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Tag Archives: 写作

我有笔如刀

文/若水 史官是中国历史上一个重要的人群,因为他们从一个侧面,通过自己的笔记录下了朝代的更替,国家的兴亡。给我映像深刻的一些史官的形象,最近的就是电影《龙凤店》里罗家英扮演的史官,让人哭笑不得又不得不深思。 历史是已经过去的事情,我们说“读史可以明智。”因为在很多的历史事件中,我们……

我为什么写作?为我的美丽新世界。

文/立夏(公众号:立夏时节) 算起来写文章也有半年了,这段日子收获颇丰,好多成果出乎我的预料。同时随着写作时间的拉长,话题的展开,很多的问题也开始引起我的思考。 为什么开始写作?有时候我会想这个问题。原来我是喜欢碎碎念的,但是写出来的文章没什么含金量,最开始的时候我问他我写的东西……

如果靠日更写文就能成功,还要那些多维能力做什么?

文/郭小果 今年感觉身边多了很多做公众号,做自媒体的人。 作为一个从2015年就开了公众号,并且成功地踩了无数大坑,并且屡战屡败的所谓原创作者,一个久病成医的新媒体解“毒”师,我觉得我必须得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 第一个是关于勤奋高产的。 身边有很多很勤奋的作者,每天都在日更,每天文章拉下……

我是如何出版第一本书的?

《写不完的纯粹:他们改变了晚清民国史》送书活动获奖名单 书名:写不完的纯粹:他们改变了晚清民国史 作者:潘竞贤(笔名:咸泡饭) 出版社:浙江大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年2月 内容简介: 本书轻轻擦拭掉时间的尘埃,以简洁、洗练的笔法,再现了晚清民国这段历史区间里,那些纯粹的人、做的纯粹……

当我谈写作时,我该谈些什么?

文/文昌 蜈蚣慢悠悠爬得正好时,青蛙突然跑到蜈蚣跟前问道:“蜈蚣,蜈蚣,问你个问题,你每次开始走时,你先迈的到底是那条腿啊?“,蜈蚣被这个问题整蒙了。试了下先迈哪条腿好像都不对,于是想啊想,一下子居然不会走路了。当我反思自己的写作时,有点像停下来的蜈蚣,不知该如何下笔了。即使稀里糊……

你不是不够努力,你只是不会讲故事

书评《认同感•用故事包装事实的艺术》 “我们无法通过智力去影响别人,情感却能做到这一点。”——亚里士多德 (1) 小时候,我们都爱听故事,哪怕这个故事是“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这样的可无限循环下去的无聊到爆的烂梗。 由此可见,“爱听故事”就好比男人爱色、女孩爱花一样,都属……

掉地上前的自白

一颗螺丝掉在地上/在这个加班的夜晚/垂直降落,轻轻一响/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就像在此之前/某个相同的夜晚/有个人掉在地上 ——许立志 一 写作的烦恼伴随了我半生。 我的所谓写作,其本质并不神圣,无非是一个积累了各种心理问题无法排解的年轻人在无法与外界顺利沟通时拼了命涂抹一张纸罢了。期间又……

写点儿什么?

文/宽窄 从小做着所谓作家的美梦,想象着仗笔为马纵横天涯,光芒万丈万人瞩目,小时也确实写出过一些略略讨人喜欢的文字,却越大越发现,竟然没有内容能写。 写点儿什么呢? 写自己?最最熟悉的,应该最好写。可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还怎么拎得清?又牵扯到爱恨情仇,没有暴露癖恐怕好难赤裸裸剖……

《不曾孤独,怎会懂得》——我是德鲁伊

我是德鲁伊,这个笔名,来自朋友的推荐,他喜欢魔兽的一切,仰慕德鲁伊的法力、和平、慈悲。于我,倒是喜欢德鲁伊在欧洲神话和宗教历史中的角色,森林的精灵:神秘、自然、和平、敏锐、苦修、快乐、慈悲 … 梦想里,终有成为一棵树的祈望吧 ... 为什么写作? 不知哪个高人说过,世界上没有性别之分,……

我买了五个故事

文/潘志峰 我很少买书。书太多、种类繁杂,实在难选,所以索性就先交由时间去筛选掉一大部分,正如《挪威的森林》里渡边的铁杆一样,只买经由岁月沉淀后留下来的作品。不过最近买了本刚上市不久的书——《做一回久违的自己,勿忘初心》,作者是沈万九(后面我还是叫老沈吧)。 言归正传,其实我是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