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Category Archives: 心灵旅途

困住的灵物

文/读博在四方 本属于夏天夜晚大自然的灵物,却因为门窗开了五指宽的缝隙,误入了这一隅焦灼的空间。里面的空气很躁动,气温高了许多,连原来灵活的腿脚都莫名地会感到战栗。 为躲避豆粒大的雨滴,冒冒失失地飞进来了,以为这里是避难的天堂。细观四处,一片漆黑里,待机电脑的指示灯持续闪烁……

千方百计的三百六十五天

文/一小点 时间总是太长,长到你想念了一个人千万遍他还是没能回到你身边,梦醒了无数次天还没亮,一遍遍地看手机还是没等到你期待的那个消息; 时间总是太短,短到还没想好周末怎么过可明天就是周一,短到以为自己还是谈情说爱的年纪可身边的同龄人却已经抱起了二胎,短到恍恍惚惚就又这么走过了365……

燃烧的余烬

文/潘志峰 Max Richter—《Embers》 一个本该明媚的上午,天空阴沉着,我走过那条熟悉的街道,坐上一辆车,在轻微的颠簸中出发了,就像这首曲子,只有很小旋律起伏。 虽然起伏不明显,但并不妨碍曲式的前进,就像这辆车,不管颠簸与否,都会带着我驶向远方。它不会因为我而停下,我也不会因为没有它而……

寂寞总是明码标价,孤独却廉价的随时随地

有朋友问孤独和寂寞的区别,我说我年轻时矫情,写过一句话:“寂寞可以读懂,孤独无法注解”,文艺范满满。 想说的无非是,寂寞这个东西,除了你,总有人可以了解,可以懂你;真到了孤独,不仅旁人无法理解,连你自己多半都不晓得为什么孤独。 01 这是一个信息俯拾即得的时代,甚至信息不管你需要不需……

谁来为我的情绪买单?

文/齐婷 我怀疑自己得了抑郁症,真的,可能还不算严重。 不知道怎么跟别人说,也找不到合适的人说。说了又能怎样?没人能理解,还觉得是矫情! 什么时候开始的,也无从得知,只记得从某一天开始,不想跟人讲话,满脑子是人生没意思,想逃离,却对前路感到一片迷茫。每天反复思考的是要从头开始人生,……

欢迎光临,我的27

文/一小点 人说,林深时见鹿,海蓝时见鲸,梦醒时见你,不好意思了,一觉醒来本人不在林深处,不在碧海蓝天下,我的身边也依旧没有那个“你”,只是从26岁睡到了27岁,听起来的确有那么点悲怆感,但还好,毕竟我可以确定的是,自己安然无恙的度过了26个完整的自己,没缺胳膊少腿,没疯没傻,虽然偶尔有……

而立之年为什么而焦虑

文/文昌 冬天来了,天也开始凉了。沉寂了近一年的秋裤,又开始派上了用场。贴心的小物件总是那样,不一定华丽昂贵,但能驱寒暖心。中年大叔不离手的保温杯也大体如此,枸杞不一定要有,不过小心翼翼吹着的热气,滋啦的吸着热水的样子,满是岁月历练之下的温厚。人到中年,慢慢的要从偶像派的风格,转……

别离之地是故乡,回望之愁是乡愁

作者:稻田 王陂河是一条普通的小溪,依着不高的山丘悠悠地流淌,却流进了我的生命之河里。 那是我十岁左右的一个阴雨天,我与家人一道坐着堆满家具的带篷卡车,“下放”到离河不远的工人居住区。从楼房到平房,推门便是大地,转角便是山野和田畦,三个岁数相差无几的兄弟便像被放生一样,四处撒野起来……

爱,可以天长地久

文/红色蒲公英 昨天,是我第三遍看龙应台的新作《天长地久》。读着读着,我突然恍然大悟:能天长地久的,并不是时间,而是爱,是亲情。这种天长地久,是把暂时片刻当作天长地久,给予所有短暂的团聚以永恒的对待。 所有父母,并不是天生就是当父母的,人生也不提前开设这门课。你看不见天真烂漫的小……

与其烟雨暗千家,不如赏尽眼前花

文/黄震 少年时代曾经一度超级喜欢苏轼的那首《望江南.超然台作》。“春未老,风细柳斜斜。试上超然台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烟雨暗千家。寒食后,酒醒却咨嗟。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和很多人钟情“诗酒趁年华”这个名句不同,我更喜欢“烟雨暗千家”这句。少年的时候一边念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