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Tag Archives: 大学

10年职场人,给大学新生的一点建议

文/苏瑾七 因为生活在同一个城市,所以大学毕业后曾多次返回过母校。去看那里的人,看那里的树木花草,看曾住过的宿舍楼,看曾用餐的饭堂、看曾学习的教室、看曾花前月下的湖边和长椅… …尽管一切都已物是人非,但每每回去,都好像回到了旧时光,勾起无数回忆。站在人生已过三分一的节点上,除了……

辛苦这么多年,别最后栽在志愿填报上

文/谢慧敏 2019年高考的硝烟渐已散去,志愿填报的大幕业已拉开。“七分考,三分报”。志愿的重要性不用多说,成绩代表着门槛和高度,志愿则意味着方向和定位。 有趣的是,我们平时使出十分的力气在考试上,却吝啬于匀出一些时间研究志愿。以至于对如何走好最后一段路程,多数家长及考生的心里是……

谈高校学生的自我修养

文/ 春晓 伴随着朋友圈的端午祝福,还有记忆中老天暴雨雷鸣般的“掌声”,一年一度的高考大戏终于又落下了帷幕。据统计,2019年全国高考报名人数突破千万,这个创近十年纪录的人数从某种程度上体现着国民对教育的重视加深,从侧面上也反映出我国教育的普及,也意味着将有更多的学生在九月进入高校……

我爱平菇肉片

文/星愿 在高原,一团团棉花一样的云朵调皮的追逐着太阳,而太阳羞涩而又倔强的将头探出云朵,将温暖的阳光撒向这人间三月天。 在这小城三月的温暖阳光下,我又径直走向那家有平菇肉片的小饭馆。 进到饭馆里,我点了平菇肉片,然后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喝喝茶、玩玩手机、看看窗外的风景,真是人生……

大一,大二,大三,大四

文/Fawn 再给些时日,恐怕会将这四年谱出十四年的韵律。只可惜是痴人说梦。 大一,如含苞待放的花蕾娇弱迷漫不已,少不谙事的轻狂,彻彻底底就是一个未谋世不知世有多癫的巷里的孩子。那年军训,酷日撩人,一个个脸蛋活像饱经沧桑的老人,干枯且布满纹路,可倔强的你宁肯晒的通红也不愿一遍一遍的涂……

你其实并不想谈恋爱

文/贝贝 大一的时候,我并没有想谈恋爱。那时候,对谈恋爱没有什么概念。第一,本人并不漂亮。第二,本人性格偏男孩子。谈恋爱这种事情,总是渗透着一股子酸醋味的。也许,我天生对这个过敏,总觉得卿卿我我,整天黏在一起,让人感觉特别不爽。而从我的经验看,爱情这种东西可以把很多单纯的东西给毁……

那年那天,我来了

文/鹂鸣 就是这样的天,就是这样的阳光,四年前的九月,我来到了这个离家并不遥远的城市—济南。虽然只有三百多公里的路程,但因为中间需要倒几次车,从家到这里仍然需要六七个小时的时间。早上五点起床,六点出发,下午一点多钟到终点站。第一次坐这么长时间的车,我和父亲都有点儿疲惫。偌大的校园……

大叔很忙!

下面是秋叶老师的一次校园访谈,有一堆也许你也想问的问题,秋叶也准备了一堆不知道算不算犀利真实的回答。其实这些问题分开来问,每个问题都能写一篇知乎文了,括号内是我的小小观点! 文/秋叶 邻家大叔不简单 1、你为什么萌生利用网络方式,为大学生排忧解难这种想法? 答:作为一名爱国的大学老师……

那些面馆,那些人

文/强磊(磊磊涧中石) 我生在北方,所以面一直是我比较爱好的食物。还有就是因为面很实在,就像北方汉子一样。 我在读高三的时候离学校不远处有一个“兵兵面馆”,我一直猜测是不是因为老板有个当兵的梦想,或者是当过兵复原了才起这么个名字的。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面馆是我们周末出来最重要……

我们需要精英吗?

其实这是个悖论,因为中国讲究“谦虚”,所以避谈“精英”,可是哪一个社会不需要精英,只是我们没那个环境和意愿去培养,一谈到精英,中国人是谁也不服谁啊。   先看许知远写的一篇文章——《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最不幸的一代》   第三排的短发女生说:“我二十一岁,为什么活得却像是四十一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