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Tag Archives: 思考

你怎么看待经济学?

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该不该关心经济?怎么关心经济?经济是不是只是经济学家的事?经济学家能为我们解决经济问题吗?我比较喜欢的阮一峰先生说经济学是无用的,你怎么看?下面是原文: 1. 经常看这个网志的朋友,可能知道我的专业是经济学。 但是,我现在不喜欢谈论经济学了,对它提不起兴趣。上一……

批判性思维——学会提问

前几周读的《学会提问——批判性思维指南》,贴一下笔记。我们大多数人所经历的教育真的很缺这一块,豆瓣链接在这里。 “海绵式”与“淘金式”思维:海绵,吸收,知识储备,相对被动;淘金,筛选,知识互动,提问的态度;两种思维在应用上要对立统一,我们似乎只被教了前一种,小学老师都说“要像海绵吸水……

环境是最忠实的执行者

~ 把水龙头稍微开松一点点,让水可以每一分钟滴一滴,放一个桶在下面,然后忘记这件事情(不用我提醒,你一定会忘的)。等你再过来看的时候,或许桶早已经满了。有趣的是,这个实验成功的前提是,你一定要忘记你做了这件事情,只要你还惦记着,桶里面的水就不会太多。 企业文化的事情也是一样。真的……

角色

“成为你自己!”——这句话如同一切道德格言一样知易行难。我甚至无法判断,我究竟是否已经成为了我自己。角色在何处结束,真实的自我在何处开始,这界限 常常是模糊的。有些角色仅是服饰,有些角色却已经和我们的躯体生长在一起,如果把它们一层层剥去,其结果比剥葱头好不了多少。 演员尚有卸妆的时……

时间的永恒性

俺1977年出生,在那一年发生着什么事,我很好奇,最近有个影片《高考1977》,好像也可以看一下。下面是查先生的中国美院油画系77届的记忆碎片。 昨夜西风凋碧树,1977年中国的大学在“十年动荡”后第一次招生,当时的中国刚刚结束了十年浩劫,但时不时地还要经历寒流的袭击。中国 美院,这所前生为“国……

是谁抓到了最后的猴子?

一天,村庄里来了一个陌生人。他告诉村民,他将以每只10美元的价格收购猴子。村庄附近的森林里有很多猴子出没,村民开始对它们进行大肆捕捉。收猴人以每只10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几千只猴子。当猴子的数量减少的时候,村民停止了捕捉。 这时,收猴人放出话来,每只猴子的收购价格提高到20美元。这个价……

还在想着成功吗?

关于成功学 ,我总觉得还是有点问题,如果是只看看成功学的书,听听成功学讲座就可以的话,那一切就变得很简单,其实大家都知道,事实往往让人变得更加的沮丧,为什么呢?这里引用槽边往事:还在想成功学呢? 探讨一下这个问题,也很想听听大家的高见! 改变心态(如《把信送给加西亚》说的那样),……

什么是逻辑?

证券投资无疑是需要极强的逻辑推理能力的。那么你知道什么是逻辑吗? 爱因斯坦是这样对他的学生讲什么是逻辑的。爱因斯坦对学生说:“有两位工人,修理老旧的烟囟,当他们从烟囟里爬出来的时候,一位很乾净,另一位却满脸满身的煤灰,请问你们谁会去洗澡呢?”一位学生说:“当然是那位满脸满身煤灰的工……

三扇门问题

在电影《玩转21点》中有一个很趣的概率问题。 片中涉及的那个车和羊的问题也被称作蒙提霍尔问题(Monty Hall Problem)或三门问题,是一个源自博弈论的数学游戏问题,大致出自美国的 电视游戏节目“Let's Make a Deal”。问题的名字来自该节目的主持人蒙提·霍尔(Monty Hall)。 这个游戏的玩法是:参……

“我以为”是“他们告诉你的”

我以为 在我们的所有观点前,加上“我以为”,或者“我曾经以为”是件挺有趣的事。 奥巴马说 “我们可以改变” 而加上 “我们以为,我们可以改变” 意思就拧巴了。朋友说: “我能坚持写blog” 和 “我以为我能坚持写blog” 有趣的是,大多数情况下,后者和事实更加接近。 我们经常把我们相信的东西和事实划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