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猬的优雅

文/&方爷   写下这几个字。手指都在颤抖。 奇缘 从我下定决心今天要更新博客。到一天即将过去终于开始敲下第一个文字。这中间的过程真是奇妙而意义非凡。奇妙之处在于《刺猬的优雅》一书,从我邂逅那一刻起,便被我列入灵魂珍藏书目。我虽然无法在脑海中复现那时感受到的汹涌与撼动。却毫不犹豫的修改了所有我在……

一个人的好天气

文/方爷 这本书搁床边好久了。在同时看着其他好几本书的间隙里。每晚临睡前,随意的翻看几页。今天陡然发现,原来已经看完了。 然后随意扔在一旁,却又觉得心里堵得慌——甚至算不上是堵得慌,只是有种莫名的淡淡的像是哀伤,又像是怜悯,夹杂着一点点烦躁,却又挥之不去的难以描述的情绪。 原本这是一本已经过热而令我不愿……

[书评]“无聊”的地球人

终于看到一篇为《鸟与兽的通俗生活》写的书评,不过话说,田不野的这篇书评貌似比原书还好看……当然,生命之美最大的特点在于其多样性,书中描绘的生物如此,书中的文字亦是如此,在我看来不逊于法布乐的《昆虫记》。各位看官若是看了这篇书评觉得书还可以,不妨上书店翻一翻,买上一本,实在是居家旅行,相夫教子的必备良……

那些无从揣测的恶意

在《读者》(2013年第7期)上看到这篇文章时,心被震了一下,这是怎样的一种心理,让人一步步走向狭隘的绝境。 文/章铧文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看他不爽!”在我看来,《恶意》是东野圭吾最好的作品。 《白夜行》里的男孩子,为了喜欢的姑娘,不惜完全毁灭了自己,而《恶意》中的野野口修,只是出于根本说不清道不……

苏联老大哥——书评:大国悲剧,苏联解体的前因后果

文/stella 我觉得成长在中国的人对于外界都处于极度的不了解状态,一直要等我们有了很丰富的阅历,有了很长的年龄,额头上长出了细纹,才能开始对很多事物通过自己的了解产生自己的看法,而在那之前,都是通过笼统的教育形成一个笼统的观念。比如我们把历史学的很细,中华源远流长的五千年,小到最南边的纬度和最北边的山……

罗素的自由批判

中国鲜有人将哲学的普及作为己任的,虽然大学里学习哲学的人并不少,但我们的国情让大多的专业与就业和人生都无多大关系,或者大家注意不到这种联系。 从另一个角度说,中国的传统哲学流传到现在,在大多数人眼里更多的是一种心学,关注的是人与人之间人与社会之间的联系与运转,缺乏对自然、逻辑的思考。在如今技术至上……

书评:《我知道没有人值得我羡慕》

感谢经线的推荐。 文/秋叶静美 咸泡饭曾跟我说过他的一段情史,大意是这样: 在图书馆南侧有个不大的院子,院子里有个小小的池子,池水清凌,池岸边杂树丛生,树丛中有一凉亭,勉强能挡住正午的阳光。咸泡饭君和他的女友傻傻趴在凉亭的栏杆边,长久地盯着池面,度过了差不多三分之一个下午的漫长时光。末了,咸泡饭问女友……

泥菩萨的悲悯

文/咸泡饭 王小波生前的好友写了一篇怀念他的文章,其中有这么一个片段: 我坐在王小波君的家里,翻看他刚办来不久的货车驾驶执照。“实在混不下去了,我就干这个。”他对我说。我看了看他黑铁塔似的身躯,又想了想他那些到处招惹麻烦的小说和杂文,觉得他这样安排自己的后半生很有道理。于是我对这位未来的货车司机表示了……

读霭理士《性心理学》序

题记: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路加福音》 文/徐武 周作人常在文章里提到英国性学家蔼理斯,我想,他的著作定然值得一看。 废名在《偏见》中写道:凡为周作人先生所恭维的一切都是行,反之,凡为他所驳斥的一切都是不行,大有“夫人不言,言必有中”之概。 我虽然反对偶像崇拜,但近来的阅读经历实在让我大有废名之“……

咸泡饭:我知道没有人值得我羡慕

文/秋叶静美 三十岁的咸泡饭看上去与他的实际年龄相符,不老不嫩。我们坐在临河的茶吧。二楼,人不多。我右边的茶座上坐着一位长头发的女人,她可能在等人。我身后围坐着一群男男女女,他们一直特别带劲地啃着鸡爪。咸泡饭坐我对面,我告诉他:这一次你正经点,我是代表杂志采访你来着。然后,咸泡饭支起脸,说:好,我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