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长得丑没人喜欢怎么办?

2022-09-17 . 阅读: 9,186 views

文/王登科

知乎上面有人提问,说长得丑没人喜欢怎么办?

当然,这种问题我是没有资格和体验回答的,但是我还是回答了,我给这位忧伤的题主讲了『哀骀它』的故事。

哀骀它是个生活在春秋时期卫国的人,他最大的特点就是丑,有多丑呢?简直丑的吓人,不仅五官歪瓜劣枣,还驼背,脖子上还长了个瘤子,想想都觉得一阵鸡皮疙瘩,我们都知道古代人比起现代人不那么漂亮,但是丑的像哀骀它那样的还是惊天地泣鬼神了。但最让人奇怪的是,他虽然这么丑,却很受欢迎,有多受欢迎呢?男人和他相处,都守着他不愿离开,照现在的话来说,直男和他在一起统统变弯。而姑娘呢?那就更吓人了,姑娘们和他相处之后纷纷说,宁愿做哀骀它的小妾,也不愿做高富帅的正妻。

这样的答案引起了知乎广大知友的好奇,大家纷纷问我哀骀它到底有何牛逼之处,是否是特别有钱,是否是地位很高,是否博学多才,其实都不是,在庄子的记载中,哀骀它无权无势,也并不多金,至于智商,也不见得比别人多多少,这事放到现在我们不解,放在当时也有很多人好奇,比如我们的鲁哀公同学,鲁哀公听闻了哀饴它的事情感到十分不可思议,就跑去亲自看了看,一看,果然丑的吓人,但鲁哀公没有被吓跑,反倒鼓起勇气和他住了一个月,一个月后,当然没有你们想的鲁哀公被掰弯的故事,但是鲁哀公却觉得哀骀它十分可爱,甚至想把国家都交给他去治理,哀骀它也没有说答应,也没有说不答应,磨叽了一下勉强接受了,管理了几天国事,就跑了,留下的鲁哀公怅然若失,觉得失去了一个非常亲密的人,之后甚至一天都快乐不起来。

不快乐的鲁哀公跑去找孔子,问孔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孔子却讲了一个耐人寻味的故事

孔子说自己有天在楚国压马路的时候,看到小猪在已经死去的母猪身上吃奶,吃了一阵发现母猪已经死了,于是纷纷跑开了,小猪为什么会跑开呢?因为死掉的母猪已经不是它们的母亲了,虽然这时候形体尚在,但是由于生命的消失,某种内在的东西也不在了。猪也好,人也好,都会爱自己的父母亲友,但是爱的却并非那个外在的形体,而是某种内在的东西,这种东西是和生命有关的,生命在,你的爱就在,而一旦生命走了,无论是你多爱的亲人情人,你都会觉得有点可怕。古代的文化经常会有『内外』一说,内和外,往往是区分而不同的。哀骀它虽然在『外』丑的惊人,但是这却仅仅是『外』的东西,哀骀它的内在是道德充沛的,道德修养到完美的地步,本身就是一种美,这种美的吸引力尤甚外貌,按照孔子的原话,哀骀它『才全而德不形者也』

如果问『如何才能像哀骀它那么受欢迎?』,答案恐怕就是『才全而德不形』了。

『才全』很难,但却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德不形』,历史上有非常多的天才和伟人,他们在历史上留下了难以抹去的光辉,但是我觉得他们并不一定都过得快乐,有才的人往往是孤独的,他的才华既是开荒的利刃,也划出了与这个世界的分界线,旁人摄于其光辉,总是望而却步,这样的孤独是绝对意义上的孤独。『才』其实可以往广义的方向去理解,长的好看,有钱,活好,有才华,这些都是广义上的『才』,『才』是一种『硬资本』,哀骀它的才还在这些才之上,他是有大智慧的,孔子的原话是:『“死生、存亡、穷达、贫富、贤与不肖、毁誉、饥渴、寒暑,是事之变、命之行也。日夜相代乎前,而知不能规乎其始者也。故不足以滑和,不可入于灵府。使之和豫,通而不失于兑。使日夜无隙,而与物为春,是接而生时于心者也。是之谓才全。』

但是才全并非受欢迎的全部条件,事实上很多才全的人是惹人讨厌的,最重要的还是后面的『德不形』,孔子举了水的例子,说水这样的东西就是德不形的,它的内里激荡,表面却纹丝不动,水的平是绝对的平,这种平甚至可以成为某种自然的法则,而德的不形,使得万物不能离开。

哀骀它的故事其实是庄子写的,只不过调皮的庄子一贯喜欢借用孔子的嘴巴来说他自己的想法,哀骀它在充满奇异想象与神奇故事的《庄子》中显得并不独特,但是却给人留下了无尽的想象。

我不能写一篇《哀骀它练习手册》,让大家看着学习,然后开始自动吸引身边的妹子来做小妾,或者让你的老板给你加薪,当然,你要学习哀骀它的外形还是不难的,往自己脸上狠狠来几拳再把背隆起来估计就差不多了,不过我不建议你这么做。我相信哀骀它是存在的,至少是存在过。

现在很多人无缘无故特别自卑,觉得自己长得丑,觉得自己没钱,觉得自己脾气烂,然后跑到网上求助求解,恰巧又被我看到了,我只有搬出哀骀它的故事,你想想,再丑总不会比哀骀它长得丑吧,哀骀它可以让姑娘们争当其小妾,我们差点,但只找一个当正室应该还是不难的。

我们往往只注重追求『才全』,这种硬资本的确是自身价值的体现,但是要获得生命的大和谐,还是要有内在的修炼,做到有德而德不外露。

要我说,『才全而德不形者』,是应该放在励志金句或心灵鸡汤排行榜上做头条的。

左岸记:史上最流行的歌曲《silent night》,它是这样的产生的,1818年奥地利小村奥本多夫的牧师约瑟夫•莫耳,正在准备平安夜的仪式时,他所在的圣尼古拉斯教堂的管风琴却坏了,没有这种主要乐器,意味着当晚没有音乐。他于是马上赶了一首新的圣诞歌词,请当地的音乐老师弗朗兹•克鲁柏谱曲,由吉他伴奏。据说,当晚村民回到家中时都哼着这首新歌,它慢慢传遍了欧洲。所以在人生当中,管风琴总是坏的。你当然可以因此对梦想敷衍了事,以失望黯哑告终,但这也是谱新曲的机会。我们肯定都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也许只是一个心急火燎的人,一个粗通音律的人,不过,谁知道你心里可能埋伏着怎样美妙的音乐呢?管风琴坏了就坏了吧。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