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听是门技术活儿

文/廖超国 自嘲自己不会“说”话的大有人在,但几乎没有人会承认自己不会“听”话。事实上,不会“听”话的人并不比不会“说”话的人少,甚至更为甚之,只是人们不易察觉。不会“说”话的人,显露在外,其一开口人人便能感之,不会“听”的人,隐藏于内,别人难以深入其心。如果自己不甚明了,更难自知自身的短处,便也不会觉察。当最……

摆脱父母的控制吧,不要再追求他们的认可

绝大多数的人都是生活在父母的「阴影」中。 这种阴影的表现形式多种多样。要么是打着“我为你好”的名义实行的道德绑架,要么是用父母的威严强行将自己的意志贯彻于子女身上,要么是将子女当做满足自己各种需要和期待的工具。 几乎百分之八十来找我咨询的来访者都有着和父母相处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归根结底几乎都是那几种情……

万里异国做中餐 ——欧行之五(结束篇)

文/稻田 十几天的欧洲之行结束了,飞机在祖国的上海落地,见到了熟悉的建筑,看到了熟悉的面孔,闻到了熟悉的气息,万米高空,万里飞行,两个世界的转换,竟似在倏忽之间。拖着行李在街道上走着,心里产生一种恍惚感——“旅游的魅力是距离产生的吗?”一个话题跳入我的脑际。 最有说服力的是在异国他乡烹制中餐的经历了。 到……

找到活着的理由,让它滋养你

文/雪漠 有个两年前丧夫的学生告诉我,她很为婆婆难过。因为,她的婆婆一直没从丧子的阴影中走出来,活得很痛苦。短短两年间,婆婆仿佛苍老了十岁,头发都白了,腰椎的问题也日益严重,连路都走不了太远。我那学生很想帮她,却无能为力。为什么呢?因为,她找不到活着的意义,也不相信真理本身。是故,她放不下。 一个放……

不要再做老好人,不要再敏感脆弱|每个人只能为自己负责

人生的许多痛苦主要有两种来源: 一种是不能够承担自己的责任,希望别人对自己的问题负责。比如歇斯底里的母亲对孩子说:如果不是你,我早就和你爸离婚了!愤怒的丈夫对妻子说:我为你放弃了那么好的工作你现在怎么能这样对我?朋友生气的向你抱怨:都是怪你不帮我才让我这次考试没过! 一种是下意识的去承担别人的责任,……

既见君子 云胡不喜

作者:金庸茶馆-凌霜华 在我小时候,我爸爸常常开玩笑说一句话:要在西方,男孩子都会想做个牛仔;那在中国呢,应该每个男孩子都有个武侠梦。虽然这话他现在早忘了,就算我提起来,他也不承认了,但依旧不能阻碍当时家里一书柜的武侠小说差点耽误了我哥的中考,也大大提早了我离开家独立的时间——为了隔绝我们偷书看,我妈……

禅念一心,佛我两忘,三生万物

1. 这个秋天的金色和银杏相干 之 禅念一心 银杏叶子将黄的时候,秋天已经深了。 既然银杏叶那么美,让我们去感受古城长安周边的银杏之美吧。 西安古观音禅寺典故比较大,跟泾河龙王被斩有关,李世民心里歉意满满,又无法释怀,避免被索命和晚上睡不着,就建了这个禅寺超度那条自作死的小龙。于是在山边禅寺建了龙王殿,李……

药山禅缘

文/子轼 好久没有接到子轩的电话了,说完正事后他顿了顿,似乎是略有所思地问我“你怎么能在庙里待得住呢?”我笑了,对他说“你来了就知道了。” 是啊,来了,就知道了。 我来药山缘于一场梦。原本是准备回国后去天台山小住的,航班是晚上11点50分。那天下午,收拾完行李后Cherry和Poppy也不在身边,我就睡了一会儿。睡梦中……

如果可以,请做自己的心理医生

文/熊雨凡 后台曾经收到留言说,自己好像是一个特别容易感到担忧的人。每天都会对生活中各种各样的事情产生忧虑:出了门怕门没锁,到公司怕和同事处不好关系被排挤,老板叫自己时就会担心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事,晚上睡前又忍不住担心自己的财务状况。Ta说自己总觉得糟糕的事情有可能会发生。这种感受长久地伴随着Ta,虽然Ta……

犹太的面孔——欧行之三

文/稻田 在我的意识里,犹太人的面孔是飘忽和零碎的,唯一清晰完整的是,他们被纳粹当作囚犯拍摄的照片,呆滞而没有悲伤,恍惚却不见惊恐;此外就是聪明、富有、吝啬等的传说,但因为是传说,面孔就更是飘忽和零碎。 这是我接受妻子和女儿的撺掇,跨出国门的主要理由,我要试着去看看犹太人的面孔,哪怕多一点认识。 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