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Category Archives: 思维乐趣

怎样有效处理多任务?

文/xiaolai 总是有人振振有词地说,“一次只做一件事!” 人究竟能不能多任务呢? 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这样简单的一个问题竟然会引起那么多的争论呢?更奇怪的是,为什么有很多学者居然一本正经地得出“人不可能多任务”的结论呢? 因为事实明显是:“每一天,我们都要同时做很多事情……”。 最奇怪的是,有……

[推荐]丰子恺的散文:《渐》

使人生圆滑进行的微妙要素,莫如“渐”;造物主骗人的手段,也莫如“渐”。在不知不觉之中,天真烂漫的孩子“渐渐”变成野心勃勃的青年;慷慨豪侠的青年“渐渐”变成冷酷的成人;血气旺盛的成人“渐渐”变成顽固的老头子。因为其变更是渐进的,一年年、一日日地、一分分、一秒秒地渐进,犹如从斜度极缓的长远的……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文/荷叶 午饭后,看完学生的篮球比赛,回宿舍看了一部电影,《Life of Pi》。一口气看完,没落下一个镜头。 电影的前半部分给我的感觉很宁静。那个家庭很特别,母亲鼓励信仰宗教,父亲却相信科学,在父亲的眼里,理性的思考才是重要的,他一直在提醒自己的孩子和宗教保持距离,不要被宗教欺骗和愚弄……

为什么我们对平凡的人生深怀恐惧?

文/梁晓声 如果在三十岁以前,最迟在三十五岁以前,我还不能使自己脱离平凡,那么我就自杀。” “可什么又是不平凡呢?” “比如所有那些成功人士。” “具体说来。” “就是,起码要有自己的房、自己的车,起码要成为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人吧?还起码要有一笔数目可观的存款吧?” “要有什么样的房,要有什么样……

我看国学

这是思维的乐趣。 文/王小波 我现在四十多岁了,师长还健在,所以依然是晚生。当年读研究生时,老师对我说,你国学底子不行,我就发了一回愤,从《四书》到二程、朱子乱看了一通。我读书是从小说读起,然后读四书;做人是从知青做起,然后做学生。这样的次序想来是有问题。虽然如此,看古书时还是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