祖父种了很多花草,院子里开满了黄的白的红的郁金香,不远处就是一条小溪。 有时候我们几个晚辈在里面嬉闹徜徉,有时候跑到楼上吃甜食发呆,那时候楼上的房间还没完全搭建起来,里面没有窗,很通透,外面没有人和车,很清静。远远的望过去,只有一排排青翠的树木在风中摇曳。 我做过很多……

我们是否该拒绝亲戚朋友介绍的相亲对象

文/陈玫瑰  年近三十,已被默默纳入剩女的圈子里,比你年纪小的嘲笑你还单身,年纪大的不明白这一代人为何结婚如此难。于是我越来越不想回家,不想过节面对三姑六婆的苦苦劝说,但是家长亲戚还是会通过各种网络手段给你介绍对象。于是,这个时候问题就来了,他们介绍的对象该不该都去相,不去相亲亲……

琴瑟在御 莫不静好

文/奶茶不太甜 我们去云南的时候,十一月的西安被雾霾笼罩的严严实实,天气阴冷,天空灰暗,可是,这样的忐忑不到两个小时,就被昆明的碧蓝天空治愈。 虽然这个城市没有西安大,也不似西安古老繁华,但它未被雾霾攻陷,十一月在街上还能看到五颜六色的花儿,姑娘们大衣长裙配雪地靴的装束也显得自然……

我终究删掉当初拼了命都要留下的东西

文/世本 跟他已经有5个月零5天零4小时零56分钟没有联系了。在这个信息时代,一删网络,便是永别。四月份的某一天,我删除了他的微信和通讯录,删除电话没什么用,因为那11个阿拉伯数字,早就印在了心里。记不清是什么事情成为了导火线,也不再想去记得。只知道对他的思念并没有因为时间的累积而减弱……

女 人 不 哭

文/谢慧敏 “好斗是人的天性。”西哲的这一论断,我内心无比共鸣。 这个世界斗争无处不在:物种之间、种族之间、阶级之间、国家之间、宗教之间、行业之间。 还有,性别之间:世界上只有两种性别,男人和女人。没有男人就没有女人,没有女人也没有男人,女人离不开男人,男人也离不开女人,可是两性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