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Category Archives: 温情故事

我们为什么怕父母

文/咸泡饭 小时候是害怕,因为犯了错,被父母知道了,会挨揍。 母亲很少揍我们,她舍不得。只有一次打得严重,是在夏天,我和弟弟,还有几个堂兄一起在池塘里洗澡。母亲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摸近池塘边,我们正在水里玩得带劲,她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岸边,挥起细长的树枝就朝我们抽过来。那是真的抽……

落入凡间的小天使——写给满14岁的女儿

  文/映山红 03年9月28日这一天晴空万里,祥云笼罩大地,孔子的诞生日。在湖北一个农场医院,一个重六斤长50厘米的小天使-我的女儿降生了。那天离国庆还有三天,你感应到LI爸爸已经坐上从深圳开往武汉的火车,就在当晚你开始挥舞着小拳头,让我有见红的反映,妈妈27日上午住到医院。 外婆帮你做……

夜探鬼市:一个天黑开市,天亮即散的地方

文/稻田 好奇心驱使,便有了逛鬼市的兴趣和行动。 地点在千年瓷都景德镇。 行前叮嘱和物品的准备已经在积蓄鬼市的神秘:“不要随便问价......一毛等于十块,一块等于一百块......走路时小心,别踩坏了古董......”孩子半真半假地说着,虽是有玩笑的成分,心里也难免自警,觉着不能像往常的旅行那样放松……

命运是你面对人生的方式

青梅花尽落,黄蝶过梦溪 文/吴紫微 *小花* “小花”是一株三角梅。 他依稀记得自己的妈妈是一株好漂亮、好漂亮的树,听园艺的给人讲,妈妈是纯正的巴西品种。移栽到广州的苗圃里时,差点丢了性命。其实那时候妈妈也很单薄,也就是一支略茁壮的枝丫罢了。 和妈妈一起来的兄弟姐妹,大多数夭折了。其实广……

一锅白酒酿

文/谢慧敏 今天早上,收拾着东西去母亲家,女儿从里间蹿了出来,嚷嚷道:“妈妈,你这回千万千万不要从外婆家带东西了,我都吃怕了。”强调的语气让我发笑。 刚刚不久,我从母亲家里回来,照例拎回了一堆推辞不掉的食物,其中份量最重的是白酒酿,足足有一大锅,这是我们的地方小吃,由于制作程序较麻……

人心中要有自己的早晨

文/兑泽 有一年冬天,我在戈壁滩的一个小镇上班,风成日成夜的刮着,总觉得在风里有个女人在哭,纷纷扬扬的雪不知年月的下着,我们几个年轻姑娘成日在基地的院子里出出进进,四周很寂静,远远近近听不见说话的声音,走路的声音也听不见 ,每棵树都睡着了,叶子在秋天都死完了,更不用说花草了,早早……

咖啡的黑 牛奶的白

文/金带鱼 咖啡的黑 牛奶的白(上) 序幕没有拉开,指挥就说再见 微笑没有启齿,眼泪就打湿衣衫 厮守没有开始,爱人就远走他乡 ——from 张嘉佳 距高考100天起,每天三杯咖啡。早上五点半起床,一杯浓咖啡,浓浓的香沁透了整个黎明。中午一点半午休后,一杯浓咖啡,热气氤氲了教室的玻璃窗。晚上八点晚……

活在人生的不同阶段

文/栩 这次暑假回老家,见到邻居家已经过门的妹姐了。 妹姐年长我十岁,算是一起长大的吧。因她哥哥名字里带哲,她便被叫哲妹,而我们小几岁的都叫她哲妹姐,后来,叫剩下俩字,妹姐。 这次她回娘家怀里还抱着几个月大的婴儿,妹姐三十出头才被家里强着去相亲的,算起来也算高龄产妇。自从我外出上大……

爱情,对于男女而言,都是一个假命题

文/张莹莹 再次见到大佑的时候了,已经是3年后了。 我们都已沧桑,在各自的行业里不声不响的活着。 年轻时候的大佑是我们学校的风云人物。 那个年代,林大还未像现在这样熙熙攘攘,大学生都还算比较金贵,大家顶着劲儿的考到大学,见着了打扮入时的妹子,见着了私下传递的小黄书,荷尔蒙是高度喷张的……

母亲你真伟大

文/Olia Wang 老妈的名字特别美,那年周董专辑《叶惠美》横空出世,我就一直心里痒痒。等我长大了,一定自己搞个农场,种向日葵,种玫瑰,种一切我能想到的花花草草,做成精油,就叫“冷素兰”。 我今年30岁,在办公室的格子间里,黑天白夜踩着缝纫机。我妈抬头不解道,你啥时候还学缝纫了? 我抬头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