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每班都有一个被孤立的人

2009-05-05 . 阅读: 16,137 views

每个班上都有一个被孤立的人。

或者因为太骄傲,或者因为太自卑,或者因为太臭美,或者因为太邋遢,甚至,没有任何原因,突然有一天,这个人的性状就发生了变化——从班级的一员变成了集体的公敌。

身在其中,似乎很容易就成了孤立他们的人。事后想想,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可是当时,却不得不如此。想想,记忆中的每个班级,是不是都有一个孤单的背影?


孤立

1、毕业合影,她没有出现——米芫

前些天收拾抽屉,翻出了我的初中毕业照。

十几年过去了,一张张稚嫩的面孔恍若隔世,即便是当年那些朝夕相处的名字,现在回忆起来,也觉得生疏了许多。可是我却很清楚,照片里少了一个人——妍。

妍是个不起眼儿的女孩,有些黑,微胖,长相平平,走起路来屁股一扭一扭的。起初,她在班里的众多女生当中,一起说笑打闹,一起写作业做值日,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那个年龄的女孩大都爱美,每天穿着校服,能拿来做文章的“阵地”就只有头发了。妍喜欢在马尾辫上扎头花,哪怕是上课的时候,也不忘掏出小镜子来自我欣赏一番—后来我们才知道,那是因为她偷偷喜欢上了坐在她后面的男生。

有一天自习课,妍摆弄着头发,转过身来悄悄问那个男孩:“好看吗?”

男孩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本该是个秘密的,下课后便当做谈资跟小伙伴们议论起来,神情里带着鄙夷、嘲笑、不屑。很快,这件事就像病毒一样在班里蔓延开了。男生 们哄笑,因为这个“丑女孩”太做作,太自不量力,太自我感觉良好;女生们则暗地里议论纷纷,觉得她说出这么不体面不检点的话来简直“太恶心了”。

从此之后,妍就成了我们班里的一个笑话。

同学们争相收集关于她的一切负面消息,并且当成公共话题踊跃分享——她上课挖鼻孔,她考试的时候偷偷翻书,她又拿着小镜子臭美,还有,她竟然用红墨水涂指甲……天哪,她怎么这么恐怖?!

谁都不愿意跟妍搅在一起。排座位时,不幸跟她邻桌的人总会得到大家的同情,坐在她后面“抬眼就能看见”的,更是恨不得抠出自己的眼珠子来洗洗干净。有家长 因为座位的事来找老师,要求把自家孩子换到一个远离妍的地方。刚开始,老师还替妍说话,揪出几个闹得欢的人批评教育一番,说要注意团结同学。可时间长了, 再仁慈的老师也不会格外恩宠一个与全班为敌的“异类”。

后来,妍甚至被当成了一个“有毒的放射性元素”—她一走过来,周围的人迅速闪开,躲到两米之外;她看谁一眼,那人恨不得当场呕吐;她用过的东西,没人再愿 意去碰;谁拿到她的作业本,就马上冲出教室去洗手;进而,那些跟她名字读音相同的字,比如盐、言、岩、颜,大家也都避之唯恐不及……

做这一切的时候,没有人知道妍在想什么,当然,也没有人愿意知道。每天,她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很少说话。她的学习成绩越来越差,从不参加集体活动,整日无精打采的,眼睛里没有一丝这个年龄的人应有的光芒。

事情闹得最大的那次,是妍的“割腕事件”。那阵子她的座位在教室的角落里,挨着窗户,不知为什么,窗台上有几片碎玻璃,妍就拿了起来,在手上划来划去—— 果然,出血了!她被老师送到医务室包扎,班里一下子炸了窝,目击者纷纷描述当时的情形,试图拼凑起整个事件的全貌。最后大家得出结论:她可能是想自杀!

此后,班里的气氛有所收敛,但妍始终被我们孤立。初中三年,她在班里没有一个朋友,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去接近她、了解她,甚至连外班的老师和同学都知道,妍是个不受欢迎的人。

后来,听说妍列了个“黑名单”,把她最恨的人统统写在了上面。“她说她以后要一一报复回来的。”大家议论纷纷。随后就是猜测,看谁是那个最有可能被记在名单上的人。不过,这份名单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究竟列了哪些人名,无从考证。

照毕业照的时候,妍没有来,这让我们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照片里的每个人都在微笑,笑得天真无邪,可是,谁又能知道照片之外的妍,此时是一种什么表情呢?

