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五月的鲜花

2022-05-13 . 阅读: 1,942 views

文/德鲁伊

“五月的鲜花,开遍了原野…”这是《青春之歌》里的插曲,却是写在1936年的抗日歌曲。这不是怀旧,而是一种承续,属于青春的承继。

记得年轻的时候总是有个“红五月”的活动,这个歌会一遍遍响起,大喇叭的音效极差,但效果很好。配着五月的热烈天气,随时的花香和汗味儿,很青春。

青年是负责叛逆、质疑、肆意、战斗的,因为一无所有。这是个尴尬而现实的事情,很无欲则刚,我弱反而我强的意思。孩子快高考了,偶尔和他还有他的朋友们聊,未来的理想,大多数对钱财多寡很是在意,有传统意义理想的是少数。偶尔有几个很正能量的,又显得过于又红又专,很革命的感觉。

这无疑是个让人悲伤的事情,因为打破了自己对青年或青春的认识,人衰不能怨社会,其实想来,根子还是在我们父母身上,家庭教育上面。这个错我是愿意领的,不像很多人会怨到这个社会或是教育体系。

经历了中国有史以来发展最快的时期,大部分人譬如我,一是会将好日子归结为自我的努力和能力,二多半不是很想让孩子去经历过多坎坷。其实细细究来,还是要感谢时代,感谢命运。虽然已经尽力让孩子们多经历这个世界了,毕竟还是不如过去的上天入地、三教九流。

培养质疑会养成叛逆,培养规矩会扼杀肆意,培养礼貌会弱化斗争。分寸和度能把握的不多。我们到底在培养什么样的孩子,其实当初我们不知道,现在也大概率不知道。只可惜无法重新来过罢了。

我们学会了质疑别人,但不质疑自己的认知。我们习惯性的质疑新闻,但符合自我认知的,或说符合我现在情绪、情境的,却大力传播。过去的社会现实,依靠的是经历,依靠的脚走和眼看、嘴问耳听,依靠的是思考。现在依靠的是手机。你与自我和解了,少了质疑自己的理由,自然也就没了质疑世界的中立持平。

我们期望周边的人都守规矩,以利于自己在偶尔的不守规矩里获取利益。也一概把别人的成功,描述成不守规矩。虽然内心知道,这纯纯的是嫉妒和自己的自卑。但教育就出了问题,守规矩吧现在不吃亏,怕未来吃亏;不守规矩吧,谁都无法承受结果。所以一代代人的无奈和宿命都一样。

关于斗争和战斗性问题,都绕开了走。斗争按理说是无处不在、无时不在的,但现在你要说“丢掉幻想、准备斗争”,耻笑你的人一定很多。工作要摸鱼,生活如何摸鱼呢?人生如何摸鱼呢?你连甘地的不合作大致都不敢,嘴炮过瘾、键盘侠义,还影响自己的心情,割裂自己的朋友圈,幡然悔悟于“这个傻*今天才看出来。”线下温良恭俭让,线上五虎将。你的孩子会怎么样呢?

很早之前就发现,嘴里唠叨某一代人废了的人,他们那一代其实先废掉了。我们总是希望有人能站出来斗争,但我们自身却是最阻挡的那部分。看似无解的事情,于是我想,少点质疑别人、多点质疑自己,或许是个好办法。

近期鲁迅读的多,教员读的多。倒平生了一些热烈的气,反倒是活力了些,也安静了些,不那么焦虑了,于是也推荐大家五月里都读读。省得夏天都要到了,还觉得体寒心寒,悲天悯人的。

左岸记:做父母的普遍对自己的孩子抱有比自己更高的期待,一个人在现实和虚拟的表现往往大相径庭,我们对自己和对他人的要求也常常双标……这就是意愿和意志的矛盾,什么时候我们能平衡彼此的对立,达成相对的一致,心里的纠结和焦虑就会少很多吧。就像五月的花,它们是无知无觉的,完全不去理会人间的悲欢离合,这就是那种缓慢而坚韧的东西,该它们长出来的时候就自顾自地开放了。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