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Archives

拿脚步测量城市(杭州、苏州、上海、西安)

文/德鲁伊 五天三地,回到西安。 总是过上几年,会有那么一半次的机会,快速、奔波、辗转在几个城市,时间很短。因为是几天中的比较,反而触动更深。 ***第一站,杭州。*** 杭州曾经是我很熟悉的城市,那时候觉得杭州发展的没有规划似的。这两年东南方向,再过两年转北,开始的没什么征兆,发展的也……

寂寞后,孤独总是好的

文|德鲁伊 没谁的寂寞是属于自己的,没谁的孤独是属于别人的。 *** 因着出了几本书,都是关于孤独主题的,于是德叔经常会被问到: “德叔,你孤独么?” “德叔,你寂寞么?” “德叔,你说孤独和寂寞有什么区别啊!” 孤独是不值得炫耀的,寂寞总是可以消灭的。德叔不孤独也不寂寞,德叔就是德叔。 *** 寂……

我的梦想不需要你实现

文/德鲁伊 很多人问我教育孩子的理念,我说很简单:我的梦想不需要他实现! *** 我一直有一个梦想,就是会演奏乐器。 从小倒是各类歌咏比赛都参加,后边不知怎么的就五音不全了,但对音乐很痴迷。中学时候,脑海里一直有一个画面,白色衬衣、洗到略透明、皱皱巴巴稍显大、松松的挽到上臂,一双夹脚的……

本来就该是你

文/德鲁伊 冬天很漫长,春天很短暂。 刚捱过冬天,进入春天,周边的朋友却都声称抑郁了。基本是“新的一天,新的难过;新的一年,旧的焦虑。”。 冬天里,万物世界都蛰伏着,天下大同,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到了春天,一阵春雨,次第花开,万物喧闹起来,显得自己寂然而了无生趣,于是都开始抑郁了。 ……

教养也是一种能力

一个人的教养,在他独处和聚会时无比清晰。---题记 文/德鲁伊 中国人逢个节日,聚会是少不了的。既是例行公事,也是其乐融融。虽然耗时费力,但也属于节日仪式感的组成部分。 今年各类聚会,我什么都不服,就服熊孩子。上了小学的孩子,饭桌上上手抓菜、爱吃的独占、对着爷爷奶奶不尊重、对着父母打……

特别远,非常近

文/德鲁伊 关于秃顶这件事,我的解决方案是光头,朋友们开玩笑说,以油腻中年标配之一的“秃顶”论,我大约三十多就“油腻”的有形有款了。 或许是遗传的原因,我是对秃顶这事一点都不焦虑,甚至开玩笑说:是因为我一直在奔跑,跑赢了时光,也就把头发甩在了脑后。 其实斟酌起来岁月无情、岁数见长,倒不……

即将过期的药、食物、人生

文/德鲁伊 药是一个有备无患的玩意儿,大约现在家庭里,药箱总是满满当当,各类的准备,抵不了真病了时的慌乱。 前几日,嗓子闹事,扛了几天抗不住了,翻箱倒柜找消炎药。加了一倍量,和水吞下,大睡一场。次日见好,倍量疗法见效。 下午回来,我妈问,你吃消炎药了?吃了啊,怎么? 你也不看看,过……

你的抑郁,旁观的人生

文/德鲁伊 冬天缓缓的行进着,不紧不慢,坚定而不犹豫。冬天是个不犹豫的季节,于是我们总是能感知她的力量。 人因为得意忘形,总是干着与自然相悖的事情,或者说欺软怕硬,看着大自然强硬了,自己就怂了,不是躲起来就是认命的硬抗。冬季里,或者因为寒冷,或许因为阳光缺乏,抑郁情绪也就慢慢的蔓……

“看见”和“善良”——另外一种格局

文/德鲁伊 冬天是个守规矩的季节,原以为今冬的雪要爽约了,突然就洋洋洒洒下起来了。 雪下的无声,却很执著,即到早起送孩子,白茫茫大地。这个世界是讲究规矩和距离的,我们对任何突然的热情和出乎意料都本能的抗拒。这雪下的太热情奔放,真让人见到了,初始的兴奋劲还没怎么品,就担忧起如何开车……

幸好岁月已流逝-2

文/德鲁伊(朗读:微微) 前几日和朋友聊天,大致说到70后的沉稳厚重,对生活的感悟和相对的自得其乐,自然而然聊起80后的不堪。 浮躁和焦虑像是80后的标签,活得像条狗,可惜只学会了乱叫;活得没有今天、没有未来、没有过去的,但从来停不下脚步……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要么就在朋友圈里、公众号里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