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Category Archives: 人生百态

万物皆有时——小城流年

文/小涛 九十年代的巨鹿,到处是摆摊的,卖磁带,光盘VCD的,卖衣服的,修自行车,打烧饼,修鞋的,开饭店的…… 序 在很小的时候,城里有个长辈给我讲过一个故事,古时候的巨鹿城是被一个龟神仙保护着,巨鹿有一圈古老的城墙,城墙有六道门,北门为龟首,南门为龟尾,东西各两门为龟足。城内由四条街……

“葱花炒蛋”的觉悟

文/稻田 人的世界是由眼睛决定的。夜幕笼罩的两排宿舍,以及黑色的山影,就是知青们的世界,而更明晰的世界其实只有煤油灯光摊开的那一小块。 山坡下两条灯柱摇晃着扫来,伴着发动机的嘶叫,这是运板材的汽车来了。于是,照例已经睡着的厨房便又有了灯光和锅勺相碰的响动。不久,带队干部的房间便传……

不去“复读”别人的人生,不去过“二手生活”

文/德鲁伊 我一直觉得真实的生活比文学作品有趣,也灵异的多。为此,我编不出故事。我经常去搜集别人的故事,于是我看到太多的有趣和不同。 但这个世界自从被网络接管,与网络世界的博弈从来没有消停过,看现在的战况,人类似乎必输无疑。 当你焦虑一些想法的时候,按照老人的说法,就是事情已经很严……

为什么受委屈的总是你?

1. 在生活中你会经常见到这么一类人,甚至你自己都是其中之一: 他们在任何的人际关系中,都特别擅长令别人感觉到舒服; 如果被别人欺负了,他们也只会委曲求全,从不敢表达自己的攻击性; 受了委屈,也从不敢表达,只能自己一个人默默忍受; 他们很渴望能够拥有平等的、被别人尊重、不被攻击的人际……

被现实逼迫的无奈和倔强

文/读博在四方 儿子的电话来了,问他是不是下班了。他说刚从村口的厂子里走回来,正收拾锄头和镰刀,准备去玉米地里锄草。 儿子说我妈呢?他说你妈在地里等着呢。 几秒的小沉默,他说没事就挂啦,然后就挂了。前后不到58秒。绝大多数的情况下,跟儿子的对话就这么短。 他也很少想着多问,问了也不了……

中年眼中的秋天

文/史先慧 如同评价一个人,你不能武断地说他是好是坏,喜欢或讨厌,因为人是复杂的、多面的、变化的。有优点,有缺点,有可爱之处,亦有可恶之点。这是真实的人。张岱言:“人无癖不可与之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之交,以其无真气也。”疵癖不掩,真实得可爱。 季节亦然。存在即合理,四季皆……

好心态的根源是你知道时间终将过去

文/立夏 01 每个人都知道“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特别淡定的面对所有事。我也不行,但是慢慢在学着行。 生活中的顺利和快乐总是短暂的,长久的时间是耗在等待下一次顺利和快乐的顶点到达之前的过程中。我们近期的生活就是如此。 在Charles先生的公职律师证没完全办成职业律师证之……

原谅寂寞犯的错,享受孤独的感觉

文/德鲁伊 李宗盛说“时间偷光了他的选择”,然后“越过了山丘,依然无人等候”,喋喋不休,却让想听的人听不到,于是硬生生变成了一首歌。 *** 前些日子,群里说得上的大神,一股脑的对外声称不是“95后”就是“00后”,搞得我差点以为进错了群。为了环境和谐,情境平衡,我只好一再声称自己年近八旬,我在……

优雅的老去并没什么不好

 文/廖超国 人生的绚丽,在于她像自然界一样有四季。不仅有如春光一般美好的天真童年和像夏季一样茂盛的激情青年,而且还有像秋色一样灿烂的成熟中年,更有如冬日一般圣洁的天伦老年。生活的美好,在于她既有阳光明媚、清新无比的早晨,更有夕阳无限、霞光万丈的黄昏。 人生如四季,缺少哪一季都不完……

不完美小孩

文/一小点 四季中最喜欢秋天,尤是深秋,她仿佛一双神奇的大手,抚去了夏的躁动不安,也抵挡着寒冬的凛冽。 秋天亦是个多风多雨的季节,一场接一场的秋雨努力压制着仍“贼心不死”的炎夏,让人的情绪容易变得阴郁和沉闷,想必古时诸多如李清照的“凄凄惨惨戚戚”的诗词歌赋大抵出自秋季所感吧。 上学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