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亭亭,无忧亦无惧

文/~ 男耕女织的时代,男性对女性的定义便是持家顾内。所以一直以来人们崇尚温婉贤惠的女性,对于个性飞扬的女子,大抵不能接受。 久而久之,这种男性意识下的对女性的定义,逐渐被女性自己接受,并且持续扩大,以至于最后根深蒂固,用不着男性来指摘,我们就先把我们自己踩死了。 我们坚信不疑,男人给我们的定义就是我……

我发现那些优秀的人有个秘密

文 |黄老邪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人群中真正理解这句话内涵的不超过5%,这不怪你,因为学校不教。 就拿“三十而立”来说,多数人理解的是:三十岁应该成家立业。我们低估了孔子的境界,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于是三十而立如同唐僧的紧箍咒……

世界挺复杂,你得简单活

文/廖超国 如果你以复杂的态度对待这个复杂的世界,你会变得更复杂,复杂的人生是不可取的,因为复杂的人生,会让人越活越没趣、越活越糊涂、越活越迷茫。只有抱之以简单的心态,对待这个繁复的世界,才能活的明白和澄澈,才能处得从容和淡定;只有简单生活,才能真正找到生命的本义,才能生活的快乐幸福。 纵观古今,横……

从农村走向城市

文/文昌 早上八九点的武汉站里已经人山人海了,拎着大包小包的年轻男士,拉着栏杆箱貌似高冷的年轻女士, 不时还有四五岁小孩,紧张的跟着年轻的父母,生怕走丢了。广播里不断的播报着检票的通知。新修的武汉站不算小,此时也因人满为患有些窘迫,只能一趟又一趟的将乘客送走。 候车大厅的乡音四起,人群整体看起来比较年……

怎样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我曾经和很多人一样纠结于生命的无意义,感觉生活没有生气,自己所做的事情都不是我想要的。 这种想法从高中时代起就开始酝酿,对于“找到一件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的渴望,驱使我做了非常多、甚至有些离经叛道的尝试。 在做出这些尝试的过程中我遭受了很多亲人,朋友的不理解和对我的失望、愤怒,但与此同时,也令我结识了……

科学的价值

文/理查德.费曼 序:当我年轻的时候,我认为科学会有利于每个人。科学显然很有用,也是很有益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我参与了原子弹的制造工作。科学的发展导致了原子弹的产生,这显然是一个具有极其严肃意味的事件:它代表着对人类的毁灭。战后,我对原子弹忧心忡忡,既不知未来会怎样,也更不敢肯定人类一定会延存。……

现在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会对将来的生活产生一定的影响

文/肖芬 每次回家,总会有人问我,你还回上海吗? 如果说刚来上海那两年我对这座城市是又爱又恨,那么后来,没有了恨,只有爱。 家,永远是我心里的牵挂,但却早已变成回不去的远方了。 有时候回头看看这些年的经历,回头想想自己当初来上海的时候的模样,会莫名的有些心酸,同时也会惊叹,我就这么没头没脑,跌跌撞撞地……

不要用“我老了”为自己开脱

文/凌小汐 01 朋友说,“人人都想做自己的女王,我却想做自己的少女。” 十三岁,坐在被窝里用针线改良妈妈留下的旧棉衣,掐上腰,衣摆处缝上小小的毛线花,于是,再寒冷的冬天,也能穿出夏花的明媚。 十四岁,和小镇上的女孩子偷偷地去水库学游泳,差点呛死,爬上岸后,躺在草地里看漫天的云霞,心潮起伏,却没有惧怕。 十……

理工男生的偶像平一指

 文/金庸茶馆-桃叶仙 我是一个武侠迷,同时是一枚理工男。当武侠与理工发生碰撞的时侯,会迸发出不一样的火花,那就是武侠形象中的技术狂。撇开武功这一项江湖中广为传播的主流文化,剩下的比如医术、易容术、机关术等职业技能大多不受重视。庆幸的是,金庸先生虽然没有浓墨重彩描摹许多非大众文化的技能形象,但在每一部……

《刻意练习》读书分享

文/文昌 《刻意练习》这本书的副标题:如何从新手到大师。相当不错的学习方法类工具书,作者是潜心研究“专业特长科学”几十年到著名心理学家艾里克森,研究了一系列行业或领域中的专家级人才。刷新了我对学习的认知。结合以往经历分享一些心得。 1. 此前在《异类》中有个非常有名的“一万小时理论”,即在某个理论持续累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