2、四面楚歌,也笑着走过——邵果

成为“公敌”,是一夜间的事儿。如同睡了一大觉,睡前还是笑靥如花,醒来已是满面泪痕。以今天的话来说,我早在中学的时候,就被认为是“小三”。大概大家都对“小三”有一种狐狸精似的推理,所以,我的处境,你大概可以想象。

是误会,也不全是。总的来说,我和我的挚友,都栽在了一个很平庸的男生身上。

平庸男高二下学期的时候开始追求我的挚友。我只是他溜须拍马的对象,他竭尽所能地护送我出门回家,帮我摆平一些麻烦,摸清我所有的好恶,欣然奉上,尽管我 嗤之以鼻。他几近小丑般的讨好,无非是希望我在挚友面前美言几句。高傲如我,对这类男生是俯视以及斜视的,但是鉴于他是我的邻居,不便搞得太难堪,所以, 我即使不理睬也是不驱赶的。

或许源于这种“同上学同下课”的假相,突然有一天,就刮起了我们谈恋爱的旋风。这种旋风如同飓风,不仅毫无防备,而且势不可挡。我知道,我百口莫辩,索性不辩。我和他?大概有点常识的人都会作出最基本的判断吧。

又是我这种不澄清的态度,让更多的人觉得是默认。

风言风语起来的时候,我觉得我有“死党”——我们班关系最好的四个女生,其中包括我的挚友。我一直以为,她们了解内情,肯定不会有别的想法,还会帮我澄 清流言。可是,也是不经意的某天,我惊诧地发现,上午第二节课长长的课间,她们落下我自由活动了。第一天,我以为是偶然;第二天,她们看我的眼光带着揣 测;第三天开始,我就默默地自己坐在座位上了。

后来的一年,我都是如此境地。本来挺活跃的自己,变得越来越沉默,连最喜欢我的班主任都找我谈话,提醒我注意群众关系,不合群将来要吃亏的。

我知道班主任是为我好,但是,我能告诉她实情吗?说我是被动孤立,不是主动离群?那么,结果很可能是,她在全班同学面前说不要孤立同学,而事实上,我被更严重地孤立,罪名再加一等——打小报告。

我不齿做这种人,硬着头皮自己承担,那时的我坚信,流言止于智者,清者自清。

可是,整个高中,我都如同跳进了黄河,怎么也洗不清自己。

我带着灰色的心情上课下课,最怕的是第二节课课间,20分钟,从前是四人小组一起争奇斗艳,秀新衣服;一起出去买零食,轮流付账;一起树下谈心,看看谁又收到了情书;一起交换笔记,畅谈谁瞄准了哪所大学。

如今,她们故意在我面前亲密无间,从我的座位前走过,在我目光所及的窗口提高声音,勾肩搭背。她们以为,这样会深深地刺痛我。她们的确做到了。

妈妈有一天突然说,懂事了,知道操心学习了;班主任惊讶地发现,随着一轮轮模考,我越来越往前冲,从前她眼里聪明但不努力的学生,突然厚积薄发了。

她们看到的是结果,没有看到原因。

我带着忍辱负重的决心,打算扳回自己,无论以怎样的方式。我数着日子,和教室后面黑板上的倒计时一起。大家都在紧张高考一天天临近,没有人注意到我淡然背后的期待。

我仿佛定在那里,别人都在动。

挚友和那男生恋爱了,轰轰烈烈,我明白即使是块鸡肋,如果有人心仪或者被认为有人心仪,也是香的。他们大张旗鼓地走到了一起,在我面前带着耀武扬威的笑容。不过,这没有刺痛我,反而让我有一种置身事外的清醒。

大家都以为“小三”落败了,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至此,每一个幸灾乐祸的表情,都不会对我造成伤害了。是的,我突然变得从未有过的从容。

高考过后,我以高位占了学校的红榜,挚友却不在榜单。而入校时,她是中考全校第二的苗子,我仅仅刚过这所重点高中的录取分数线。

说这话不是炫耀自己的英明,而是作为陪衬为挚友扼腕。不过一介平庸男,却让我们反目。而且,以挚友的前景陪葬。

毕业十年聚会上,我被人簇拥着问东问西。挚友迟来,坐在我的旁边,我低低地问了句:“还好吗?”自己的眼圈已经先红了。

挚友手里挎着的,是另一个男人的胳膊。

3、到底谁在保护谁——晓弓明月

11月初,天很冷。我只身前往沈阳,参加一个老朋友的葬礼。最主要的目的,是想在这个特殊的时刻,好好陪陪她7岁大的儿子。

没想到,那天我却没看见孩子——眼瞅着就要“三七”了,他们全家人竟然还没把母亲离世的消息告诉孩子,还把他一个人留在大连只有家庭教师的家里!

