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Tag Archives: 情感

我们为什么怕父母

文/咸泡饭 小时候是害怕,因为犯了错,被父母知道了,会挨揍。 母亲很少揍我们,她舍不得。只有一次打得严重,是在夏天,我和弟弟,还有几个堂兄一起在池塘里洗澡。母亲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摸近池塘边,我们正在水里玩得带劲,她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岸边,挥起细长的树枝就朝我们抽过来。那是真的抽……

落入凡间的小天使——写给满14岁的女儿

  文/映山红 03年9月28日这一天晴空万里,祥云笼罩大地,孔子的诞生日。在湖北一个农场医院,一个重六斤长50厘米的小天使-我的女儿降生了。那天离国庆还有三天,你感应到LI爸爸已经坐上从深圳开往武汉的火车,就在当晚你开始挥舞着小拳头,让我有见红的反映,妈妈27日上午住到医院。 外婆帮你做……

单身,是个问题吗?

文/文昌 "女人……"阿Q想。 阿Q放下烟管,站了起来 "我们的少奶奶……"吴妈还唠叨说。 "我和你困觉,我和你困觉!"阿Q忽然抢上去,对伊跪下了。 一刹时中很寂然。 "阿呀!"吴妈楞了一息,突然发抖,大叫着往外跑,且跑且嚷,似乎后来带哭了。 1. 阿Q捏了一下小尼姑的脸便回味无穷,他听到生气的小尼姑……

爸/妈,对不起,我可以“孝”,但不能“顺”

文/Mr.蜗牛 曾几何时,在我欢呼雀跃的童年,经常会有一个两鬓斑白身型微胖的老爷爷骑着他的电动自行车去我们镇上卖蜡烛。那时候的村镇的资源还不像现这么充盈,经常会停电,尤其是暴雨前或某天用电量骤增的夜晚。据说是为了防范出事故。 老爷爷几乎每隔十天半月就会来一次,一进镇口就会先打开他那叫……

人际交往的本质是需求的交易

文/廖超国 人是社会性动物,总是生活在各种社会关系之中。那个德国的大胡子哲学家,更是研究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革命家的马克思,一语中的,对人的本质作了深刻而简明的诠释,他说“人的本质是社会关系的总和”。 人的一生,其实就是处理好三种关系的一生。其一,处理与自然的关系决定着人的生存,其二……

一个人久了,是会上瘾的

以前喜欢一个人,现在喜欢“一个人”。 1 我有一个认识多年的朋友,在工商银行广州分行做大客户经理,毕业至今,也有十年了,可还是没有找到男朋友。 刚开始几年,她还是挺用心去找的:让每一个朋友介绍,不放弃任何一个派对,去尝试各种相亲网站,几乎每周都呼朋唤友,组织一场或爬山或游江……

宜将剩女追穷寇

文/李白伯伯 樱子自诩为“剩女”,“剩”这个词不好听,总有点被挑拣、一万点伤害后的落寞和打蔫,也有“隔夜饭”即将要馊掉的恐惧。 樱子来自中部不知名的小城市,家里算有点老一辈的福荫,父母亲也算努力,先富起来了。于是学业也是省重点高中,二流大学,如今混在准一线的城市。 樱子在家里是老大,下边……

人心中要有自己的早晨

文/兑泽 有一年冬天,我在戈壁滩的一个小镇上班,风成日成夜的刮着,总觉得在风里有个女人在哭,纷纷扬扬的雪不知年月的下着,我们几个年轻姑娘成日在基地的院子里出出进进,四周很寂静,远远近近听不见说话的声音,走路的声音也听不见 ,每棵树都睡着了,叶子在秋天都死完了,更不用说花草了,早早……

女孩,他不爱你了

文/邹近夫 前些日子一则短视频在朋友圈里疯转。是一个口戴面罩的男孩,看上去还未成年,恋爱对象当然也显得青涩,并不成熟,不知何故,女孩蹲在公交站牌边,一副“若非死别,绝不生离”的样子,而男孩正和一个路人甲争吵。大抵是路人看不惯男孩气焰嚣张地欺负恋爱对象,对其加以指点,时间不过十秒钟,……

中国式相亲鄙视链: 明码标价的爱情,我一斤都不要

1. 记得念大学时,学校有一个地方,一直是我的禁地。 虽然我老想去了,但从羞涩腼腆的大一开始,一直墨迹到故作老成的大四,我都没鼓起勇气,担心去了被笑话。 说到这,有朋友可能猜到了,一定是那吊着各种罩杯bra的女生宿舍吧——还真不是,而是汇集了全球各地“美女”的英语角。 后来毕业后,有一回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