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Category Archives: 情感小站

得未曾有

文/奶茶不太甜 再见到我们导师时,已经是五年后了。 她来交大开会,说还是见一见吧,每次来西安,都想到你。我在微信里回,好啊,我也很期待见到老师呢。 可这五年间,我很少联系老师,起初过年时还发祝福信息,后来竟也忘了。或许是觉得老师学生太多,不缺这么一个不起眼的我吧。况且这些……

人生若只如初见

文/奶茶不太甜 北京太冷了! 下了高铁,几乎所有人都裹紧了本就扣得严实的羽绒衣,戴上帽子又懊恼自己无处安放的双手。明明是带着任务的公差,我却硬要吹牛说,不过是去故宫看场雪景。还没看雪,自己先被冻僵。 北京已经下过一场雪了,路边残留着斑白的小小印记,车子穿过栉次鳞比的高楼大……

祝谁的生日快乐

文/德鲁伊 现在的天儿,异乎寻常的冷,烟雨凄迷的。长安烟雨,在春天那是美的不要不要的事情。秋天里绵绵细雨微风丝丝,就有点悲秋。 我有一个朋友,做茶叶相关,及文玩字画的,估摸着有十几年的关系了。 逢我生日的时候,他总是会给我寄些礼,生日这东西,记得起的人,是你想他记得起的,……

七夕 · 情之所衷

要找到自己的情之所衷,将其凝练成手上的功夫,心头的定力,是我们对抗时间,对抗时代的不二法门。 从心头喜欢,到手头功夫,是一条漫长的征途。它是枯燥重复,它是刻意训练,它是极辛苦的抵达。但有什么办法,世间好东西,都在行动中捡拾,靠想是想不出来的。 我们做喜欢的事,谈好的恋爱,……

铁树友情

文/一小点 “喜光,喜温暖。不耐严寒,生长缓慢,10余年以上的植株可开花,且不易看到开花,固有“千年铁树开花”的说法。这是百度里对植物铁树的一段介绍,要是用一种植物来比喻友情,想必它也甚是贴切,至少在我看来如此。 人的这一生其实是一个不断筛选的过程,友情亦是如此。 孩提时,我……

我们从相遇时就开始告别

文/曾鑫林 一阵微风吹过,传来淡淡花香,飘落几片树叶,于是我知道清风你曾来过,我想追寻你的脚步,花香和落叶告诉我你已走过…… 风起云涌,日升月落,我走过春夏秋冬。花开叶落,这天地不曾变过,为何千万年的时光却已灰飞烟灭? 忘川之上我想与那流水告别,流水淙淙,甘甜清冽。水向东流……

晚灯点四月

文/听胥 最美的人间,有人说是四月天。夏夜有星空,蝉鸣伴灯明。和其他月份没俩样,四月的夜晚,散落着很多怅然若失,堆积着无数无可奈何,也有发着光的少年后会有期,情侣的来日方长。 四月的温度在许多地方已经有了一股一股的热浪。夜间,熟睡的小孩会踢开被子,撩起衣服,窗外的月光晾在小……

谢谢你,爱着你

文/郭敏敏 老贺: 昨天回家的路上,瞥见十字路口悬挂的母亲节促销广告,哦,原来明天就是母亲节了。道路两旁的街景、树木和行人在后视镜里呼啸而过,脑子里缓缓飞进来许多画面,如光如影,一帧一帧播放着这么多年来我眼中的你。 妈,想单独为你记录些东西。 如果这是一封信的话,我想我……

爱情的面目是什么,《霍乱时期的爱情》告诉你真相

文/谢慧敏 加西亚•马尔克斯最负名望的作品是《百年孤独》,然而我更喜欢《霍乱时期的爱情故事》,据说这部作品被认为是最伟大的爱情作品,我以为伟大的是时间。 鸡皮鹤发的阿里萨告诉鸡皮鹤发的费尔米娜是“五十一年七个月零十一天。”这是他爱费尔米娜的时间。年少时那不经意的一眼是阿里萨的……

疫情下的失业失恋大龄女青年

文/陈玫瑰 2020年3月17日,我被裁员了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被裁员。 天啊,我30岁就开始了就业危机吗? 我立马给小姚打电话,痛斥了这家公司惨无人道,真是一家很糟糕的公司。 小姚安慰我说:“你可以借这个机会想想,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我认认真真地想了几天 我开始投简历,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