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Category Archives: 心灵旅途

诗意的生活从懂得善待生活开始

文/邹近夫 初夏之际,无论你有没有注意到,这时的叶子总是特别的鲜绿。 每到夜尽时分,我就格外喜欢听一个电台,尽管不知道她念的是什么,也不知道理为何,她动情所吐露的却绝对是自己的心声。如是以为这就是生活,也不那么害怕独处了,因而喜欢把自己放到一个人烟寂寥的空间里,尽情享受独处……

还来得及做梦,是幸福的事情

文/德叔 我讨厌意识流,我讨厌玩弄文字,我讨厌魔幻,但宝儿喜欢。 “德哥,我做了一个梦……” “哦。” “很奇妙的梦!” “哦。” “我讲给你听吧!” “不忙,给我文字。” “好嘞……”  *** 任何的显现一定有存在的必然性,除非你不信。 我回到一个住宅,应该是在常……

花开,半夏

文/喵小姐 夏日的天黑得很晚,六七点的时候最清凉,最喜欢在这个时候出去走走。 这时的天是红色的,漂亮的火烧云染红了大半个天,余晖洒下的金黄让大地显得温暖宁静。夏日的天空不会是一望无际的湛蓝,没有冬天那么高远,总会有很多云,一团团,一簇簇,云隙里透着蓝,白云姿意游走,聚集又散……

舌尖上的故乡

文/鹦鹉夜阳 不知道在哪里看过这种说法,爱吃豆腐的人,有德,是吃中国的那种豆腐,不是吃女人豆腐的吃豆腐。原因就是,因为爱吃豆腐的人,他能克服贫困,安于质朴,他坚韧,所以有德。这是,我第一次对美食文化产生了兴趣。 第二次,就是看了大家耳熟能详的“舌尖上的中国”。让人感兴趣的不仅……

时光深处的少年,你们还好吗?

文/文懿 微风拂过窗台,拨起淡蓝色的窗帘,窗外绿叶点点,树影阑珊,落入窗明几净的教室。前墙上的文字至今读来振奋人心——“我不怕万人阻挡,只怕自己投降”,后墙上高考倒计时牌已翻到了001,还有同学们后黑板上歪歪扭扭的签名,都替我们记忆这段艰难,漫长,而又短暂的高三时光。 记忆在脑海……

聆听雨声,一年四季

文/琼岛鲸 我喜欢雨,无论是那天街小雨,还是那瓢泼大雨;无论是绵延不绝的春雨,还是粗犷豪放的夏雨;无论是什么样式,什么季节的雨,我都喜欢。她给我的形象和记忆,永远是最完美的。 我喜欢坐在门前,看下雨时那壮丽的美景。有时雨是那根根银线,天神将她洒落人间,大自然拿她装点千山万壑……

我幸灾乐祸的看着自己

文/节舍夫 脑子里住着一对男女,我出生后不久,他们结婚了。老公姓理,性子慢。老婆姓感,性子急。 感性姐见多识广,依靠直觉,迅速对眼前的情况作出反应。但感性姐容易上当,她相信“眼见即为事实”,凭喜好厌恶引导我作出选择。 理性哥有意识通过分析来解决问题和作出决定,他比较谨慎,不……

回忆是有味道的

文/花千树 一 在阳光满地的午后会想起大学期间的盛夏,此时的先生那时的男友躺在草坪上,身边放着一本财管书,我静静的坐在旁边看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怀孕期间每当吃饭的时候便格外想吃小时候的饭,用柴火蒸的馒头,手工的面条,严重时连一粒米也难以下咽;说起大学时光,总会想起那一排排……

从错位的常态中找寻更好的自己

文/郭敏敏 你是否也曾感觉自己的人生有些错位?就像搭错了车一样,好像你并不该属于这份工作、这个人,或者这个城市。 昨晚看了一部印度电影——《午餐盒》:没有印度电影的大鸣大放,没有一言不合就尬舞的桥段,相反,色调灰暗,隐忍又克制。在导演的镜头下,人满为患杂乱不堪的孟买也变得灵动……

没有一场幸福是容易的

文/花千树 一 周末,天气晴好。宝贝在家里四处玩耍,从客厅爬到洗手间门口,指挥着我家先生求抱抱让给按热水器,按完又跑到卧室把衣柜里的衣服一件件给扔出来,扔完后开始吃我给她准备的午餐肉酱面,一把把的抓着吃,期间还要指挥你去给她拿东西,在把吃饭现场搞得无比惨烈之后,先生带他转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