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你是我的宝贝

2021-08-08 . 阅读: 5,042 views

文/大伟

1.

我这身体,医学上讲,属于习惯性流产。

之前我好不容易怀上,但后来却发现怎么也找不到孩子,最后才发现孩子在子宫里,没办法只好切掉一边,这下我怀孕的几率就更小了。

后来我终于再次幸运地怀上了。你知道我心情有多高兴吗?更高兴的是,这次怀孕的时间,第一次超过了三个月,我也人生第一次有了做妈妈的感受。

那段时间,我老公每天傍晚都会陪我去楼下散步,就连我婆婆的脸上,也开始对我有了笑脸,有时候我下楼的时候,她还会在后边反复叮嘱我老公,

“要小心哦,不要让她乱动。。。”

我们的婚姻,我婆婆开始一直是反对的。好在我老公一直在坚持也没有放弃,最后还是选择跟我一起,当然,我知道他是非常爱我的。

听到身后婆婆的关心,我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是暖洋洋的,心里也是很幸福的,虽然我知道,她真正关心的是我肚子里的孩子,她的孙子,但我不介意,也能理解。

2.

有一天下午,我忽然感觉下边有些不舒服,有点像来大姨妈的感觉,但跟平时又不太一样,只是下边隐隐有些痛。

等到了医院,医生看过之后,

“这个(孩子)要拿掉”。

一句话,宛如晴天霹雳惊吓到了我。我挣扎着要起身,边上的护士按住了我。

“为什么?医生,他(她)那么健康,那么正常,为什么要拿掉?”我像发疯了般冲医生吼道。

“你的子宫已经张开,孩子已经开始向外边滑出来了”,医生平静地回答。

“那就让他(她)回去啊!”我急了大声跟医生说。

“已经很危险了,因为孩子已经滑出半个身子来了。”

“你把他(她)塞回去,我一定有办法把他生出来。”我仍然不死心,抱着希望,眼巴巴地望着医生和护士。

于是,那个晚上开始,床一边几乎快竖起来,而我头向下,双腿伸开,就是希望孩子能慢慢滑进去。

等到次日的时候,情况稍微有了好转。可能是被我感动,又或者医生在我纠缠不挠下,终于肯冒风险帮我缝合子宫了,但为了安全起见,医生提出了个要求,便是不能打麻药。

我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为了我的宝贝,就是死,我都愿意,何况仅仅只是忍受一些肉体上的痛苦。

医生进一步跟我解释说,因为孩子已经大了,如果打麻药的话,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风险,所以安全起见,不打麻药,就只能让我独自承受痛苦了。

进手术室前,老公握着我的手,在边上轻声地问我,

“你要不要紧?”

我知道他是在心疼我,我也知道此刻他内心一定比我还紧张,于是强装淡定,笑了笑对他说,

“没事,我可以的。”

老公望着我,使劲地点了点头。

我转过头,平静地对医生说,

“医生,我一定可以留住他(她)!”

上了手术台,我这才知道,说一句硬气的话是那么容易,而真正体会到的是,手术不打麻药是令人多么痛苦和折磨的事情。

虽然不能看见,但我却是活生生地能感受到医生在那里帮我缝合,一针一针地缝,每一针扎进去,又穿出来,直到后来,我疼痛的连双手的指甲都全掐断了。

以前我看过一部电影,讲的是明代一个人,被皇帝判了最残酷的酷刑凌迟,就是用刀一片一片活生生将人肉割下来。我就在想,我当时所受的痛苦,大概就跟那凌迟的感觉差不多吧。

“不要用力!不要用力!”医生边缝合边对我说,随后又像是想起什么,继续说,

“我知道你一定非常痛,也知道这个子宫收缩是条件反射不是你能控制的,但你还是要放松点,恩,再放松些。。。”

忽然“啪”的一下,我感觉到下体似乎有什么扯断了一下。

“断开了,再找粗一点的”。

后来我才知道,手术中用于缝合的线都断了,医生只好更换了粗一点的线帮我继续缝合。

而整个手术过程中,我唯一挂念和给我信心的,就是我肚子里的孩子,脑海里也始终有一个声音在回响,

“你是我的宝贝,我一定会把你生下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个世纪,疼痛难忍的我,在几乎快昏过去的迷糊间,依稀听到医生说了句,

“好了!”