晚上,我压着心里的火,找了个时间问他爸爸:为什么要瞒着孩子?

他回答:怕孩子受不了,怕影响学习。

他还告诉我,就在妻子离世的当天,他就和几个亲戚专门商量过要怎样跟孩子说明。只是商量来、商量去,大家越说就越觉得真相太残忍,孩子知道了一定会崩溃。所以,事情出了后第三天,他自己回了一趟大连的家,跟孩子说:

妈妈的病好了,但是还要到外地去疗养,得过一段时间才能回家。

那要多久啊?

等你二十岁,妈妈就回来了。

太长了!可我想妈妈啊!

那就十五岁。

好。

这孩子后来就真的再也不问妈妈的事了。不仅如此,听家庭教师电话里说,他每天都高高兴兴地去上学,很乖、很听话,见人就说:我妈妈的病好了,等疗养好了就回家看我!

没听完两句我的眼泪就下来了,忍不住问:你们真的相信孩子还不知道吗?

没人回答。

到底是害怕孩子会崩溃?还是大人们不能忍受自己已经崩溃?

大部分时候,我们向孩子撒一些所谓“善良的谎言”,真正想要保护的人,其实是我们自己。

当孩子爸爸和亲友在讨论要不要告诉孩子时,他们头脑里出现的所有孩子“要崩溃”的想象,都是他们自己内心最真实的第一反应向外的投射。他们想要崩溃,但现 实层面又不能允许自己崩溃,就把崩溃的愿望转移到孩子身上,然后用想象中的对孩子的“保护”,来保护自己接近崩溃的自尊。

因为在那一刻,失去亲人的打击,让我们为丧失感到强烈的悲痛的同时,也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感到深深的恐慌。当我们自以为是地采取行动,以为自己在保护孩子的心灵时,更多、更深层是为了多少找回一些自己的控制感。

但孩子呢?

当大人们连伤痛的机会都不给他,都期待他“不能崩溃”,孩子就只好开始自我欺骗。

问题是,孩子真有那么脆弱吗?今年地震后,多位去灾区做心理干预的同事回来后都感慨——相对于失去孩子的父母,失去父母的孩子要比我们想象的坚强得多。这也许是因为他们拥有更多未来,更愿意立足现实往前看。

在这个朋友家里也是,孩子最终成为了最坚强的那一个,勇敢地承担了保护爸爸的责任。孩子的潜意识感觉到,此时的父亲需要做点什么来找回自尊,就接受了父亲的谎言,给父亲提供一个“你保护了我”的机会。

但这样对孩子的伤害太大了。在哀伤辅导中,重要的一环,就是让生存者正视必须面对的真相。这样活着的人才能有机会与死者在心理上完成“告别后,转身”的全 过程,了结“被抛弃”、“被孤零零地扔在这个世界上”的感受。如果大人剥夺了孩子与离世亲人最后告别的机会,那么,孩子对于那个亲人的等待或期盼,可能会 纠缠他的一生,成为一件“未完成事件”,反而使他难以全心全意过好自己的生活。

写到这里,我突然想起很久以前看过的一部古龙小说。

小岛上住着一个姑娘和一个武士。姑娘是瞎子,武士对她特别好。姑娘常常问: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每次武士都回答:因为你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姑娘,照顾你是我一生最大的荣耀。

一天,小岛上来了一群强盗。他们要来抢这天底下最漂亮的姑娘。武士寡不敌众,没挡住强盗冲入茅屋。没想到的是,所有的强盗见到姑娘都愣住了,然后哈哈大笑:“原来这就是你的美女?简直就是一个丑八怪,白给我们都不要!”

强盗走后,武士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姑娘。姑娘却十分平静地说:“没关系,我早就知道了。虽然你不说,岛上的邻人们怎样谈论我,我也会听得到。只是,既然你希望我以为自己是最漂亮的姑娘,那我就以为自己是最漂亮的姑娘!”

好一个“我就以为”!这到底是谁在保护谁?

