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Tag Archives: 心灵

万石莲寺的莲花

文/宋宋 俗世里的人,每念一声佛,就有一朵莲花在西方极乐世界为你化生而开。万石莲寺的住持法源法师说这话的时候,我正对着寺庙佛堂外郁郁葱葱的树林,林中雨露似散似聚,风声仿佛直透心底,我便想,这里不就是天上么? 我所遇见的人或事,能称之为奇遇的很少,“奇遇”二字,起码得包含着奇人、奇事……

你好,2013

2012已经迫不及待地成为了历史翻过的一页,人啊,终究是拗不过时间的,因为种种原因,或荒诞,或滑稽,有些人硬是没有把今年翻过去。也不用觉得别人可怜,说不定哪天就轮到我们了。当然,即便一不小心轮到自己,也未必就是不幸。 每年岁末,我都会盘点过去一年的修行,像是个战后载誉回家的老兵,或……

高楼上的孤独

文/Chen Aibing 这本是一个平常的日子,心里却是无比的寂寞。 楼,高楼。窗外的月分外明亮,远处的灯火依旧璀璨。 屋内,却是一灯如豆。 开门的刹那,孤独就像等在屋内很久了,起身与我打招呼。我打开灯,让光线充满这屋子;我开电视,让声音充满这屋子;我甚至想打开炉灶,生火随便煮点什么,让气味……

时间治愈一切,最好的总在未来

文/FlyPie   我一哥们最近失恋了。 由于关系很好,他来找我倾诉。我的做法跟大多数人一样,耐心地听着不做任何评论,只是在一些几乎没话讲要冷场的时候插几句诸如:没关系的,总会过去的。然后好让他继续或者重复。听了很久,他的故事大抵是这样的: 他是一个自尊心非常强的人,但是他来找我的……

左岸读书群历史:祭酒青词与慕容合传

祭酒:汉魏以后官名。汉代有博士祭酒为博士之首,西晋改设国子祭酒,隋唐以后称国子监祭酒为国子监的主管官。清末始废。 青词:又称绿章,是道教举行斋醮时献给上天的奏章祝文。一般为骈俪体,用红色颜料写在青藤纸上。要求形式工整和文字华丽。   秋闱在即,学子上京,妓馆瓦舍,百花招展,莺……

“不疯魔难成佛”–冬赏八大山人

文/下午百合   中国式的优雅生活,是顺应四时的。春来踏青,夏来赏荷,秋来问菊,冬来寻梅。若无梅可赏,枯枝亦赏得,寒鸦亦赏得。何以独钟于此?是为情也。 宋元始,文人画兴。山水不再是写实为主,创作者把自我的悲喜谴惓,文化修养,乃至生活方式融入山水画作中。尤是,每一个人笔下的山水都……

人生的枷锁,幸福之路

文/aadobcc 看罗素《幸福之路》这本书的时候,总是会回想到初中跟老师争论的一个话题:人活着是为什么。我说人活着是为了快乐,他说人应该为了帮助别人而活。当时两人争论了很久,谁都没有说服对方。当时要是知道这本书就好了,就多了一个有力的支持者。 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日子过去了,那个时候的我还……

选择,然后担当

文/萧秋水 我尊重生命,尊重别人的自由,从不愿意包办别人的生命,当别人问我问题,我会给出建议,但并不要求执行,因为,给建议,是我的责任,执行不是,除了我自己的生命,这世间,没有其他生命归属于我。 包括建议,我也不是轻易给,不是懒,而是这也是负责任的一种表现,不了解对方是谁、什么情……

被优雅的人生

优雅这个词,伴着富裕的达成变得铺天盖地。中国人是讲流程型格,类似于“温饱思淫欲”“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突然明白钱是好东西之后,必然的,需要明白除了钱是钱,钱还可以带来什么。 “九品论人,七略裁士”[1],中国的传统,人有高下,九品中正。要是按着班固的评点,一千多年值得说的人,“圣仁……

十二月的肖邦

文/夏水龙 在人群中突然变得小心翼翼起来,怕看到熟悉,只想沉湎在陌生里,然后,安静的歇息,不想任何人打扰....... 我不晓得自己要写些什么,以前常在空间日志里信笔涂鸦然后换来他人的称赞或者文采之类,现在发现,其实这些倒苍白之至,不管自己会写什么,终究找不到能看的懂的那一个人,即便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