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教育是谁的事情?

2009-05-27 . 阅读: 1,558 views

(一)

很多时候,儿子在去上学或回家的路上,奶奶叮嘱得最多的话,是:骑车小心。

儿子上初中的学校,离家很近。从小区大门口出去向左,一条路下去,即使是走路上学,也只需要15分钟左右。

说多了,儿子不耐烦了。就说:我知道了。我都多大了。

到学校的这条路,需要过两个路口,都有红绿灯信号。但是,我也曾反复提醒儿子过马路要千万小心。

我说:就算是绿灯亮了,你也要注意横向是否有汽车通过。尤其要注意右转的汽车,特别要注意公共汽车。一般说来,这些车从来都是横冲直撞的。他们是大爷,不会给行人让路的。

说多了,儿子也不耐烦了。说:我知道了。我都多大了。

有一天晚上,儿子放学回来。跟我说:

“爸爸,你说的是对的。我今天早上,看见一辆公交车,把我们学校同学的赛车,都给压烂了。差点伤到人。”

拜生活所赐,儿子以前不懂的事情,一下就全明白了。

我相信:儿子以后过马路,认识、态度和方法上都没有问题了。我不知是喜是忧。

现实已经给了他这样的认知教育:

先是在书本上,或者课堂上。老师说:过马路的时候,要红灯停,绿灯行。而现实告诉他:其实,交通信号灯,是不算数的。人要过马路的话,还是需要自己去判断。绿灯亮的时候,如果有车过来,你还是不能想走就走。

对任何人来说,从来就没有什么过马路的安全办法,你得牢记这样的常识:在一个不安全的世界里,不要轻易相信谁。唯一靠谱的做法是把书本上印的东西忘掉,提高警惕,才能保护自己。

(二)

教育部考试中心的主任说:高考要改革了。不再是一考定终身。而是要在各省实行新课改后,给学生做综合水平测试,把平时的成绩算成是20%或30%,计入高考成绩中。

高考终于要改革了,这是好事情。跟曾经的很多好事情一样好,比如说:在巴望了许多年后,我们的义务教育,终于变成了免费的义务教育。

但是,好事情,还是有很多让人不放心的地方。那种担心,就如同我们过马路一样,从来没有什么安全感。

已经有人出来说了:这样高考肯定不是一次考试了。而是变成两次、三次,或者更多次数的考试。

这样的担心不无根据:教育是没有什么公平可言的。北京的高考升学率都快80%了。其他地方才多少呢?伟大的首都的教育投入是多少,其他地方又是多少呢?

所以,我敢说:反对取消高考,或高考改革的人,并不总是认为高考是好的。恰恰是因为相信:这是所有最不好选择里面相对好一些的选择。因为不管奥数如何猖獗,不管学生的学业如何沉重,只要是用考试来选拔人,只有这么一条出路的话,那么,还是选稍微公平一点的吧!

这种逻辑,简单和直率到令人痛心。

在一个普遍缺失公平、正义感的社会里生存,人们宁可要不好的东西,宁可保持现状,也不愿意轻易改变。因为没有谁可以相信改变,能抓住点实际的东西,就抓住吧。

谁知道,过马路的规则会变成什么样子。谁知道,别人会用什么办法过马路。

你是老老实实被告知要遵守交通规则,人家却坐着公共汽车、私家车,横冲直撞。

如果过马路本身就不安全,我为什么要过马路?

如果马路对面是看不清楚的未来,我凭什么要承担呢,我凭什么要我的孩子承担呢?

(三)

现在的电视,充斥了很多触目惊心的社会新闻。关于教育的,也是林林总总。

有老师罚大学生连坐下跪的事情,也有家长追着把老师打疯的,有大学生跳楼的,也有小学生集体出走的。这个世界真是太疯狂。

这到底是怎么了?

或许家长们全都太忙了。忙到忘记了,孩子不光是需要学习知识。很多时候,孩子们的内心没有什么指望,他们只能跟老人们在一起,或者只能在网吧里认识朋友和世界。

或许老师们都是出于好意。他们总是苦口婆心地教育学生要努力学习,实在听不进去,才让孩子们写检查、连坐、打手板、扣操行分。这都是为你好。我们也没有办法!

媒体成天都在忙于制造消费事件,成天忙着想如何让大人们高兴,如何提供更多的模仿秀,更多的卡拉OK。关心教育?疯了吧?!我们为何要做不赚钱的事情?