刚出手术室,我就一眼看到我老公,见到我平安出来,他一下子便瘫坐在地上,这堂堂七尺男儿,竟嚎啕大哭了起来。

我挣扎着安慰他,

“没事了,不要哭了”,随后又指了指我的肚子对他说,

“你看,我们的宝贝不又回来了吗?”

护士告诉我,让我就这样慢慢继续躺着,躺到差不多的时间就可以(生了)。

护士还告诉我,说等过几天稳定下来后,我甚至还可以去逛街,只要不要太运动都可以。

那一刻,用白岩松的一句话来形容我当时的状态是再确切不过了,那就是:

“痛并快乐着”。

我以为已经渡过了一场劫难,终于可以安稳下来了。

然而未曾想到的是,情况很快又转安为危了。

当天晚上,我忽然醒了,心里纳闷道,

“我怎么尿床了呢?”

看到我老公正趴在我床边睡着,我推了下他,他立马醒了过来,站起来赶快去找医生。

“羊水破了”,医生看过后说。

“快救救我的孩子”,我和丈夫几乎是同时脱口而出,我们俩没有经验,以为没有了羊水小孩子就会死掉。

“没有羊水小孩子还可以活,只是他(她)不会动,可能以后发育上会有点问题。你还剩下一点点最浅的羊水,你现在不要动,看看我们能不能撑到最后”,医生说过这话,看了看我,又望着我老公,

“但你们也要有心理准备,羊水破就是一个伤口,它有感染的风险,而且迟早会感染。”

“我们也无法确定它什么时候会感染,所以现在你要跟时间赛跑,赶在它感染之前平安生下孩子。”

3.

从那天开始,我就没有动,就那样躺在床上,每天医生都会过来给我打安胎针,可能因为长时间躺着,我头痛难忍,两个眼球几乎都要爆出来那种感觉。

要补水,我躺着喝,呛到水从鼻孔里经常喷出来;要保持营养,甚至连我平时闻到味道就想吐的榴莲,也是坚持忍着吃,就是因为医生讲过吃这些会增进营养,尽量把胎儿养大。

这样一直躺了两个月,直到有一天,也是我永远都记得的日子,我终于听到医生对我说,

“你成功了!”

我惊喜万分,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两个月60多天,1500多个小时,如同经历了炼狱般的折磨,我竟然这样奇迹般坚持过来了。

“下午我们会给你打肺部成熟针,之后再观察下,如果没问题就可以准备生了”。

一旁的老公激动的上前拥抱着我,喜极而泣,我也激动的一时泣不成声。

医生走出去后没多久,我忽然觉得有股尿意,小便过之后,我觉得还有尿意,貌似没尿完的感觉,反复两三次之后,我感觉尿下去有股灼热的感觉,很痛。其实到后边根本就没有尿,可能只有那么一滴或两滴,但就是那一滴滴尿,出来之后却感觉痛的要死。

我的尿液化验结果出来了,如晴天一声炸雷!

化验单上确诊,我跟孩子俩人都感染了!

这下就危险了,医生建议马上做手术,将孩子拿出来。

我想起了医生刚才说过的话,就问,

“不是先要打(肺部成熟)针吗?”

“来不及了!因为你也感染了”,医生在边上回答说。

确实,那时候我已经有那种发烧的症状了,我着急问医生怎么办?医生说你先试试生着看。

我努力了一会,但于事无济。

“不行,她没有羊水,看样子是生不出来了”,医生这时转身对边上的护士说,

“只能剖腹(产)了!”

我的情况跟别人可能不一样,别人生孩子只是下半身麻醉,而我是全身麻醉。等到我醒来的时候,应该已经是深夜后半夜了,我迷迷糊糊间问,

“我孩子呢?”

