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Tag Archives: 心灵

城市疯人院

——小许摘自内陆飞鱼的《毫无目的去一次远方》 据说精神病人不会意识到自己有病,在他们眼中,自己以外的人才是疯子。也许在他们看来,这些有着统一模样,统一神情,几乎统一的工作,统一的品味,统一得具有齿轮一样咬合频率,面目雷同到可以互相交换也不会出现障碍的家庭、妻女的人,才是最无趣的人……

我愿意 之 七月玫瑰季

你是否已然忘记栽在土里的玫瑰是什么样子? 玫瑰园在雅苑的一角,红色的、黄色的间或着,偶尔一两只的白色。因是靠着墙,还有一颗蛮大的合欢罩着,于是都有点营养不良、面黄肌瘦。种花的人不管玫瑰喜不喜欢,于是玫瑰也就没必要也没法儿那么美丽的绽放了。 玫瑰似乎很有可能原产于中国。只是,湮没……

无趣的我

感谢方舟推荐。 左岸注:这是摘自古典老师《拆掉思维里的墙》中的片段,原先没有注意,在此向古典老师说声:“对不起!”。 在很小的时候,社会系统和自我系统是一体的。我们为了一块食物放声哭泣,为了一个拥抱哈哈大笑。我们做的就是我们想的,父母也希望看到我们这样,所以小时候社会我跟自我手牵手……

知否?知否?绿肥红瘦。

文/xusophie 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一无所知。——苏格拉底   最近,下班的车途是在梦中度过的。一觉醒来,一杯卡旺卡,新华书店台阶一坐,《苏菲的世界》,亚里士多德的现实世界与柏拉图的乌托邦对立的影子论。啊,我没有研究哲学,我这枚笨蛋没那么高智商,只是试着,学着,用那个思路去中和一下自……

我所理解的美好/What I understand from those years

文/蓝色橙子 不管现实如何,内心里总怀有对美好的向往。 1. 财富 财富,我以为,其实是一种生命力,坚韧并执着。 物质上的富足,固然必不可少,但其实在人生的任何时候回顾,我们深以为敬的其实不是买彩票中大奖的时候,不是血拼回一堆名牌化妆品衣服的时候。而是-- 在高考前挑灯夜读的时候,是大……

我是谁?-读张德芬《遇见未知的自己》

文/下午百合 凄风苦雨的冬夜,与丈夫吵翻的女子若菱冲出了城市,“活着太累了”,情绪到了边缘的她一个人在荒野里游荡。这时候,她看见一座温暖的小屋,屋子里有一位和蔼的老人,为她备好了毛巾与热茶。 老人问她一个问题:“你是谁?” 这不是小说。这是张德芬身心灵三部曲《遇见未知的自己》的开篇。从……

青春不可说 之 六月的雨

六月充满战争和生离死别,因着高考和各类的离校分赴前程。 高考似乎是场战争,与他人的竞争和背后期望的眼神,其实说起来倒更相似一场自虐的表演,结果千奇百怪,过程不一而论。但观者与被观者,都是喜剧的角色,这样的演出总会显得充满互动与激情。 及至跃了龙门,不是欣喜和狂放,反却是恍然大悟和……

阳光照进回忆里

文/卫斯理 当迷笛音乐节的第一天的晚上,崔健在舞台问90后的有多少,呼声盖过了60.70.80!我是90后,我因听到与看到贴标签者无耻的笑声与猥琐的面容,还知道标签后面隐含着成见的陷阱,所以我没兴趣为90后做什么辩护,而90后无论被打上什么标签也无需去辩护,去澄清,90后就是90后,不管如何,90后都……

谢谢,叔叔!

文/啸天 刚想提笔,QQ弹了一个窗口。思路就乱了。人生,好像就是这样,漫不经心的打断,总是不经意地出现。你刚把这个麻烦解决了,一回头,那些事就都成了过去,没法子改变了。我觉得,坚持做一件事挺难的,比如,上大学,就要整整四年的时间,我真挺佩服那些能挺下来的人,甚至有些人都不知道这四年……

一个人的力量,我很重要

文/辛唐米娜 有部电影叫《东京日和》,其中有场戏,让我花了几年的时间来琢磨——丈夫在街头偶见妻子独自行走时,忽然被妻子安静的样子给震撼——那时候,我以为,他的震撼来自于,他发现,原来他的女人没他的陪伴时也挺怡然。 现在,一句诗却给了我新的角度:站在街角不等谁,这本身就是一种力量感。 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