也许,有一天,这个孩子也会对他的父亲说类似的话:既然你希望我以为妈妈没事,那我就以为妈妈没事!到时候,我们这些大人,都该好好谢谢他。

来源:中国青年报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26 Comments On 每班都有一个被孤立的人

  1. 很受启发,也很有同感。
    两个女生因为长的不太好看而被同学孤立,一个男同学爱说脏话而被孤立。。。或许这就是成长吧,蓦然回首或许也会为自己曾经参与了这样的活动而后悔,然而最受折磨的还是那些被孤立的人,或许会在他们心中留下永远抹不去的阴影,因此而改变了后来的生活。。。。
    我觉得这很悲惨,也不公平。

    • @myedutime @myedutime,
      现在大家可以讨论一下,如何帮助被孤立的人应该怎么走出困境;
      不过像第二篇的主人处理得很好;
      孩子也很坚强。

  2. 走出困境:
    1.破坏组织结构,打破强势力的平衡,这样弱小的势力将被忽略,或者成为被拉拢对象~
    2.练好武功,你比人高一点,人家会嫉妒你,你要能一招将其击毙,他们就会害怕你,甚至崇拜你~
    3.跳出圈外~

    • @sly61 @sly61,
      如果是你,你会选择哪一项?

    • @sly61 @sly61,
      公平,母呢?,何以平?~
      我会事先选站好队,实在身陷,我会选1
      不懂事的不只是年轻~
      一但身陷,指望的只能是自己,好人是有,但假手于人,好听的讲是希望,其结果却是渺茫,不是每个灰姑娘都有巫婆帮的,巫婆也不能帮每一个灰姑娘,要把王子弄到手还得靠自己~
      壁垒是要打破,画个博弈矩阵很清楚的看到,最有利的是受害者自己打破~
      不经历风雨,怎发明雨衣?~
      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心之灵动,厚积薄发!却实没对没错,却有了伤害!~
      以何诱之?边际法则,恐聚大恶!

      • @sly61 @sly61, 关于灰姑娘~
        我写过这样一篇戏言~
        从前,某个不说汉语的国度里,有位英俊的王子,他不仅聪明睿智而且有一个追求自由的心~
        到了结婚的年龄,他毅然回绝了父母推荐的结婚人选~
        决然地开展了伟大的自由恋爱~
        他发出请帖,邀请各户人家的女孩到他的城堡里~
        举办一次盛大的舞会~
        借机寻找到属于自己的另一半~
        黄天不复有心人,在这次舞会中王子结识到一位名叫仙德蕾拉的漂亮姑娘~ (当时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当仙德蕾拉进入王宫的大厅时)
        “啊!好漂亮呀!这是那一个国家的公主呀?”
        (众人睁大眼睛看着她)
        王子一看见仙德蕾拉,就发自内心的喜欢上了她。
        王子对仙德蕾拉说:“请跟我跳支舞好吗?”
        仙德蕾拉:………(应该是有点紧张)
        (开跳~)
        “公主!你到底是那个国家的公主呢?”王子接着问道。
        仙德蕾拉便对王子说:“我告辞了。”
        (请参看灰姑娘版《灰姑娘》)
        王子从后面追过来,然后大声说:“公主请等等!”
        (开追~)
        仙德蕾拉心想:“如果被抓住,那可就糟啦!”
        所以她开始跑了起来,当她跑到台阶时,不小心摔了一跤,掉了一只鞋,可是她管不了这只鞋了。
        “公主!公主!请等一下。”
        她没有理会王子的喊叫声,加快脚快,十万火急地朝着幽暗的城堡外跑去……

        在这次邂逅过程中,我发现有以下几个问题:
        1,为什么王子“一见,就发自内心的喜欢”?
        当然一见钟情是可能发生地~不过要想让王子一见就钟情有点……
        (我现在看美女看多了都不像原来那样流口水了,王子必倍之!)
        2,看看王子说的话,三句不离“公主”,何意?
        (满足择偶的某个标准了…..)
        3,为何马车变回了南瓜,马匹变成了老鼠,漂亮衣服恢复成破旧的衣服~
        偏偏王子手中的水晶鞋还是水晶鞋,何解?
        (这个大家自己想……)

        王子怀抱着水晶鞋,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感谢上苍给他扔下来个这么标致的林妹妹的时候~
        却不知道他自己,彻头彻尾地被人迷惑了心智,侮辱了智商,欺骗了感情……..