连新进的互联网的大佬们也听不进去批评的声音,网络成瘾凭什么责任要怪罪到网游上面呢?我们在大把大把地赚钱呢,我们在创造财富呢。我们又不是教育部。我们又不是网瘾少年的爹!

大学则张开了血盆大口,说:我们已经产业化了。结果呢:大学生去参加招聘会,早晨去的时候觉得自己是一个人才,到了中午,觉得自己只是一个人,到了下午觉得自己连人都不是了。
每个人都在抱怨,都在谈论教育的问题。

家长说:现在的学校,糟糕透顶。

老师说:现在的家长,一点都不负责。什么事情,都赖在学校和老师身上。

大学说:国家的投入不够。我们也没有办法。

国家说:我们已经G2了,但是,根子上还很穷,我们目标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教育,先悠着点吧。

所以说,教育最后成了谁的事情?

答案是:别人的事情。

(四)

上周,看了一期《岩松看美国》,其中一期说的是美国黄色校车的故事。
美国校车的故事告诉我们:教育不是某个人或组织的事情,是每一个人的事情。

首先,教育是政府的责任:黄色校车作为义务教育的标志性内容,国家和地方政府立法超过300个相关法律条例,并建立相应的实施机制;

其次,教育是参与企业的责任:校车的设计,是万无一失的:不可能在受外力冲击的情况下爆炸,安全系数的水准是远远高于任何其他车辆的,而且对车辆持续地投入检查、更新;

再三,教育是每个成年的公民的责任:校车到了下车的地方,车身上的“stop”标牌自动打开。路旁的来往两边的车辆,都自觉停下来。等待学生通过。

记者问驾驶者对此有何看法。受访者说:当然应该停下。因为这是法律规定的事情。

教育是每个孩子的事情:乘坐校车的孩子,从小就开始接受安全素养的训练。每隔一段时间,就反复练习。孩子们下车后,等待司机的指挥。等司机竖起了大拇指后,学生们观察路段安全后,才通过马路。而马路来往的车辆,早已经停下,耐心等待孩子们通过。

.......

好的教育,永远是言传身教。

你要教导孩子具有怀疑精神,你根本不用告诉他什么,你只要骗他一次,下次,他就有怀疑精神了。

看校车故事的同时,我想起很多耳熟能详的事情:地震中那些坍塌的学校,那些根本没有水泥的预制板。很多因为吃了三鹿奶粉,患上肾结石的婴儿。没有时间照顾孩子的父母,成天只顾着升学率的老师们,还有忙着数钱的黑网吧......

看一个国家的文明,只需要看它如何对待孩子就行了。
美国的黄色特权校车,和希拉里的《举全村之力》,它所展示的对教育认知的境界,对教育所做的事情的宽度和深度:一个和谐社会所表现出的良好价值观和优雅的秩序,让我们汗颜不已。

如果你看过,你就会明白:我们对教育的期待是如此的缺乏信心和要求。奥运会举办了,太空人出舱也感觉良好,最近连海洋也和谐了。

可那又怎样?

我们还是不敢轻易过马路。

(五)

“举全村之力”来自于非洲的一句谚语:养育一个孩子需举全村之力。

这本书从政府、企业、学校、媒体、家庭等各个社会角色,讨论了一个最根本的问题:

没有什么问题比一个国家如何照顾自己的孩子更根本。

换句话说:教育是谁的事情?

教育是每个人的事情。每个公民的责任,每个家庭的责任,每个企业的责任,更是政府的责任。是整个社会的责任。

这本书似乎在提醒我们在掘金的道路奋力开拓的时候,在拯救产业的时候,在大学扩招的时候,在大把大把赚钱或者花钱的时候,遗忘了什么。

我们有没有想过这样一个问题:

我们耐以存在并延续的根基何在?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价值基础,可以让孩子和其它所有的人都轻松过马路?

我们到底要给孩子留下一个怎么样的世界?

来自:铂程斋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2 Comments On 教育是谁的事情?

  1. 教育不是某个人或组织的事情,是每一个人的事情。
    我很赞同,上学期学校工会要求每位教职工为学校发展提案。当时我就提出了学生德育教育应该每位教职工的事,包括学校后勤人员,体现学校出处育人,人人育人,而不应该过分的去强调班主任一个人的作用。这只是小的方面,体现到社会就应是每个人都应该为未成年人树立良好的榜样,当然这比较难,就目前我们国家来说国民素质还达不到这个要求,但应该朝这方面努力。

    • @myedutime @myedutime,
      我的校长也一提再提,但效果并不明显,为什么呢?我一直在找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