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Tag Archives: 历史

幸亏刘邦不读书——读《史记》

文/谢慧敏 汉高祖刘邦成功的一个因素,就是生在乱世,遇到了他的黄金时期。假如生在盛世,不是一个混混,就是一个混混头,文不能写(“刘项原来不读书”),武不能打。在史记里,我们看刘邦带兵,基本上以跑路为主,跑急了,就推儿女下马车。 乱世不好,乱世也有好的。乱世出思想家,春秋战国够乱吧,谁……

王安石与岳飞

文/飞龙 王安石,北宋著名诗人,位列“唐宋八大家”,“王安石变法”更是被后人深刻铭记,“变法”的倡导者就是一代明主宋神宗。精忠岳飞,南宋著名的抗金英雄,最终惨死于风波亭,而南宋开国皇帝宋高宗与岳飞之死又有着怎样的关系呢?我们就从王安石与宋神宗、岳飞与宋高宗说起吧! “王安石变法”虽然已经……

群体无意识的悲哀

文/文昌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里有张纪实照片,三四个日本人驱赶着四五千人到河边,然后用机关枪一层层扫射实行大屠杀。当时看到这张图片有些震惊,为什么三四个日本人就搞定了四五千中国人?不是说好了人多力量大么?只要人群里有那么几个人带头反抗,我想都不至于死得这么无声无息。 在这里不想说中……

犹太的面孔——欧行之三

文/稻田 在我的意识里,犹太人的面孔是飘忽和零碎的,唯一清晰完整的是,他们被纳粹当作囚犯拍摄的照片,呆滞而没有悲伤,恍惚却不见惊恐;此外就是聪明、富有、吝啬等的传说,但因为是传说,面孔就更是飘忽和零碎。 这是我接受妻子和女儿的撺掇,跨出国门的主要理由,我要试着去看看犹太人的面孔,哪……

武则天:时间进程的“一个断点”

本文摘自:李拯《历史不糊涂》 武则天就像历史的一个断点,傲然游离于时间的进程之外。如果把中国历史比作一幅水墨画,武则天就是那座遗世独立的孤傲山峰。她创造了空前绝后的奇迹,也遭遇了亘古未有的孤独。 中国古代英雄辈出,但还是很少有人像武则天那样复杂,即便是千载之后,也很难盖棺论定。刚……

如何破解“历史的诅咒”?

文/熊彼得(师大王小明) 历史上很多人,他们生前籍籍无名,去世后忽然之间,名望就铺天盖地而来,这样的命运,宛如被历史所诅咒,生前怀才不遇,郁郁而终,死后却成为名人大家,享誉天下,但那又有什么意义呢?假若你是他们之中的一个,你将会怎样破解历史的诅咒? 有些人卧薪尝胆多年,庆幸的是终……

人类的故事——评《全球通史》

文/洱海扁舟 “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高中时读《逍遥游》,除了感喟于“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的高远境界,更被这句简单平常的话深深吸引。天空的无边无际,无限无穷,让人感到地球,人,都是如此的渺小。而与此类似,当我们把目光望向历史,时间的长河同样如此的悠远无限……

翁同龢的拐杖

文/廖超国 翁同龢,知道这个名字的人不少,但完全清楚他一生的人也不多。至少在这之前我是这样的。只知道他与戊戌变法扯在一块,还有他名字中“龢”[hé]字既不好念也不好写,一旦记住了也不好忘。后来为写这篇文章,恶补与他有关的晚清的历史,才略弄清了关于他的一些情形。 翻看了一些资料后,我自己……

观今宜鉴古,无古不成今

文/文昌 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了一夜,雨滴敲打在钢制的防盗窗上,滴答滴答的下个不停,一场秋雨一场寒,风儿从未合严的窗户里吹进来,颇有些凉意,我蜷缩在被子里美美的享受这份温暖。不知道有多少人喜欢盖着被子,开着风扇吹着空调。大抵只有人类才会这样的骄傲吧!其他怕冷的动物哪能有这个条件这么任……

生物地理视角下的人类历史——评《枪炮、病菌和钢铁》

文/洱海扁舟 电视剧《天道》中主人公丁元英对芮小丹解释文化属性:“透视社会依次有三个层面:技术、制度和文化。小到一个人,大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任何一种命运归根到底都是那种文化属性的产物。强势文化造就强者,弱势文化造就弱者,这是规律,也可以理解为天道,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闻之震耳发……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