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Category Archives: 思维乐趣

直觉,其实是一种神奇的心理赋能

文/廖超国 相信你一定有这样的体验,初识一个人,就感觉这个人可交,后来就真成了朋友。同样的情景,新来一同事,说不出所以然,就觉得这人说不到一块。后来的情况证实,怎么弄跟这人都难走近。或者,来到一个新环境,你只嗅了嗅就能感到有什么不对劲,脑际生出立马离开的念头。果然,你刚走开……

打破执著

文/一叶落 执著的性格和精神常作为一种品质被人称赞,而佛家的“破执”却是常人难以领悟的智慧。做一件事情可这样也可那样,却非这样不可,就是执著。 自己当年为了评高级职称不顾身体劳顿,去进修更高学历,中途累倒住院,就是一种愚昧的执著,因为这个职称不是非评不可。后来病好后摆正了心态……

自救,就是最大的自由

文/熊培云 上大学的时候,宿舍里有位博闻强记的同学,我们经常互问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当年曾经认真讨论且印象最深的一个问题是:如果让你牺牲,全人类就可以过上美好的生活,你愿不愿意去死? 记得我们都给出了肯定的回答——“我愿意!”这是一个很具八十年代理想主义风格的回答。 如果人类……

这才是青春有趣的模样

文/朱光潜 1、在年轻时培养读书的兴趣 凡人越老越麻木,你现在已比不上三五岁的小孩子那样好奇、那样兴味淋漓了。你长大一岁,你感觉兴味的锐敏力便须迟钝一分。 你如果在读书中寻出一种趣味,你将来抵抗引诱的能力比别人定要大些。这种兴趣你现在不能寻出,将来也永不会寻出的。……兴……

如果明知要失去,你会害怕拥有吗?

文/豆蔻rainy 科幻的世界里,长篇一直占据着主战场。阿西莫夫和克拉克的不少短篇,都颇显功力,但真正让他们成为三巨头的,只有长篇(《基地系列》、《银河帝国系列》、《2001太空漫游》……) 比如刘慈欣十几年前在《科幻世界》刚出道时,不少短篇都很惊艳(《带上她的眼睛》、《地火》、《流……

聪明与精明

文/廖超国 世界上有些事就是这么吊诡,人人都希望自己聪明,谁若被人视为愚蠢,一千个不乐意。但一个人若被人称之为精明,却并不是什么好事,除了别人在与其交往过程中格外扫兴外,他自己也不会觉得荣耀,甚至反感。聪明与精明,仅一字之差,为什么会有如此不同反差呢?细想开来,这里头还真藏有……

关于善,关键是:你想不想

文/金鱼的水 这里有几个关于善的小故事。 第一个。有一个莽撞的小和尚,不小心撞坏了老和尚最喜爱也最下功夫的一盆兰花。小和尚惶恐不安,而老和尚并未责怪他,还安慰他说,自己养花不是为了生气。 第二个。一只南迁越冬的大雁因翅膀受伤脱离了队伍,掉到了老人住所的旁边。善良的老人担心……

聪明往往是方法论层面的机巧,智慧则往往是世界观的高超

我们常能看到聪明的人,却很少遇到智慧的人。因为聪明可以习得,而智慧则需要开悟。 ▼ 就如日本画家东山魁夷,在经历那一场硝烟前,他从未觉得远处的山林,是如此的平静和美丽,在那之后,他像是突然开悟了般,从此看世界的方式变得不一样。可见智慧开悟可能就是一瞬间之事。 智慧的人给我……

没事多看书,人穷多挣钱

文/丁忆坤 01 周末在家带孩子,抽空也能翻几页书,读的书不需要太集中注意力,也不用动脑筋,我把戴尔.卡耐基的《人性的弱点》读完了。 这本书买回很久了,我一直认为这种畅销书可读可不读,当时也是凑单买的,偶尔翻个几十页,这个周末一口气读完了,居然让我有了意外的收获。 网络上……

你总需要一扇窗

文/德鲁伊 我八成有幽闭恐惧症,没有窗户的房间我呆不得,这可能是年轻时差旅过多作下的病。 窗户有时候是个风景,你可以朝外看或朝里窥;有时候是个工具,可以透透风、接纳些阳光;有时候什么都不是,关乎审美、单纯装饰,让你不别扭;至于偶尔紧急了,破窗而入或凭窗出入,那还是少见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