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Category Archives: 温情故事

七夕神话乱谈

文/读博在四方 一簪划天堑,先想象这样一个场景:说时迟那时快,眼看后面那位挑着扁担、带着儿女、披着牛皮的人快赶上了,往天宫瑶池飞翔的王母娘娘顺手从发髻拔下簪子,猛地往身后大幅一划,霎时间九天之上一条天河横亘,隔断了人间与仙界的一段姻缘。 有意思的是,很少有人问这天河长什么样……

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

文/郭敏敏 果子: 又是一年大暑将至,和两年前你出生时的那个夏天相比,此时的烟台格外清凉。人们常说,有了孩子以后才发现岁月是神偷,是啊,一转眼明天就是你的2岁生日。 此时的你,一边快乐的奔跑一边发出杠铃般的笑声。很多在你刚出生那会儿见过你的长辈,最近见到你时都会发出啧啧的……

我没有温柔,唯独勇

文/奶茶不太甜 我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这件事情已经过去9年,这9年里我继续读书,不断考试,找到工作又接二连三调整部门适应,被各种敲打摆正位置,进入生活。偶尔生病,头疼腿疼肚子疼,总之被各种事情裹挟,自卑心不断被唤醒乃至发展壮大至令人窒息,瑟缩不前的平庸面目,让人时生绝望。若不是……

《咖啡未冷前》| 如果,可以穿越时空

文/苏瑾七 穿越时空的电影,看过的也不少,比较经典的是《蝴蝶效应》这种,视觉、逻辑、心灵都很受震撼。不过,今天要聊的这部日本的时空穿越片,却满满的都是温情。 有时候不禁感叹,自己是不是老了,所以总喜欢看些温情的东西。 和好的电影相遇,也是一种缘分吧,同一部电影,不同的人看……

曲溪潘女士

文/安素 不知何时起,我与潘女士的话越来越少。 1972年是一个多事之秋,陈毅、徐冰等人逝世,中国与日本建交,潘女士出生在一个叫曲溪的江南小村里。 随着京杭大运河的水流声,随着大大小小的渔船声,潘女士一天天的长大。哦!对了,潘女士还有个哥哥,听她讲的零碎记忆,我才知道她曾经那……

仪式是生命的标记

文/德叔 01 端午快到的时候,我一定能收到张老师送来的香包和粽子。 香包是那种小小的一元硬币大小的,是张老师的母亲自己缝制的,现在说起来也八十多的老人了。粽子却是张老师爱人的杰作。 张老师的爱人是浙江的,每年都会做粽子,箬竹的叶子,包的紧致俏道,香气四溢,连第一次吃到肉……

十年时光,平平淡淡,又足够的妙趣横生

文/花千树 无意间打开扣扣,发现有条推送是四年前的今天。猛然有种把时光硬生生拉出来的生拽感,那些繁复复杂的情感,那些琐琐碎碎的纠葛和淡淡的期待,一下子就铺开在你面前了。物非人是,不禁唏嘘,喔,我们已经认识十年了。 09年的冬天还是大一,在那个不怕冷的年纪,大家穿着单薄的衣服,……

天长地久:致老贺,我亲爱的女朋友

文/郭敏 去年的8月,LY同学送给我一本龙应台的《天长地久》。我在书的扉页上慢慢写下一句: 这是她送给母亲美君的书,却勾起了我的愧疚和遗憾。 封面上的四个字——天长地久,采自王羲之的《兰亭集序》,这是我未曾见过的。第一章是那篇著名的《女朋友》:上一代不会倾吐,下一代无心体会,生……

春花已落,夏叶未老

文/奶茶不太甜 又是新的一年到了。是的,大家都在说新年快乐。 “我也当然愿你快乐。但更重要的是,在你难过的时候,你知道你可以把泪埋在我的怀抱。愿我们有笑有泪的走下去,走到人生黄昏处,去看那场落日。”母女之间,如果也能做到这样一定美好万分。毕竟,母女间的这份率真纯粹,朴实真挚,……

佛系姑娘的二三事

文/落微 1.外公 外公今年八十来岁了。 他在迅速衰老,老到,分不清站在面前的人是女儿还是孙女,记不清我是在上学还是上班,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吃午饭有没有洗脸,甚至开始分不清此时是白昼还是黑夜。 外公几乎吞不下硬食了,只得把粥熬得稀烂,将肉做成末儿,亦或是蒸得烂熟,一勺一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