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Tag Archives: 孤独

寂寞后,孤独总是好的

文|德鲁伊 没谁的寂寞是属于自己的,没谁的孤独是属于别人的。 *** 因着出了几本书,都是关于孤独主题的,于是德叔经常会被问到: “德叔,你孤独么?” “德叔,你寂寞么?” “德叔,你说孤独和寂寞有什么区别啊!” 孤独是不值得炫耀的,寂寞总是可以消灭的。德叔不孤独也不寂寞,德叔就是德叔。 *** 寂……

看不见“我”的年纪,黑暗里睁着的眼

文/德鲁伊 孤独的标志,不是夜晚开着的灯,而是黑暗里睁着的眼。---题记   我从不失眠,我睡不着的时候喜欢闭着眼。 曾经几次起夜,然后窗外远处高楼上,总是有几盏灯亮着。偶尔想,这些人还不睡,辛苦。和朋友交流这事儿,朋友说我没心没肺,真失眠的人,只会睁着眼,不会开灯。 手机看累了,……

关于我们的孤独

文/邹近夫 去年冬天,我离开了渡口小镇。 阳明山隧道很长,舜帝大桥上的风也很大。 前往南岭的路上,我始终惦记着那个屋后有一条的河流,推开窗就能看见对岸吊脚楼的渡口,从而忘了此番离别。 到达目的地之后,站台上的陌生地点映入眼眸,我才想起今夜原来无处可归。到底是孤独吗?清空上的冷月不知……

眼前的轮回

文/林清玄 到银行办事,等着叫号码的空隙,走到书报架想找一份报纸或杂志来看。 所有的书报都被拿光了,只剩下一份我从来不看的小报挂在架子上。 为了打发时间,我只好看那份小报。 有一个熟悉的名字吸引了我的注意,是一则航运新闻,特写的记者是三十多年前和我一起跑新闻的朋友。 三十几年前,他就……

在小说中立地成“魔”

文/张小虹 第一次听蒋勋上美学课,挤在台大都计室(现在城乡所的前身)狭长的教室里,他侃侃而谈江南园林框中有框的建筑美感,还牢牢记得,在那放着幻灯片的暗黑教室里,流转着蒋勋特有的抑扬顿挫,醇厚迷人。 讲美学时的蒋勋,总是做足了功课,在思想体系中灌注人文感性,不时透露的,又是温柔敦厚……

音乐的启示4——孤独的享受

文/潘志峰 今天,我依然在听音乐,因为这是我一个人的享受;这次不推荐给大家听了,因为这个享受似乎是包裹我的硬壳了。 十五年前,我与她结缘。她就像是一剂良药,治愈了我身上的种种病痛。她让我在烦躁时冷静,让我在颓废时振奋,让我在脆弱时感受力量,让我在冥想中豁然开朗……是的,于我而言,她……

孤独的力量和喜悦的人生

孤独这个事情,是人总会很纠结。这个世界研究哲学、心理的,多多少少都在探讨孤独。似乎孤独的问题解决了,这个世界也就美好了、大同了。 看到一则消息,有一伙科学家或是心理学家,研究了好几年,发现人的孤独感和你洗澡的温度和时间成正比。温度越高、时间越久,你的孤独感越强。当然前提是你独自……

孤独的存在,伟大与荒芜

文/田晋文 近日跟风看了畅销书《你的孤独 虽败犹荣》,看着作者用流畅的文笔将那些生活中的小故事写的栩栩如生不禁佩服其才情,羡慕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当然我不是想写一篇书评向大家推荐,毕竟畅销书这种东西一般走感情路线,强调引起共鸣,一定程度和粉丝电影比较像,爱者爱之,远者远之,不评,……

面对孤独,寻找自由

文/荠麦青青 十几年前,张楚有首歌,叫《孤独的人是可耻的》,虽然我很喜欢它低回忧伤的旋律,但张歌手居然不辨菽麦、混淆视听地将“孤独”与“可耻”相提并论,颇令当时尚年轻气盛,有些小资情怀的我愤愤然。张歌手也许不知道,但凡学过点文学的人,大多很欣赏或者非常推崇孤独,尽管从词语的感情色彩上……

高楼上的孤独

文/Chen Aibing 这本是一个平常的日子,心里却是无比的寂寞。 楼,高楼。窗外的月分外明亮,远处的灯火依旧璀璨。 屋内,却是一灯如豆。 开门的刹那,孤独就像等在屋内很久了,起身与我打招呼。我打开灯,让光线充满这屋子;我开电视,让声音充满这屋子;我甚至想打开炉灶,生火随便煮点什么,让气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