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路在脚下——《西游降魔篇》观影感

2023-01-07 . 阅读: 11,221 views

文/漫星

下雨的日子里,我翻出了周星驰的《西游降魔篇》来看,打算用喜剧的喧闹来渡过又无所事事的一天假期。一两个小时的电影结束了,我一人坐在房间里,望着窗外的雨幕,一时间不知道想些什么好。这样被打上“喜剧”标签的电影,我怎么会看得心里一阵难过呢?为什么我从电影里看到了我从不曾遇见的残酷和无奈呢?

根叔的女儿一出场,我就忍不住想,这孩子一定是主角之一吧,或者是主角的幼年形象。小姑娘笑起来时甜的好像嘴角储了蜜一样,被爹爹吓到时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却又在爹爹下一个逗趣的动作里散发出笑意。“这样可爱的孩子大概会陪着观众渡过电影大半的时光吧。”我心里这样想着,下一秒她就被水里的妖怪一口吞了。根嫂紧握着柴刀跳入水中,却在妖怪冒出水面时面对丑陋骇人的一幕,吓得失去了爱女心切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还......还我女儿。”颤抖的话音未落便被妖怪吞入腹中。

我被吓到了。

  银幕里的村民们一言一行、嬉笑怒骂都再自然真实不过,他们的服装道具都像主要角色一样。那么,之后一定会有英雄戏剧化地出现救下根叔一家,救下这惊林鸟一般的村民的。这样才能很好的延续电影的发展,资深电影爱好者的我再一次如是想到。

  没有。电影刚开场,温馨的根叔一家已经死得不能再透,绝无生还的可能性了。村民惊惶地尖叫声中,生命转瞬即逝......白面玄奘没能救下他们,女驱魔师段威风凛凛登场时,鲜活的生命已去了不少:坑蒙拐骗的道士、水中妖娆作歌的少女。生命在水中被收割,没有第二次发芽的机会。

真是少有的电影,一点也不讲道理。

每一个人物都那样鲜活地存在于镜头里。哪怕是水中嬉戏的渔妇们,就在那仅有的一个镜头里,她真实地活在着。因为下一刻她的生命就不属于她了,轻易地消散在了水中。没有用到太多的渲染,死亡来得太过于直接——只要一口吞掉;死亡来得太过于突然——一秒钟前银幕里还一片欢声笑语。

  经历了这一幕惨剧的玄奘回去后对着师父痛苦:“我没有救下她,那个女孩才四五岁啊!”师父体贴地安慰上几句,便不耐烦地推开了伤心的玄奘。他人的死亡,向来只能赚我们得片刻的同情与叹气,逃不过无关紧要这四个字罢了。这与我们的现实生活何其的相似。我还记得暮色中外公的葬礼,堂屋里的葬礼一片肃穆,堂屋外的抽烟老汉聊着趣事。堂屋内的悲伤,堂屋外的笑意,堂屋内堂屋外,我们是一样的人,当下过着一样的生活。

电影里的世界没有绝对的善恶,没有绝对的正义。即使是妖怪也各自有着心痛到麻木的过去,也有着心中不能忘记的美好,有着五指山立于前无所畏惧的勇敢。吞吃根叔一家的水妖过去也曾善良地救下女子,却在被误认为是人贩子后被抛尸水中,受鱼群吞吃。猪刚鬣深爱的妻子移情貌美的情夫,他历经背叛和谋杀。但最终吸引他情不自禁落入陷阱地的却是月下女子轻歌曼舞的美丽画面,只因那曲子是过去他亲手写给爱妻的。残忍狡诈的孙悟空面对如来毁天灭地的一掌时,没有恐惧,他的眼中只有化不开的不甘。

  历经了降服水妖、诱擒猪刚鬣、大战孙悟空一系列事件之后,玄奘总算明白了心中对一直相伴的女驱魔师段的感情。但段在他面前像烟火般消散时,他只是无能为力地看着。

原来周星驰这出戏拍的不是玄幻喜剧,是现实啊。痛苦,死亡,这与你是不是主角毫无关系,下一刻也不会是你预设的情节。但是在这之上,大家的人生还都各自有所追求。根叔一家追求圆满的家庭,女驱魔师段追求爱情,各路驱魔大师追求名利......他们在各自的镜头里,或带着温暖的笑意,或插科打诨,笑着,追求着。至少那一刻,生命还在自己的手中。

 电影的最后,玄奘师徒四人踏上取经路。四张脸麻木的没有什么表情。风沙中似乎浮现出段的笑脸。玄奘愣了一下,似乎动了嘴角,又似乎没有。启程吧。

  路在脚下。

左岸记:《心经》里说“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一个人,要受过多少苦,才能对他人的苦难感同身受?一个人,要多勇敢,才能平静地接纳真实的自己?一个人,要行过多少路,才能找到人生的方向?你以为你有很多路可以选择,但是在你四周有很多看不见的墙,其实你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你心里最为笃定的那条路。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