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Tag Archives: 人生

你的抑郁,旁观的人生

文/德鲁伊 冬天缓缓的行进着,不紧不慢,坚定而不犹豫。冬天是个不犹豫的季节,于是我们总是能感知她的力量。 人因为得意忘形,总是干着与自然相悖的事情,或者说欺软怕硬,看着大自然强硬了,自己就怂了,不是躲起来就是认命的硬抗。冬季里,或者因为寒冷,或许因为阳光缺乏,抑郁情绪也就慢慢的蔓……

谁不是从芳华岁月中走来,谁又怎么样了呢

文/立夏 电影《芳华》看了一个多星期了,一直没时间写文章,我想写一写我从芳华中对照的人生思考。 电影节奏很快,跨度很大,所以时间长看着也不急人。但是我总感觉小说改编的影视作品,还原度和呈现度还是有限的。 文字的温度和力量因人而异,读书形成的画面思考完全是自我的,这就是我更爱看书的原……

寒夜听雪心悠然

文/廖超国 不是每一个冬日,都会飘雪,也不是每一个飘雪的日子人人都想听雪,更不是可以听雪的日子,每个人都有听雪的心情的。听雪,需要年龄,需要经历,需要思绪,更需要心境。没过人生中年,没有阅人察事的经历,不曾有恰逢那适合心情而难遇的雪夜,还有那回望人生不喜不悲的淡泊心情,是难得产生……

如果,再年轻十岁

文/邹近夫 从正午到黄昏,黑胡桃色的一号会议室大门,始终虚掩着,时不时有人走进,然后走出,他们神情各异,有的人显得紧张,也有的人显得从容,有的人哀怨,也有的人悲愤,这一切对于花甲之年的我来说,年关面谈可谓司空见惯的事情,奇怪的是他们向我投来惋惜的眼光,使我因为这次意料之中的谈话,……

救赎,谁是谁的解脱

文/锦瑟 重阳节前夕,星光黯淡,夜黑如墨,西风猎猎。 又赌输了,千旺站起来摇摇晃晃的往家走。蓦的,他在巷口前站住,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 他摸一摸口袋,只剩下十块钱。风从背后吹过来,他一个激灵,脑子里从未如此清明。这一生的光阴,在他的脑中滑过,无数的日子都如今夜的风…… 母亲生他时已经……

别了,2017的工作日

文/文昌 夜色不晚了,独自走在回来的路上,小区门口瘫坐着喝醉的年轻人,呕吐的秽物就在不远处,不停用纸巾擦着嘴。他的同伴有点嫌弃恶心,在旁边站着又不好离去,也不想靠近,只是任他像个小孩子安静的处理自己。南方的冬天也还是有些冰冷,此时坐在地上尽管很冷,但此时对他而言,能坐着可能已经是……

热爱你的生活,生活也会爱你

文/肖芬 80后的尾巴,已然到了奔三的年纪。在之前那几年,我经常会想,为什么我二十几年的人生要经历这么多的磨难。而现在,更多的时候我会觉得,还有好多事情还没做,怎么就到了这个年纪呢。 每次过年过节回家,大家齐聚在爷爷奶奶家吃团圆饭,总会聊起上一辈人吃了多少苦,吃不饱穿不暖更没办法读……

风景就在身边

文/IngerWang 时隔多年,终于又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故乡。这里一切还是熟悉、亲切、自然、美好:日出江花,春来江水,风景旧曾谙。 所谓依恋,言之故乡,皆因儿时记忆、乡情风景。 家乡有处大房。房屋宽口明亮、视野开阔,不似城市楼房的狭小。房后有片园地:清晨的露珠在绿翡翠般的青叶上荡漾,嫩绿的……

一万种生活方式

文/夏小喵 这个世界上,其实有一万种生活方式。 有人每天在地中海小岛上沐浴着蔚蓝色的晨光醒来,有人流浪到新西兰皇后小镇的街头抱着一把破吉他,却有大把大把吃不完的车厘子。 有人喜欢安逸有人想要流浪,有人迷恋觥筹交错灯红酒绿,也有人沉醉南部安逸的小镇,喜欢田园小径,木屋篱墙,荷叶和麦香……

2017,我是自己的风景

文/谢慧敏 帏蔓在合拢,伤感似水波,又一位朋友即将远去。2017年,成为阳光下消融的薄冰。 明知挽留是徒劳,所有的眷恋、喜悦和感恩,终将化为一缕轻烟,溜出人生视线,还是想把它们变成纸张,装订成生命之书。 2017年,生命展现了另一片景致!山路长长,正自疲惫惶恐,猛一抬头,发现置身于一座山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