“已经送到(重症)监护室了”,我听到耳边老公熟悉却有些嘶哑的声音,不觉鼻子一酸。

“我能看下他(她)吗?”我轻声问道。

“现在还不行,”老公回答我,又补充了句,

“明天一早,等医生上班了,会告诉我们情况的”。

4.

早晨,病房的门开了,医生走进来,低声说道,

“我跟你们讲下现在的情况吧”,

“这个孩子如果救下来,绝对是瞎眼,而且重度残疾,更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是脑瘫”,讲到这里,医生不由叹了口气,

“但最可怕的是什么,我们也不知道”,随后看了一眼边上的我老公,又看着我,

“那你们还要留吗?”

未等我开口,一旁我老公先扑通跪了下来,哭着跟我说,

“老婆,我们真的很爱他(她),但我们没有权力去决定,一个孩子要怎么过人生。脑瘫、重残,而且双眼又看不见,你觉得这孩子想来吗?”

我没有说话,泪水这时候已经打湿了我的双眼,我有想过情况可能会差一些,但绝对没有想到会变得这么差。

“那,那现在我们要怎么办?”我巴巴地看着老公。

“求求你,不要再坚持了,我们放他(她)走,好不好?”老公几乎是带着哭腔跟我说。

“我还没有看过我的孩子啊”,我哽咽着。

“你就不要看了,老婆,交给我来处理吧”,我老公握了下我的手。

医生这时在旁边问,

“所以现在你们的决定是。。。”

我老公沉默了下,跟医生说,

“让他(她)走吧”。

“孩子已经超过24周了,也生下来了,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人道,关掉仪器,至于其它的,他(她)能撑多久,我们也不知道”,说完这句话不久,医生便示意我老公同他一起出去了。

我挣扎着起了身,让护工抱我坐到了轮椅上。

“麻烦快一些,再快一些,我要见(孩子)最后一面”,我催促着护工。

我刚进去,病房里的护士看到我来了,吓的慌忙四散走开了,我甚至听到她们边走低声语,

“快点,妈妈来了,妈妈来了”。

“不要让她看到!”

我拉着一个护士的手,几乎用哀求的声音对她说,

“等一下,能给我看下我的孩子吗?”

护士很紧张地回答我,

“妈妈你还是不要看了!”一旁满脸胡茬的老公也急忙挥手,

“你不要过来了!”

我坚持要看,丝毫不理会他们的拒绝,

“(孩子)还在吗?”

老公低着头,似乎过了半天才在牙缝里挤出一个字,

“在”。

我坐在轮椅上,被推了过去,这才第一次看到了我的孩子。

天啊!我的孩子怎么这么小!整个身子是酱紫色的,而且浑身上下都插满了管子,你能想得到吗?他那个鼻孔就只有那么小,那么一点点鼻孔而已,这样也要插上管子。

他是那么的无助,就一个血红色的,然后紫黑色的,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好的。

我老公也没有理我,就是抱着他,轻轻地对他说,

“宝宝,你有没有听到?有没有听到爸爸的声音?爸爸真的很爱你!”

我靠近了他,看到他的手是那么细小,我用手摸着他的小手,他的手只能一只指头那样也牵着我,

“宝宝,妈妈也来看你了,妈妈真的很爱你,妈妈也真的很努力了”,我强忍住眼泪,

“如果你不愿意走,你留下来,我还是会照顾你。。。”

“宝宝,你有没有听到妈妈的声音啊?”

一旁的医生轻声说,

“差不多(时间了),他就要走了”。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不能相信这是真的。

我拉着我儿子的手,已经哭不出声音,心里默念道,

“我是妈妈,你是我的宝贝,你记得妈妈的声音,一定要回来找我,答应我,好不好?”

我儿子这时候仿佛听懂了我的话,莫名抽搐了下,鼻孔里忽然冒出来一个气泡,又抽搐了两下,随后便停止了呼吸。

-------------The End-------------

左岸记:天下落下一个雨滴,被风托着,掉在荷叶上,风又吹过,雨滴滑入水中,不见了。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