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爱生活!

过年

文/丰子恺 我幼时不知道阳历,只知道阴历。到了十二月十五,过年的气氛开始浓重起来了。我们染坊店里三个染匠全是绍兴人,十二月十六要回乡。十五日,店里办一桌酒,替他们送行。这是提早办的年酒。商店旧例,年酒席上的一只全鸡,摆法大有讲究:鸡头向着谁,谁要被免职。所以上菜的时候,要特别当心。但是我家的店规模……

20岁没规划,30岁如何不后悔?

文/中岛薰 20岁,我该如何规划自己的人生?30岁,我该如何做一个不后悔的自己? 我们总被教育不要好高骛远,却总是因此忘记: “摘不到星星并不可耻, 连看都不看才可耻。” 在现实中妥协,认为自己的理想无法实现。却忘记去探究实现理想的方法: “别人走的时候, 你用全力去……

科学的价值

文/理查德.费曼 序:当我年轻的时候,我认为科学会有利于每个人。科学显然很有用,也是很有益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我参与了原子弹的制造工作。科学的发展导致了原子弹的产生,这显然是一个具有极其严肃意味的事件:它代表着对人类的毁灭。战后,我对原子弹忧心忡忡,既不知未来会怎样,也更不敢肯定人类一定会延存。……

过年你要不要参加同学聚会?

文 |黄老邪 中国人逢年过节,总要参加各种聚会,谢师会、同学会、公司年会、亲友会。聚会是一种加深感情和了解的形式,恰逢年关的聚会,免不了回顾过往,展望未来,但往往又给我们带来不少困扰。譬如亲友会,总少不了经典的人生三问:有女朋友了吗?买房了吗?升职加薪了吗?多少人的“回乡心切”,因这一刻的尴尬变为“近乡……

现在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会对将来的生活产生一定的影响

文/肖芬 每次回家,总会有人问我,你还回上海吗? 如果说刚来上海那两年我对这座城市是又爱又恨,那么后来,没有了恨,只有爱。 家,永远是我心里的牵挂,但却早已变成回不去的远方了。 有时候回头看看这些年的经历,回头想想自己当初来上海的时候的模样,会莫名的有些心酸,同时也会惊叹,我就这么没头没脑,跌跌撞撞地……

我的德国邻居——多沃

文/映山红 2013年2月份第一次到德国,头次看到多沃是通过洗手间的窗户。这一扇窗户足有90厘米宽和1米高且没有钢筋护栏。她一头棕色短卷发蓬松至满头,双手拄着拐杖、背影很臃肿,缓慢的一步一步挪动着脚步,往正门的方向走着。后面跟着一个八岁左右的小男孩。男朋友告诉我,这个邻居叫多沃,那是她的养子沙夏。 离开的那……

语不惊人死不休(194)有才而性缓,有智而气和

生活: 有些人受伤了无法复原,有些人却在治愈后更加强大。 时间只负责流动,却无法带走那些你执意要留下的东西。 他走了一圈又一圈,终于明白了无价真理: 悲喜交替,没有终点。——珍妮特·温特森《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 日子可以如流水,而能力应该如高山。能力,含在知识之内。有了钱,不见得就懂得享受生命,使生命升……

《独白者》:荒诞而又真实的人性

——牧蘭城评《独白者》 导读:人性的种种,可以通过撒谎掩盖,但事实真相永远无法隐遁,因为人最真实的情绪总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这也正是天才与疯子博士利用人的微表情破案的神技所在。 “‘我从地狱来,要到天堂去,路过人间。’——人有原罪,来自地狱;为求超脱,欲入天堂。而人间如炼狱,由此路过,方能得救赎。司汤达……

一个读者读到一条评论

读左岸读书的文章有几年了,忘了什么时候开始知道左岸读书的,印象中是独立博客还比较热门的时候。不是每篇文章都读,也不是每天都读。读者们也常在文章后评论,评论少,但不吵不骂不刷屏,温和认真的讨论、交流看法,作者、读者默契非常。非常喜欢的一个文字博客。以前常在电脑端网页浏览,智能手机普及后就常在微信公众……

铁路永远到不了我的家

文/彩虹之爱 那时候,铁路走到我的家,需要三千多步路,我后边真的量过。 那是个小小的车站,有着五十年代建筑风格,坡顶是红色的瓦,墙壁刷着铁路特有的那种黄色,沉沉的厚厚的颜色。门窗都是铁路绿,因为一次次的刷漆和一次次的剥落,龟裂着也就斑驳着。 那时节,火车站永远是安静和乱哄哄交替着,没车经过或靠站,站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