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Tag Archives: 历史

春秋争霸,“内卷”天下 —— 读《失败者的春秋》有感

文/louis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什么是“内卷”。内卷化效应就是长期从事某一方面的工作,水平稳定,不断重复,进而自我懈怠,无渐进式的增长,无突变式的发展,对即将到来的变化没有任何准备,完全缺乏应变能力。“内卷化”作为一个学术概念,意指一个社会或组织既无突变式的发展,也无渐进式的增长,……

梅毒的历史

文/丁忆坤 围绕新冠病毒的起源问题,各国打了很久的口水仗,现在澳大利亚跳出来要向中国追责,当然它只是台面上的小丑,光凭它制造不了太大的风浪。 站在一个中国人的立场,我觉得病毒爆发在哪里是一个科学问题,在研究结果没出来之前,政客应该少拿这件事情炒作,毕竟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未知的……

以爱之名的《长恨歌》

文/北水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初识这番脍炙人口的名句,是在孜孜不倦为应试奋斗的高中。当时语文的高考试卷中,必考题目是古诗词填空,有的标出上句,要接下句,还有的是考作者和出处。于是乎,不能把丁点时间用……

士为知己者死

文/大伟 公子光打算杀死吴王僚自立为王,伍子胥将自己的好友,勇士专诸介绍给公子光。 专诸见到公子光后, “欲成其事,必先有利器。” 公子光拿出自己珍藏许久的鱼肠剑,递给专诸。 专诸看这把剑长约七寸,宽寸余,虽短小,却闪闪发光寒气逼人,不由脱口称赞, “果然是把好剑!”又……

拨开迷雾见孔明——读《出师表》有感

文/周云峰 我在长期从事公文写作中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天都会抽时间把喜欢的文章诵读一遍,希望能从中借词借句、借气借力。读得最多的,一篇是《滕王阁序》,一篇是《出师表》。 《滕王阁序》将汉语之美发挥到了极致,字字珠玑,句句生辉,章章华彩,气韵贯通,可谓天纵之才、神来之笔。相比而……

不复艺术,复人性

文/邹近夫 4月15日晚,巴黎圣母院失火。 这个位于塞纳河畔,有着八百多年历史的哥特式建筑,一夜之间化为乌有,这大抵是二十一世纪以来人类文明最大的灾难,没有之一。 我回放过当时火光冲天的新闻,一遍遍地看,我也上网搜查过资料,反复证实这不是空穴来风,也不是胡编乱造的谣言,才终……

三国人物庞统的人生三部曲

文/唐国义 庞统,字士元,号凤雏先生,在蜀汉的谋士中算是第二号人物,仅次于鼎鼎大名的诸葛亮。庞统在没有正式出场之前,就有人抬举过他,一是水镜先生司马徽向刘备举荐贤才时说:“卧龙、凤雏二人得一,可安天下。”把他跟诸葛亮相提并论。到了诸葛亮那里就更不得了,诸葛亮说:“士元非百里之才,胸……

一枪一旗的神话

作者:曾园 选自《茶叶侦探》 宋徽宗其实一直是被误解的人。他在政治上的成就被靖康之耻一笔抹杀;他在美学上的成就变得高不可攀。他被掳去金国后的经历通常被认为一直过着屈辱的生活。但流传千年的文物告诉了我们一段秘闻。现今收藏于大英博物馆的顾恺之《女史箴图》,因收入《宣和画谱》,图卷左端……

以才华之光驱散命运的阴霾——读《曹植传》有感

文/周云峰 王玫所著的《曹植传》,是一本打开了就合不上的书。读不尽曹植的才高八斗、读不尽命运的造化弄人、读不尽历史的千古遗憾。于是,我又读曹操、曹丕、建安七子;读《资治通鉴》《三国志》《历代赋》,以求观其全貌,探其内心,与其对话。 “言出为论,下笔成章”——惊艳千年的不世之才 文学批评……

那么近,那么远——读《一百个人的十年》

文/择言 读完《一百个人的十年》合上书的那一刻,看到上架建议是小说,感觉心里轻松了许多,虽然这是自欺欺人。看完后推荐给了身边的很多书友。这是一段1966年到1976年的历史,对于出生于80年代末的我来说,从放眼历史长河的角度去看,这段历史是距离我如此之近,仿佛触手可得。可是看完书中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