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共存”还是“清零”里的认知提升

2022-04-19 . 阅读: 9,178 views

文/德鲁伊

一看题目,就知道近期我没少主被动的进入“清零”“共存”的论战。一方面要为着生活奔波,一方面要配合防疫。手机打开,各个群里的论战此起彼伏,热血战争。

认知之战,关乎生死,及至激动处,扔了斯文丢了涵养,甚至有些已经破口大骂,那该沦为教养问题了。于是发现,过去常说的,怎么着也是一个接受过大学教育的人,现在全不顶用。然后,彼此的结语,大多是“你认知水平也就到这了。”其实语义之背后,无非是,你就是个傻*。

2022年,铁定是专门毁人三观的一年,这让人疲于奔命,徒劳坚守,累的一匹。但疲惫之余,或者说觉得任谁都是傻*之余,我们的认知是否又提高了?

一、你对现状的不满,是否表示着你希望的改变就是对的?

我们做不到中立持平,这是社会化角色所限定的。你一定有立场、情绪、情境,任何置身事内却装扮出一副理性和绝对公平模样的人,都值得怀疑。特别是拿着所谓科学去质疑对立面科学的时候,你唯一的武器就是阴谋论和界定对方为傻缺。这里面也同样隐含着,对自己无能的厌恶,希望环境就此改变,那你是否能接受改变的结果?还是,到时候一样幡然悔悟般的习惯性咒骂?

其实人生一直在选择,但一定不是因为厌恶现在而去选择其他。而是可以选择的时候,列出不同选择可能的最差结果和最优结果,如果最差的结果你无法忍受,那就抛弃他。比如清零最差的结果是什么,共存呢?过程你是否能忍受,结果呢?然后才是选择。

二、你厌恶信息茧房,但多少的信息茧房是你自己搭建的?

阴谋论或者自己凭借有限信息的创造故事,是每个人的习惯,这是保护自己、寻找因果的正常反应。我们知道信息不代表真相,但我们习惯于在心目中先建立一个真相或因果。然后去凭借蛛丝马迹、或者是曲解信息去完善故事,确立真相。这本身是外部信息茧房的善用手段,但我们自己却甘之若饴,始终沉迷。

我们是见不得我们的善良被廉价利用的、我们也不能正视我们的智商和头脑其实很低效,这才是我们一直居于信息茧房的最大隐患。也是我们坚持我们的错误的一种理由。当你的一次善良被消费了,你的一次阴谋论破产了,其实多半你不会审视自己、做出改变,相反你会变本加厉或者是拒绝真相。

三、如果有些东西打破了你的三观,你是装聋作哑的继续坚持,还是重建?

人性是最不值得探讨的东西,也是一切丑陋事物的垃圾桶,你得以随意往里面倾倒污秽。我们追求普适模式或是普世价值。突然发现,巴别塔之后,根本来讲,这些东西只是在有限的、彼此认同的人群间和种族间才适用。

这是一个悲伤的事故,面对事故,有些创伤应激者选择的是我聋、我瞎、我失忆、我不能思考。缓上一段时间,恢复了,但就是选择性失忆。因为,他们的三观是不能崩塌的,否则他只剩下杀死自己。可是,如果你不能做出改变,但这个世界一直在变,僵尸丧尸,可能是你唯一可以选择的角色。

四、认知是否是局限你的唯一问题,方法论呢?

个人认知总是有局限性的,特别是倚重于自己的所见所闻,眼见为实。或者是曾经的经历或是知识储备。于是,我们总是可以拿着认知问题当做攻击的策略或是自卫的手段。

但面临一个事物,除了现有的认知能力,除了亲身实践、感受之外。是否有其他的方法提升你的认知呢?通过网络,你在信息茧房或自己的信息茧房里,思维模式很难改变。这时,或许需要你借助方法论了。你有多少的不同行业、不同社会阶层、不同社会角色的朋友?对同样的问题,他们如何看待,有没有超出你认知的东西?或许,认知的提升简单到如此。

对了,不管是俄乌战争、清零共存,你与多少以前认为是朋友、是相知、是同好的,现在恨不得绝交。或是,总觉得有那么一些人是傻逼,实在无药可救?“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这句话应景。

至于“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居家的你,除了看绿植能如此,看什么估计都开始厌恶了。也或许,茶呀、酒呀、香呀、收藏呀、手工呀,能好些、有奇效。

左岸记:认知的提升是能包容不同的观点,又明白不同观点产生的原因,且能做出正确的选择。如果能“清零”,当然要动态清零,“共存”其实是因为做不到清零后的无奈选择,却也会是我们将来确认病毒危害降到极小后的选择。我们的信息获得一定不是只来自某一种声音,不然只会作茧自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