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Archives

我们也不过是坚持活下来了

文/德鲁伊 前几天和一个玩古董的朋友聊,说起古董。他说,绝大多数的古董谈不上多么厉害,只是坚持着“活下来”了。这个和之前一个行业老大说,异曲同工,不是他有多么强,而是别人死了,他坚持活着。 当下,大多数人就活在“我真的想死了算了”和“不香吗”中反反复复、无缝跳转。或许,正如人所说……

欺山不欺水,欺假不欺诚

文/德鲁伊 据说,人类进化树上,聚集了很多种群,人类要么是竞争战胜了其他种群,要么是融合了其他种群。 有意思的是,我们不要脸的把我们这一支称之为“智人”,好像我们比其他种群的更强大,单一个体能力更强。但貌似,人类能发展到今天,是因为足够柔弱,足够安静。 柔弱了,开始合作、开……

如果善良有底线

文/德鲁伊 在孩子的成长里,我一直有一个担心。他一直很善良,很单纯的善良。 过去我认为,单纯的善良其实是一种傻,脑子不好使。但观察久了,觉得也还行啊,那这种单纯的善良是哪里来的呢? 后来想想,多半是因为孩子的环境一直不错、也招人欢喜。于是,偶尔因为善良吃了亏,容忍的阈值高……

你以为的结束,其实刚刚开始

文/德鲁伊 本来今年挺遗憾的,毕竟春色未观春已逝。但这两天侍弄花园,月季开了。花就这样一茬茬的续着,总让人有欣喜。 又在读《论语》,应和着这心情季节情境,觉得“悦”“乐”之分挺有意思。“悦”是内心的,外面是否看得出来不一定;“乐”是外在可以感知的。想来,这个遇见月季的事情,多半属于……

让子弹飞一会儿

文/德鲁伊 | 图/丁丁 《让子弹飞》里,张麻子说:“别急,让子弹飞一会儿。”中国话博大精深,起码“让子弹飞”就有两个解读,一个是允许子弹飞,二是让子弹自己先飞一会儿。 倒是张麻子还是心急,别人质疑了一下他,他就解释,“让子弹飞一会儿”。张麻子没人限制他能不能开枪,开了也有耐性等着子……

命运如梯,永无尽头

文/德叔 人生总是要追求幸福的吧,据说幸福感,最关键是和之前自我的状态作比较。这样看来,人生就是一步步的楼梯,一步步上,却没有尽头。 这样的人生看起来、想起来,有点凄苦。但通常,其实我们并不知道自己活得是比之前好,还是坏。总觉得自己的生活,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于是,我们……

按下暂停键的生活

文/德鲁伊 这是被封锁在家里,约摸有两周了吧。 人总是这样的,当你哭诉没有自己的时间时,就给了你大把的时间。但结果最大可能是出乎意料,你开始焦虑和濒于狂躁。 这两天阳光不错,每天晒太阳,昨天和一只虎猫一起晒的。我们小区经过这几日的闲逛,晓得大约有七八只猫。一只白猫,见人就……

2020,这一个本命年

文/德鲁伊 或许我擅于折腾,于是性格命运什么的,不甚符合星座。但人总是要“信”点什么,于是乎,咱回归中国传统文化吧。这样说来,2020,是一个本命年。 我属于出生就和传统文化、现代文化杠劲的,出生在某一天的晚上23点55分,照着阳历算,是前一天,照着阴历算,比着子时的定义,貌似要算后……

2019,生活比你想的艰难,人生比你想的容易

文/德鲁伊 前几天,爱人给孩子挑衣服,要买件羽绒。我说,冬天都过去了,还买什么羽绒服啊。“雪都没下一场呢,怎么就算冬天过去了?!”。 也对,看样子是我着急了,太教条的算日子。是啊,没下雪的冬天,应该还有雪要下吧。我是有多不待见过去的一年,急匆匆的想了结了,奔着春天去。 ***……

直播谁的世界,偷窥谁的活法儿

文/德鲁伊 西安有个喇嘛寺叫广仁寺,踞着城墙一角,过去甚是清净,所以偶尔我喜欢去那里发呆。 这些年寺庙热闹了,善男信女、施粥法事多了,秋天的时候,又去那里发呆。因为去的多了,知道什么地方清净些。坐了会儿,看了看天,冥想了一会儿,看了看松。 一个汉服女孩子转进来,嘴里朗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