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生还是不生,谁说了算?

2022-12-23 . 阅读: 14,847 views

文/高乐可

今天阳光超级好!下午我听着播客,开开心心带小禾下去享受冬日暖阳。半路上,小禾闹脾气了,估计也想看风景(o^^o) 只好找了个地方坐下,把她放腿上。我们发现,户外似乎对小禾有不小的吸引力,每次出去,她喜欢依偎在我们怀里好奇地看人来人往——说话的大人、跑过的小孩、飞过的单车……让她的眼珠子好忙碌!这也是为什么每次带她去打疫苗,她全程不吵不闹,因为社区医院热热闹闹,她要全神贯注观察。

我坐的地方,对面有一张石凳,一位老人家也抱着宝宝晒太阳。见我也带着娃,她走过来坐我旁边打开了话匣子。我们先照例“商业互吹”了一番对方的宝宝,然后就照顾宝宝的一些大小事交流了心得和信息。自从成了宝妈,我觉得这是蛮有趣的体验。孩子就是黏合剂,曾经在同个小区无数次擦肩而过但永远不会搭话的邻居们,一下子就聚合在一块儿,轻松开启共同话题,然后由孩子自然而然聊开去。

人类真是矛盾体,容易彼此冷冷相对,也容易一下子破冰。

聊天过程中,我得知了老人家是孩子的奶奶,孩子三个多月了,还有个四岁的哥哥。奶奶从茂名过来专程带娃,包办了从做饭到遛娃到哄娃到给娃洗澡到给娃做按摩等一条龙服务。听得出这位奶奶在带孙子方面相当尽心,也很爱孙子,我不由得嘴角上扬,觉得心中暖洋洋的。

等话题更深入一些了,奶奶说起儿媳妇对这个孩子不太理会,明明自己已经包下了几乎全部工作,不需要她操劳太多,但有时陪孩子一小会儿就不耐烦,甚至嚷着“不养了,扔了”之类的气话。

继续听下去,我发现了端倪:这个孩子的出生,可能很大程度上是老人家催生带来的。奶奶说道:“现在都开放三胎政策了,你才一胎,多孤单呐,这不对,我就批评她,你赶紧再生个,我还可以给你带,等晚了我走不动了,想帮都帮不了!”

至此,我心里的暖洋洋出现了阴影,尤其是老人家对儿媳妇的“批评”二字。作为旁人,我似笑非笑,心里不是滋味,但也不好说啥。我们这个社会,催生的尤其是催生二胎三胎的长辈不在少数,有多少妈妈是将就生,还是自愿生,没人说得清。根据这位老人家口中孩子妈妈的表现,我猜测可能还真是心不甘情不愿,奈何压力不断,就干脆生个二胎算了。

生不生,谁说了算?这大概是人类社会最吊诡的现象之一:子宫在女性身上,却不由女性做主。子宫,要为家族服务,为社会服务,最极端的情况下,直接沦为生育机器,沦为女性的唯一价值。

之前,美国的反堕胎法闹得沸沸扬扬,我们都难以相信在2022年的今天,美国在女性人权和生育权方面竟然还会倒车50年。人们曾经做过的努力,一半都付诸东流,实在令人感到唏嘘和冷意。“历史是重复的”这句话不由得浮现在我脑海里,黑格尔说的那句“人类从历史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从历史学不到任何教训”,也再次重重地碾过我的思想。

在反堕胎法事件中,抗议的人们喊出过一些口号,至今让我印象深刻。比如,女性在喊出“我的身体我来选择”后,男性以口号“她的身体她来选择”相呼应以表支持;“不要让一群没子宫的男人决定我们的子宫”、“胚胎有人权,我却没有”,等等。

子宫所有权和自主权的被剥离,是女性所遭受过的且还在遭受的最无情野蛮的践踏。让两权合二为一,恐怕是人类文明最漫长的挑战。

另一方面,我也不得不想到,“女性”作为生物性别,在自然进化过程中被装载了子宫,会有“想要/应该/最好还是”抚育后代的本能使命感。“我想要个孩子了”最是理想,“我该要个孩子了”却是大多数,然后按照既定的生命程序走下去。我认为这没有问题——出自女性自己考虑后的决定,都没问题,不管是因为喜欢孩子,还是担心年纪。只是,这中间万万不该有逼迫。子宫,是女性独有的能力,不能变形为女性的绑架和困境。

因为外部环境艰难,难以改变,女性往往会转而仇视自己的子宫。我们要从这种敌对情绪中解放出来,子宫本身无罪。记得有一位外国作家(实在想不起名字…)说过一句话,大意是:首先,女性应该为自己感到自豪,我们拥有伟大的、光辉的、孕育生命的能力。

只是,这能力用还是不用,由我们自己说了算。祝愿这一天会完整地到来。

左岸记:生孩子谁说了算?当然是夫妻双方共同说了算。但生孩子受苦的主要是女人,所以要更尊重女人自身的意愿;至于男人想要孩子,就努力地让女人心悦诚服、甘心情愿地为你生。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