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宽祖祖

2022-11-13 . 阅读: 9,031 views

文/绿树满山坡

宽祖祖是我家的同姓族人,名字最后一个是“宽”字,辈分又比我爷爷高一辈,所以我叫他宽祖祖。

小时候,宽祖祖就住在我家坡下的瓦房,我们也算是邻居。宽祖祖一个人独居,据说他那时的成分不好,他的一个儿子只能娶了一个哑巴媳妇,和儿子媳妇相处不来,所以他一个人分开居住。

他有一个土灶台,烧饭是用柴火,一个小锅、一个装米的小坛子,另外一间房子就是他铺上床罩的木床,房间里挂满了他种的晒干的烟叶,一方面卖了换钱,一方面自己要吃,他用竹烟鼓筒抽烟。

有一次,我家大人叫我把家里的一个鸡蛋给宽祖祖拿去,卖了换钱。我就拿着鸡蛋去他家,他正烧着火做饭,我刚准备把鸡蛋递给他时,不小心把鸡蛋掉在了地上,他立即把破碎的鸡蛋拾起来,把蛋汁吸到嘴里喝了下去,一边说“你个背时的”,然后又给了我5分钱叫我拿给大人。

由于我们住的比较近,宽祖祖晚饭后经常来我家串门。他那时七八十岁,戴着一个毛边帽子,穿一件军绿大衣,脸上长满了胡子。冬天的时候,他会随身带一个烘笼子(四川冬天烤火用的一种竹编)。宽祖祖喜欢看古书,都是章回体小说,他每次来我家,我都要缠着他说:“给我讲个故事嘛”。他也很乐意给我讲,我听得很认真,他讲《杨家将》、《薛刚反唐》,他的记忆力很好,我也听得入迷,对故事充满了好奇心。

有一次,我在街上买了一本连环画,好像叫《呼家将》,里面人物有呼延这种姓,宽祖祖知道了,他也借去看了,但是他最喜欢看的是那种有字无画的大书。

宽祖祖会种烟叶,会种西瓜。烟叶晒干了一捆捆绑在家中,拿到集市上去换钱、西瓜熟了就在村口摆着卖,他不要儿子的抚养,自己一个人过着日子,他的生活过得很精致。

后来,宽祖祖得病了,老了,是癌症,躺在床上不说话,他的家人照顾着他。他的病越来越重了,他家请了一个乡下的“女神仙”,我还在路上碰到了这个“神仙”,可是“神仙”也治不好他的病,不久宽祖祖就去世了。

他去世时,我应该不到10岁,后来他的墓地在哪里,我也不知道了,宽祖祖就这样和我分别了。

左岸记:很有画面感,宽祖祖的形象也呼之欲出,质朴、勤奋、善知,哪怕他被时代隐匿在乡村的小角落,他却能偏安一隅,乐观随和。一个人,只要能在一个孩子的心中种下美好的种子,他会悄悄地影响孩子的一生。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