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Category Archives: 心灵旅途

犹太的面孔——欧行之三

文/稻田 在我的意识里,犹太人的面孔是飘忽和零碎的,唯一清晰完整的是,他们被纳粹当作囚犯拍摄的照片,呆滞而没有悲伤,恍惚却不见惊恐;此外就是聪明、富有、吝啬等的传说,但因为是传说,面孔就更是飘忽和零碎。 这是我接受妻子和女儿的撺掇,跨出国门的主要理由,我要试着去看看犹太人的面孔,哪……

人生清欢里的禅来禅往——《不曾孤独,怎会懂得2》

文/德鲁伊 秋天没谁不算计今年的收获,也没谁不畏惧即将到来的寒冷。雾霾、清冷、收获,又如何面对呢? 真到第三本书出版了,我之前的小得意,忽然变成了惴惴,我还会继续写么?还会怎么写? 《不曾孤独,怎会懂得2》,斟酌书名的时候,看到这个2,猛然有点好笑。孤独了,懂得了,怎么还会2?孤独了……

正确的事会不会错?

文/小缸子 01  简介 视频短片《最后的编织 The Last Knit》简介:2005年上映的一部芬兰动画短视频,入选拉丁美洲最大的动画节阿尼玛曼迪动画节。 高高的悬崖峭壁之上,是一望无际的荒原。从荒原的尽头,走来一个瘦小孤单的身影。那是一个金发女子,她不发一言,只是搬来凳子坐在悬崖边,开始编制毛活……

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

文/end 国庆的一个下午和朋友去看了一部在空间不断刷屏的电影--《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尽管各种评论都有说很感人,拍的很棒,尽管做好了心理准备,依然哭成了狗,泪流不止。不仅因为这些故事。 我相信,被触动的人一定心里有着自己的故事,在电影的某个画面恍惚看到了自己,想到了自己。那些或隐藏……

小草花与魔法青年

文/锦瑟 1. 乌云翻滚在天边,银白色的光横亘在云端。雷声滚滚,天黑了下来。猛烈的风从东海岸吹过来,豆大的雨滴也被它吹的歪斜。 一朵紫薇花唱起了歌,她的枝叶吸收着天空的恩赐,跟着风儿摇摆腰肢。她躲在绿叶之下,仿佛睡在摇篮里,风婆婆摇着她。她安然的哼起了《雨之歌》。 歌声顺着风飘向远方……

一个引无数人折腰的文学人物

文/小缸子 01 堂吉诃德是我所读过的书中最喜欢的一个人物形象。我始终认为堂吉诃德是潇洒的。堂吉诃德在物质上几乎是一个乞丐,而在精神上又善良又有理想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内在的国王。能有如此强烈对比的一个文学人物形象,我惊叹作者巧妙的构思。 02 堂吉诃德具有的品行与理想吸引着桑丘自甘做其一……

我们都是自身经历的囚徒

文/兑泽 那是7月的最后一天,坐着车颠簸在山上山下,都是一些很艰苦的地方。除了荒凉的山,就是戈壁滩,怎么去形容这些山与戈壁滩。一个个黄土山上布满了风扇发电机,把绿油油的草儿都显得好渺小。戈壁滩零零散散的白杨树在空旷的土地上努力伸展着,有整齐排列的,有胡乱摆放的,有组成爱心型的……我……

每个人都拥有一份绿野花心

文/稻田 这里要讲的不是绿林响马的艳遇,也不是西部牛仔的爱情。 飞机飞抵波兰上空,弦窗外展开的图景令我为之一震,大片的绿野平畴铺展开来,一簇簇红顶的农居点缀其间,绿的是草坪,又与浅黄长整的垄块间隔着,如彩画一般,生机扑面。怎么都是草坪?那浅黄是什么?飞机在降落,心里已决定要探个究……

被风吹过的夏天

文/木子 “还记得昨天,那个夏天,微风吹过的一瞬间,似乎吹翻一切,只剩寂寞更沉淀,如今风依旧在吹,秋天的雨跟随心中的热却不退,仿佛即使闭着双眼,熟悉的脸又浮现在眼前”这首《被风吹过的夏天》陪我走过一个又一个充满回忆的夏天。果然,我是一个怀旧的人,又一个盛夏光年,想起好多。恍惚间,……

街如T台美人来

欧行之一 文/稻田  经过女儿一番纸上谈兵和电话沟通,一家三口便登上了荷航的飞机,辗转20多个钟头,在波兰旧都克拉科夫机场落地。 机场不大,样貌也不如国内的气派,飞机滑行时,看到停机坪有绿色的军用飞机排放,说明了机场的档次不高,还令我瞬间联想到前东欧时期的冷战烟云。 也许不是热门旅游地……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