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Tag Archives: 大学

我爱平菇肉片

文/星愿 在高原,一团团棉花一样的云朵调皮的追逐着太阳,而太阳羞涩而又倔强的将头探出云朵,将温暖的阳光撒向这人间三月天。 在这小城三月的温暖阳光下,我又径直走向那家有平菇肉片的小饭馆。 进到饭馆里,我点了平菇肉片,然后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喝喝茶、玩玩手机、看看窗外的风景,真是人生……

大一,大二,大三,大四

文/Fawn 再给些时日,恐怕会将这四年谱出十四年的韵律。只可惜是痴人说梦。 大一,如含苞待放的花蕾娇弱迷漫不已,少不谙事的轻狂,彻彻底底就是一个未谋世不知世有多癫的巷里的孩子。那年军训,酷日撩人,一个个脸蛋活像饱经沧桑的老人,干枯且布满纹路,可倔强的你宁肯晒的通红也不愿一遍一遍的涂……

你其实并不想谈恋爱

文/贝贝 大一的时候,我并没有想谈恋爱。那时候,对谈恋爱没有什么概念。第一,本人并不漂亮。第二,本人性格偏男孩子。谈恋爱这种事情,总是渗透着一股子酸醋味的。也许,我天生对这个过敏,总觉得卿卿我我,整天黏在一起,让人感觉特别不爽。而从我的经验看,爱情这种东西可以把很多单纯的东西给毁……

那年那天,我来了

文/鹂鸣 就是这样的天,就是这样的阳光,四年前的九月,我来到了这个离家并不遥远的城市—济南。虽然只有三百多公里的路程,但因为中间需要倒几次车,从家到这里仍然需要六七个小时的时间。早上五点起床,六点出发,下午一点多钟到终点站。第一次坐这么长时间的车,我和父亲都有点儿疲惫。偌大的校园……

大叔很忙!

下面是秋叶老师的一次校园访谈,有一堆也许你也想问的问题,秋叶也准备了一堆不知道算不算犀利真实的回答。其实这些问题分开来问,每个问题都能写一篇知乎文了,括号内是我的小小观点! 文/秋叶 邻家大叔不简单 1、你为什么萌生利用网络方式,为大学生排忧解难这种想法? 答:作为一名爱国的大学老师……

那些面馆,那些人

文/强磊(磊磊涧中石) 我生在北方,所以面一直是我比较爱好的食物。还有就是因为面很实在,就像北方汉子一样。 我在读高三的时候离学校不远处有一个“兵兵面馆”,我一直猜测是不是因为老板有个当兵的梦想,或者是当过兵复原了才起这么个名字的。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面馆是我们周末出来最重要……

我们需要精英吗?

其实这是个悖论,因为中国讲究“谦虚”,所以避谈“精英”,可是哪一个社会不需要精英,只是我们没那个环境和意愿去培养,一谈到精英,中国人是谁也不服谁啊。   先看许知远写的一篇文章——《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最不幸的一代》   第三排的短发女生说:“我二十一岁,为什么活得却像是四十一岁……

我的大学,我的梦——智识失格

左岸您好, 我是兰州大学2009级数学院学生:鹏子,我从大一开始看左岸blog,如今已是大三,在blog里贪婪地看了好多好多优秀的文章,想来大学三年,我从左岸blog里学到的东西太多太多了,很感谢你们!和很多大学生或者小学生一样,我喜欢说出自己的学校,相比小学生说自己在哪个班,我更习惯说自己的学……

“大学”DIY,教育2.0时代

在南方周末上看到这篇文章——“大学”DIY,教育2.0时代,发现原来我们可以离最顶尖的大学这么近!教育2.0时代,不要再为没有好东西学而遗憾。 “大学”DIY(do it yourself即“自己动手做”)——字幕组热衷义务翻译国外有意思的公开课,转贴、浏览量最广的课程和演讲构建出一种创新的虚拟大学雏形;专注兴……

幼稚园大学

(一) 这是一班大三的学生:聪慧、用功、循规蹈矩,标准国立大学的好学生。 看完期末考卷,批完论文报告,我把总成绩寄出,等着学生来我我:零分或是一百分,他们总得看着卷子的眉批,与我印证讨论过之后,才能知道为什么得了一百分或零分。 假期过去了,新学期开始了,学期又结束了。 学生来找我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