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Archives

直播谁的世界,偷窥谁的活法儿

文/德鲁伊 西安有个喇嘛寺叫广仁寺,踞着城墙一角,过去甚是清净,所以偶尔我喜欢去那里发呆。 这些年寺庙热闹了,善男信女、施粥法事多了,秋天的时候,又去那里发呆。因为去的多了,知道什么地方清净些。坐了会儿,看了看天,冥想了一会儿,看了看松。 一个汉服女孩子转进来,嘴里朗诵(……

由“蒙面”自由想到的

文/德叔 我喜欢香港,我很多的东西是从香港买的,也很喜欢这个城市,维多利亚港的夜晚,自信而野心勃勃,开放而坚忍攫取。 我也不喜欢香港,那是一个既飞快,感受得到每个人的压力,却又在很多地方悠闲和富足。摸天的住宅,笼子般,喜怒哀乐、酸甜苦辣、梦想与梦想的破碎。 香港是定义为自……

最好的因,可成最坏的果

文/德叔 本质上我是一个喜欢新讯息,却讨厌潮流的人。所以我总是显得懂得潮流,昆乱不挡,却总是看起来有点别扭。 这符合相对论,我尽量地按照相对平稳的轨迹运行,那些波峰波谷运行的人,我们彼此看起来都觉得不正常。 这几日流行一句话,“最好的因,可成最坏的果”,大致是说:初衷是好的……

“本来”就是个借口

文/德叔 1. 经常说现代人活得不易,朋友们讨论,用什么词形容最合适,“崩溃”“苦逼”“抑郁”“佛系”“惨不忍睹”“身不由己”“无力感”“不想睡,怕醒来”…… 我倒是喜欢语出惊人,“最能体现现代人不易的,是每一个人的生活,总是看起来云淡风轻、若无其事,哪怕内心翻江倒海、孤苦无依。” 但是,但……

无比努力的你,活得可还好吗?

文/德叔 今年古城入夏超级努力,超级难产。但凡温度起来,一场雨下来,铁定温度减半。于是植物很得势的疯长,人很纠结的过日子。 刚出门,空中还飘着雨星,小风吹过,不是凉爽,多少有点冷。一摩的飞快掠过,后座一姑娘,超短裙、墨镜、露脐小背心,风吹起长发飘呀飘。很努力的美丽,表情僵硬……

你会败给谁?

文/德鲁伊 我还年轻的时候,有个老哥告诉我:你能战胜一切,包括自己,但一定会败给时间。 我很不以为然,我觉得人会败给自己,时间只是幸灾乐祸的看戏罢了。 我一直希望能战胜时间,于是很努力的生活,看起来也比实际年龄小很多,貌似我已经战胜了时间。但我觉得很难战胜自己,虽然我认为……

还来得及做梦,是幸福的事情

文/德叔 我讨厌意识流,我讨厌玩弄文字,我讨厌魔幻,但宝儿喜欢。 “德哥,我做了一个梦……” “哦。” “很奇妙的梦!” “哦。” “我讲给你听吧!” “不忙,给我文字。” “好嘞……”  *** 任何的显现一定有存在的必然性,除非你不信。 我回到一个住宅,应该是在常……

说“你好”的时候再见

文/德鲁伊 我总会遇到一些莫名其妙的人,我经常用“可爱”去形容他们,比如说金宝儿。 金宝儿叫我“德哥”,这很无赖,因为别人都叫我德叔,她大大咧咧的说她就是喜欢叫我“德哥”,喜欢受着不喜欢也要受着。 金宝儿一直希望我能逗逼一些,她说她刚从蠢萌蠢萌的少年变成蠢萌蠢萌的成年,需要逗逼……

人生的表情

文/德叔 继软件可以模拟你的声音后,据说AI已经可以生成人脸。这个厉害了,视频换脸,照片虚拟人脸生成。人离彻底的虚幻世界,不远了。 隔了几天,网上有个小程序,就是上传自拍,分析你的情绪。然后根据你的情绪,可以寻找相对匹配的佛像。这个很好玩,虽然咱不太懂得自拍,但还算周正。拍了……

生活的“看图说话”

文/德叔 按照认知顺序,小孩子是先通过视觉、触觉、听觉认识了东西,知道叫了什么名字,然后才根据情境或是其他的联想,最终去了解事物间可能的关系,可能的过去、现在、将来。 于是,你小时候还没学会洋洋洒洒地编故事写作文,多半学习的时候要搞点看图说话什么的。这和“先观其形,再观其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