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Category Archives: 心灵旅途

做一个感性的理性人

缘于我在“做一个好的提问者”补充的一句话——“这几年来,也有一些读者通过邮件与我探讨过生活中遇到的一些问题,只要我能回答的,我都用心地回复,遗憾的是,我很少收到回音,也不知他们后来问题解决了没有,有时想起,总觉得有些遗憾。”之后,竟收到很多人的回复,而且大多让我欣慰。今天,收到Clover……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今天读到一篇文章,里面提到,《明朝那些事儿》的作者当年明月,从初二开始就读古籍,并且每天坚持几小时,除了当年高考的时候停下过两个月,其余的日子里,都是雷打不动的持续阅读,终于在多年后,厚积薄发,写出不俗的作品。这是个老套的励志故事,然而感动我的地方有二:第一是可以想见,当年明月……

莲花小赋

莲之韵,在色,在洁,在意。 色如绮霞,洁似新瓷,意若古词。 纤纤瘦骨,独出水而不傲。落落芳姿,静处夏而无躁。绿裙幽幽,焕新生之欢喜。素容淡淡,留清雅之本色。 幽瓣却香尘之媚态,清姿涵静悦之禅意。虚空之灵聚,浮世之清敛,赏之可安心,对之即忘俗。 悦此生,行此世,惜此遇。 来去谁知?一……

活出爱

先看柴静写的关于菩萨的几件事: 一 前两天听家人说件事,有个搞房地产的同志,发了财,修了一个大庙,金光灿灿的,搞了一个落成典礼,架了个大台子,请小沈阳演二人转,四村八乡的同志们都去看。 他特别慷慨,把乡亲们往庙里让,一人发一把香,“来来来”。 人稍一多点,他又不痛快了,“别许太多愿了……

Hope sick , Hope solo

病了。 夏天的感冒总是让你怀疑这个季节有点戏谑。浑身的头疼,有点知痛而不知那里痛;忽然深沉的嗓音,被什么堵着,神秘而磁性;持续的鼻涕,惹的眼泪汪汪,情深意切的;看着满桌的好菜,只能靠嘴知味;脑袋悠远缓缓的走,总是多愁的不知道想什么的时候,这个病不是很好玩了。 有点窃喜。 自虐没有……

我的空中楼阁

读一篇好的散文,如同坐在微风和煦的三月阳光下,暖暖的感觉从心间慢慢荡开,笑弯了嘴角,温柔了双眸;读一篇好的散文,如炎炎夏日收到的一份清爽,触手冰凉,却能让清爽在唇齿间回荡,仿佛那如火的骄阳已经藏匿了它的光芒;读一篇好的散文,如秋日里走在落叶缤纷的大街上,虽然看似凄凉,却有着难以……

我曾伤过一个女孩3次

许多年后的今天,我还会记得那个女孩,我对她的愧疚,或许这辈子都难以释怀,我伤过她3次。   初  中 我读初中二年级的夏天,闷热而漫长。那个中午,我坐在自家开的杂货铺里看店,替换爸妈吃饭。电话铃响了,不耐烦地叫着。我原无意去接,因为家里有个分机,我想肯定是找爸妈的,他们接就是了。……

心有猛犬,请栓链

文/庄雅婷   不加节制的爱是危险的,它会带你去不堪的境地。所以世间才有那么多狗血故事吧,在地摊小报和火车站读物中你都可以看见。不要以为那是虚构的,那往往真实无比,而且你简直不能相信虚构和想象还可以那么低于生活本身。 就 好像我有一个朋友,因为男友的劈腿事件导致多年恋情告吹,她……

“少有人走的路”后半部

《少有人走的路》—— 不是所有书光听名字就知道是我想要的,但我要的一定有我喜欢的名字。 文/杨依拉   这本书没有任何宣传,仅仅以口口相传的方式,得到了众多人的推崇,我一直坚信,大众普遍所爱的,一个高雅,一个低俗,但它们都是真理,只是一个是正面形式,一个是反面教材。 这本书对于我最……

论灵魂的病与美

文/下午百合   与前辈下午茶。是较真的艺术家,性格却少有的平和。话题总是不经意地就谈开去,从《牡丹亭》到毕加索,从艺术到设计,从欧洲小镇到唐宋明清。我们的谈话像蜻蜓在水面点水,随时散开,意犹未尽时又戛然而止。不好的东西最难让我们共赞一个好,他描绘几句我便颔首领会。这期中的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