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所谓“行止”和“ON&NO”

2021-04-13 . 阅读: 617 views

文/德鲁伊

春天来的时候,属于自己的时间多起来,见了很多很久没见的朋友,也认识了很多新朋友。

可能这几年呆的是传统行业,而且还是很边缘的项目,闭塞的很。于是新旧老友总是给我很大的冲击,让人挺有挫败感。这让我明白,这个世界从来不会淘汰某个人,只会告诉人们现在世界需要什么样的人。

这个社会需要什么样的人?情商高、智商高、有颜值、运气好、职业上是专家、爱好上是杂家、生活上是艺术家、艺术上很生活。擅于表现展示自己,却又拥有强大的内心,睿智还要纯真,快乐还要幽默,气场两米八却不咄咄逼人,气度高山仰止。生活里很儒,思想上很道,修行上很禅。

这是神仙还是超级英雄?

建国后是不允许成仙的,人类貌似什么时候都出现不了超级英雄。

人是最善于原谅自己的,前几天一个朋友还开玩笑说,AI自动驾驶要逾越的不是技术关,而是伦理关,人类总还是允许自己开车犯错,AI那是不允许的;人也善于推卸责任的,这些年流行原生家庭,把责任推给过去或不可回溯的事物,起码显得自己的存在合理些。

结果就是,你比谁都明白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你比谁都清楚自己的缺点在哪,但你就是不改。你大多数的错误是缺点造成的,按理说改正错误该从认识缺点开始,毕竟敢于试错是因为你有能力改正。但你依旧不会,于是糟糕的判断总是一个接一个。

神仙做不成,英雄咱有些单薄,不过学着对自己好些,造就些对未来有益的行为习惯,大约是能成功的吧。

我的生活追求“壹贰”,取得人生八九之外的“一二”意。至于如何活着,该就是“不二”了,落得意思没有高深到“不二法门”之“不二”,仅仅是简单的“不贰过”的“不二”。(不是不做“二”的事情,男人么,难免会有机会二些。)

我们总是用一个错误去补救另外一个错误,直至错误无法挽回,然后一股脑的推给环境、其他人、自己的性格。但我们既然知道错误在一个一个的接着来,犯错后我们应该做的是:先停下来。

东坡我喜欢,东坡总是入世的,没有道佛的叨扰,纯纯的儒家。他《文说》里有句话,“行于所当行,止于所不可不止。”本来是说写文章的,拿来用在行进人生也不错。想来,人生就是个“ON&NO”的事情,所谓“行止”。

不可不止,说是做人底线也好,或是行事态度也好,必须停下来的时刻,坚决停下来。其实老天爷总是会给你些预兆的,这是老天爷的慈悲和戏谑。就如前几日饿乌纷争,北约是看笑话般的看俄军调动,但听到俄军准备搭建野战医院,就慌了神,这样的既是预兆也是底线吧。

停下来,目的是为了未来的“所当行”,说了NO,就该准备ON。有句俗话最应当下,“是茶你慢慢品,是酒你大口喝,是药就一口闷。”。“止”是为了“行”,止是为了暂停错误,寻找解决方案,用“行”去改正错误和选择行动。

为什么我们焦虑?因为我们觉得我没做错什么,就被社会淘汰或嫌弃。我们不知道我们错在哪了,只知道未来一定比现在更难。其实谁都没错,因为这个社会一定在用你不了解的方式运作,你能做的只是知道什么时候“止”,如何去“行”。“NO&ON”。

左岸记:我读来,想到了一个词——“接地气”,给一种温润适合的感觉。要做到这样,你得有底气说“不”,并能做到你该做的。

德鲁伊Druid

德鲁伊,70后。理工科硕士,喜欢写作,职业经理人。 人入中年,携妻带子,止思践行,与世界融洽、与自己坦然,充满快乐生活的勇气。 “质朴、灵动、喜悦、淡和”是为人生准则,“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为人生标准。 文风以毁鸡汤、静心冥想、儿童教育、心理应用等见长。 著有: 《不曾孤独,怎会懂得》(散文杂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独,怎会懂得 2》(散文杂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没走过的是路,走过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学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惫的世间任性的活》(散文杂文集,文汇出版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