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Category Archives: 温情故事

那些年,四海升平

文/不二飞 http://dangran.me   1. 有时候,我会突然记不起很多事情。 我记不起15岁时喜欢过什么样子的女孩,记不起在18岁时做过什么出格的举动,甚至我会记不起在20岁时有过什么惊心动魄的梦想。 那些想来原本应该让人面红耳赤的所谓的青葱记忆,根本不需要一个转身的动作就已经被时光漂白撕碎……

申城的故事

文/祭酒青词 上海,人称魔都。我在这里已有一年多的岁月。 2012 年的上半年我一直在上海与武汉来回奔波,导师责怪我毕业设计很随意没有用心,我的心里却担心着我手上几万块钱的单子,宿舍也有大半年的光景不曾回去,在室友的无端排挤下我只能无声无息的呆在宿舍里不上网不说话,使命地做设计,在短时……

饱洗澡,饿剃头

文/小杨 (一) 前段时间一双运动鞋坏掉了,想起每天上下班都要经过的一个修鞋摊,便拿去“照顾”一下生意。修鞋的是位老大爷,头发大部分都白了,皮肤黝黑,一看便像是历经沧桑的人。如果你见过海明威的画像,我想,你可以把这位老大爷想象成海老走失在异国他乡,失散N年的亲兄弟。 老大爷家乡河南,……

北京遇不遇见西雅图

风过蔷薇推荐。 最近我看了两篇观点相左的文章:《北京遇不见西雅图》和《世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最初读的是后者,从字里行间捕捉到了浓浓的温情和淡淡的感动,当时觉得在愈发现实的尘世中,能有这样一篇如璀璨宝珠般流光溢彩的文章辉映着人们日益干涸的内心,的确是不可多得的佳作。可是,……

古人更会开Party

文/越楚 日前参加朋友的一个生日Party,席间有朋友问我:古人是如何开Party的?我说:中国古人的Party,虽受当时条件的限制显得原始古朴,但大多比现代人的Party更有文化内涵,尤其是古代文人的Party,相当于现在作家、书画家的各类“笔会”。其中最风光的一次Party,无疑是由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做东”……

我不能保留你的波浪

by:夏一慕/投稿   我不能保留你的波浪, 堤岸对河流说。 我只能保留你的足迹, 印在我心底。 ——泰戈尔   回去的路,总是在无比漫长的铁轨线上拖沓得无休无止。 腊月二十七的江城,早已湿冷寒气逼人。这是第一次坐动车回襄樊,哦,不对,襄樊都不复存在,该改口“襄阳”了。而每次这么称呼时……

一句好话

文/张晓风 小时候过年,大人总要我们说吉祥话,但碌碌半生,竟有一天我也要教自己的孩子说吉祥话了,才蓦然警觉这世间好话是真有的,令人思之不尽,但却不是"升官""发财""添丁"这一类的,好话是什么呢?冬夜的晚上,从爆白果的馨香里,我有一句没一句的想起来了。 1.  你们爱吃肥肉?还是瘦肉? 讲故……

那些老师们

文/荷叶 有一天,想起我的那些老师们,才发现,这些年就这么过去了。 不后悔 初一初二的时候,班主任李老师教地理。和其他的教语数英的班主任不一样的是,我们一周只有两次地理课,加上星期一的班会。我们和他的接触并不多。尽管如此,他成了我记忆中最深刻的第一个班主任,那个时候,他在班会课上,……

离别的车站

文/xiuloveshow 头天下午,他嚷嚷着要给我煮吃的。鱼、猪肚、腊肉、香肠…,家里看的见看不见的吃食他都想全部往我袋子里装,那时他的表情很淡然,脸部没有荡漾起一点儿不舍的涟漪。 第二天早上,早早的起床给我准备早饭。第一次送女儿出远门,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特别的亢奋,有些兴奋有些忧愁。渐……

年味儿,人味儿

神龙摆尾,蛇年大吉。 鼓角梅花添一部,五更欢笑拜新年。 过年了过年了!普通青年开始放鞭炮串亲戚,文艺青年开始吟诗作对写春联,苦逼青年还在上班独自思念在路上。回家,不需要理由,回家过年,更不需要理由,因为有父母的地方才能称得上“家”! 这此分享两篇关于“年味儿”的文章,祝我的朋友们在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