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Tag Archives: 心灵

天边的西藏,遥远的布达拉

文/光临 题记:二0一四年的八月末至九月初之间,我和一路同事及友人从南昌出发,经武汉、成都汇合后,沿川藏公路南线,经川西雅安、康定、稻城、芒康、林芝,到达拉萨。后又至日客则、纳木措,并经由青藏线,绕格尔木、青海湖、西宁,再一路向东南返回南昌。经过近20天的长途跋涉,行程几万公里……

千方百计的三百六十五天

文/一小点 时间总是太长,长到你想念了一个人千万遍他还是没能回到你身边,梦醒了无数次天还没亮,一遍遍地看手机还是没等到你期待的那个消息; 时间总是太短,短到还没想好周末怎么过可明天就是周一,短到以为自己还是谈情说爱的年纪可身边的同龄人却已经抱起了二胎,短到恍恍惚惚就又这么走过了365……

在一起那么久,却一张合照都没有

文/世本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需要一些空白期,来总结之前的路,也规划着未来的方向。 写作从来都是一件孤独的事情,写着写着,不知道是在写别人还是写自己。那些文字埋藏在记忆深处,像是一块路标,标识着一条条不归路...... 12月的某天晚上,我和他一起吃着学校对面那家不怎么干净的大排档。那老板有个……

世间冷暖,它最懂

文/莫筱言 有个地方,充斥着世间的悲欢离合,见证着世间的善与恶,暴露着人性的剽悍与脆弱——医院。“刺鼻的消毒水+血腥味,匆忙的人群,焦灼的病容,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欢天喜地的笑声,夹杂着肉眼看不到的细菌病毒……”,这些都不足于形容它。 医院,大概是除了医护人员,其他人最不想踏进的地方。从小……

“葱花炒蛋”的觉悟

文/稻田 人的世界是由眼睛决定的。夜幕笼罩的两排宿舍,以及黑色的山影,就是知青们的世界,而更明晰的世界其实只有煤油灯光摊开的那一小块。 山坡下两条灯柱摇晃着扫来,伴着发动机的嘶叫,这是运板材的汽车来了。于是,照例已经睡着的厨房便又有了灯光和锅勺相碰的响动。不久,带队干部的房间便传……

你好,之华!你好,旧时光!

文/奶茶不太甜 在这个寒冷冬日的午后,我坐在暖烘烘的房间里,看完了这部温暖影片。这是一个短小简单的故事,线条明朗清晰,偶尔有些小误会也美丽的让人掉泪。不过是年少时代的记忆,却因为感情纯粹而显得珍贵可爱。由信件串联,传情达意,纵是缓慢悠远,却不免让人心生期盼,见字如面的亲切感,如今……

不去“复读”别人的人生,不去过“二手生活”

文/德鲁伊 我一直觉得真实的生活比文学作品有趣,也灵异的多。为此,我编不出故事。我经常去搜集别人的故事,于是我看到太多的有趣和不同。 但这个世界自从被网络接管,与网络世界的博弈从来没有消停过,看现在的战况,人类似乎必输无疑。 当你焦虑一些想法的时候,按照老人的说法,就是事情已经很严……

燃烧的余烬

文/潘志峰 Max Richter—《Embers》 一个本该明媚的上午,天空阴沉着,我走过那条熟悉的街道,坐上一辆车,在轻微的颠簸中出发了,就像这首曲子,只有很小旋律起伏。 虽然起伏不明显,但并不妨碍曲式的前进,就像这辆车,不管颠簸与否,都会带着我驶向远方。它不会因为我而停下,我也不会因为没有它而……

寂寞总是明码标价,孤独却廉价的随时随地

有朋友问孤独和寂寞的区别,我说我年轻时矫情,写过一句话:“寂寞可以读懂,孤独无法注解”,文艺范满满。 想说的无非是,寂寞这个东西,除了你,总有人可以了解,可以懂你;真到了孤独,不仅旁人无法理解,连你自己多半都不晓得为什么孤独。 01 这是一个信息俯拾即得的时代,甚至信息不管你需要不需……

你的心呢?

文/小于 冬日炉火旁,一个男孩跟一个女孩。 男孩对女孩说:“给你讲个故事吧。” 女孩问:“什么故事呢?” 男孩说:“稻草人的故事。” 女孩说:“你讲吧,我在听。” 男孩开始讲他的故事:“在稻穗成熟的季节里,有个农人用麻绳捆了木棍和稻草做了一个稻草人。农人给稻草人戴上了他的草帽,穿上了他的旧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