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爱情长跑

文/芳苇 暗恋是从理想男友的标准开始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嘴里的那个他,以故事的形式逐渐进入我的生活。 这是一个关于暗恋的故事,但故事的主角不是我。 暗恋是苦涩、甜蜜、夹杂着青春的悸动,记忆中的我已经有多久没好好谈过一场恋爱,喜欢过一个人,但为什么感觉我好像刚经历过一场热恋。 在他们的故事里,我找到……

阿泽,夜莺的挽歌

文/阿见小姐 我去看望阿泽那会,他已返回家中养病。此前我并不知道他患病。碰着旧日报社的同事,才知道他病得还不轻。那日闲来无事,便想着去看他。 他仍旧住在城中村,不过已由顶楼改住到一楼。他自己解释说,全身乏力,走不了几步楼梯。我安慰他,过些日子就好了。他眼珠子一溜,又滑下来,轻叹了一口气。我顿时有些不……

音乐的启示

文/潘志峰 1.Wild Sea,这名字有点让我费解了。野生的海、荒凉的海,又或者是狂热的海? 若说是野生的,恐怕我们都是。今天,我们生活在文明的都市;昨天,我们却是奔袭在原始的大陆;前天,我们就游弋在这片野性的大海之中。而我们将要去往何处?或许,在那前天之前,这片海一直是荒凉的,没有人知道,她在用自己的生命……

写给自己:让梦想照进现实

昨天晚上因为下雨躲在一家超市的屋檐下,超市老旧的音响里放着音乐,音质并不好,但我却一下听出是SHE的《不想长大》,明快的情绪中带着浓厚的伤感。记忆中第一次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我15岁,那时候的SHE火到不行,这首歌在当年也是洗脑神曲一样的存在,与他们同样受人瞩目的还有孙燕姿、林俊杰等一众歌手,想想到现在差不多……

我们还剩下什么 – 观小野洋子《切片》

文/下午百合 她坐在舞台中央,只是日常打扮。台下是一群陌生的人,他们知道她是谁,而她不认识他们。这些人可以依次走上台去,拿起她身边的剪刀,剪下她衣服上的一小块。有人试探地剪下裙边,有人客气地剪下边角。有人怀着隐秘的心思,剪断了她胸衣的肩带。有人在破洞上扩大着破洞,有人心怀怜悯,避开绽露较多的地方。洋……

恐惧和欲望轮回,成功和失败迭代

黎明总是纤细和充满变化的,点滴的渐变成就了太阳的升起,夜总是不知道怎么就黑了,黎明却在每一刻的敏锐里,渐渐明亮。——题记 你见过你城市的黎明吗? 因着自己是可以晚睡,不能早起的主儿,错过了太多自己城市的黎明。前几天,差旅间因为肠胃不好和蚊子的热情,迫不得已爬起来瞎转悠。 夏天的黎明,雾气一半是因为昨天……

操蛋的生活要常留彩蛋

文/韦宇教 用时两个星期,终于在上下班的地铁里,断断续续地完整看完李座峰的故事集《且将生活一饮而尽》。 读完书,有些意犹未尽,有些怅然若失,有些话到嘴边又给活生生咽回去的感同身受。 这本书从作者在微博上连载“来,我跟你说个人”系列里的100多个人物中,精选了27个最有代表性的人物,加上作者最新完成的6个人物,……

如何冲破心中的迷雾

文/王苑 近日北京、上海等多地起大雾,雾霾严重影响了交通出行,也危害人的身体健康。网络上段子手各种调侃,调侃也是无奈。 想起前阵子看过的一部电影,根据斯蒂芬金小说改编的《迷雾》,电影一开始就讲了一个安静美丽的小镇,被突然席卷而来的浓雾笼罩,包括主人公在内的一群人被囚禁在一家超市里面,不能动弹。出去寻……

被修行的人生(2)

导读:这是《被修行的人生》的前篇,大家比较着阅读,发现可有什么不同? 是日,因着一些自我的纠结,去终南山叨扰隐士。 终南山在西安南边不远,从来都是隐者的圣地。千峰碧屏,深谷雅幽,四季幻美,山水相和。离自古帝王地的长安不远,于是一股脑的什么真隐、假隐、忽官忽隐、假隐求仕轮换登场,颇搞得热闹。 这个师父……

深情的伊洛瓦底江之水

同一首歌,潘志峰和落微的不同解读,志峰的悠扬深远,落微的轻舞飞扬,相得益彰。 先来潘志峰的: 先来说伊洛瓦底江,它是缅甸境内的第一大河,其河源有东西两支,东源叫恩梅开江,中国云南境内称之为独龙江,西源迈立开江发源于缅甸北部山区,两江在密支那城以北约50公里处的圭道会和后始称伊洛瓦底江。 再来说乐曲,《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