        自从舞会结束,匆匆分开的那一刻起,王子日日夜夜地思念着仙德蕾拉公主。
        在王子的心中已决定;非找到那位漂亮的公主不可。
        (还公主呢…唉~)
        可是不管向谁打听,都探听不出公主的事来。
        所剩下的唯一证物就是公主的一只水晶鞋。
        于是呼,聪明的王子想到了一个”聪明”的办法…..试穿!
        这里有个问题:
        要试穿能找到人并且不找错人,那只能有二种可能
        1.找的这个人脚是畸形,要么太大,要么太小,再要么长个六趾什么的~
        2.穿同样鞋号的其他人都不能试了…….也许死了,也许………
        第一种情况个人觉得不可能,我觉得这个王子心理并不变态,审美应该很健康!
        那只可能出现第二种情况了…….
        综上,那幕后的黑手……..显然就是那个会魔法的老太婆

        于是呼,王子找到了他的公主~仙德蕾拉
        当然,善良的仙德蕾拉没有虐!待!曾经虐待她的继母及两个姐姐~
        再当然,仙德蕾拉姑娘和王子举行结婚典礼,场面盛大、热闹非凡。
        故事的结局是美好的,但是………王子是悲哀的…………

        • @sly61 @sly61, 童话故事能用逻辑来推理吗?
          她们还有魔法~
          还会飞~
          比如你要见和比尔·盖茨见面,你要先有一块敲门砖,灰姑娘见到王子的敲门砖就是那双水晶鞋~
          至于见了面后会不会吸引对方,会不会说话,会不会跳舞……那就看个人的基本功了~

          • @左岸 @左岸,
            哎,其实主旨不在推理童话,而在讽谏一个高不成低不就,整天把情感沉溺于童话里里的朋友~她写了《寻找水晶鞋》,我就写了这个东西给她……..
            =_- !

          • @左岸 @左岸,
            哈哈,你就挑我驳无可驳,只能解释的地方下手,太坏了~

      • @sly61 @sly61, 坚强的人遇事总可以找到出路~
        剩下孤立无助的人在那里形单影只~
        人不能缺少朋友(尤其像《心灵捕手》中的查克),如果真的没有,那至少要把自己当朋友,跟自己对话~

        • @左岸 @左岸,
          如果他没有那种惊人的天赋呢?

  3. 年轻,真的不懂事!

  4. 不要拒绝别人和你的友谊,这样就能解决孤立者的问题。我在上高三的时候就是这样去帮一个女孩的,当你接受他的时候你的朋友也会接受他的。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5. 其实大部分人都没有真正想过去孤立一个人,只是在无意间孤立了别人。当有一个人打破这种规则时,这个规则就不存在了。至少在大多数的男生是很容易忘记一件事情的

    • @偷苹果 @偷苹果,
      看来还是不要把问题想得太僵,最好有人站出来打破这个壁垒~

  6. “保护自己接近崩溃的自尊。”是什么意思呢?不太明白。。。

  7. 生命中也有过这样黑暗的岁月,那样的痛苦岂是外人能得知。如今的我还是不能够全然忘却,但努力不再回忆。anyway,它也让我更坚强,更懂得珍惜。真的希望不再有孩子经历这些残忍的东西。

    • @serena @serena,
      这种事情还会在我们身边发生,问题是我们是否愿意做伸出手的第一人,还有他是否愿意像sly说的打破壁垒,学会坚强。

  8. 其实,事情都是有两面性的,看你站在哪一方,没有绝对的对与错,做为旁观者的我们也不能去定性,不是吗?归根到底有一个选择在里面。
    包括妍,那个孩子,他们是被别人选择了。
    只是一个单选题。
    反过来说,他们也选择了自己的答案。
    只关于心,没有对错。

    • @田诗 @田诗,
      不知道不小心伤了人家的心算不算错误?
      你打开了一个很好的思维:人生的选择
      也许我们常常被选择(比如毕业分配);
      但怎么走就得我们自己选择。

  9. 我只能说只要孩子长大就必定会遇到这些事,发生在他身上或者他的同学身上。做家长的是要引导的,老师也可以更积极地去接触那些被孤立的同学,而不是在班上喊两句了事。老师可以挖掘该同学的优点的,发扬它,让所有人看到,好像帮忙搞卫生之类的。慢慢诱导也自然可以将孤立的同学再融入集体,人的本心都是善的。

    • @啊江 @啊江,
      啊江是老师吧~
      一说话就三句不离本行了~
      不知你怎么看待sly那比较强硬的说法~

  10. 当有人要靠近被孤立的人时,那些人也会被孤立的

    • @XXXX @XXXX, 这是比较可怕的事,更多的可能是心理暗示,我想谁都不喜欢被孤立,很多时候可能出于保护自己不被伤害。

  11. 弃坑的概率很小 因为这个本身是在杂志上连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