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包容的世界和偏执的人

2020-11-24 . 阅读: 676 views

文/德鲁伊

前几日,见了一个妈妈写的帖子,大致是说自家的男孩子,因为早恋。初中的优等生,到了高中不仅成绩崩盘,甚至开始离家出走,巴拉巴拉的。

我有点恶作剧的回帖说,“没弯就挺好。”。没想到戏谑的结果是,点赞无数。毫无疑问,这个世界更包容了,这个一定和教育的普及有关。有了知识,人群的责任感和道德感在加强。自我意识建立了,也就尊重别人的选择。

你看人家,都开始清算黑奴的事情了,甚至上升到政治正确的高度。改个名字,推个雕像什么的。让我越来越认同朋友的一句话:任何的平权都需要过犹才及。

有个学生谄媚我,说70后带给这个世界更多的包容,因为混得都不错,也更能接受有其他生活方式和三观的人,虽然他们都很坚定自己的活法。我说,你感谢我是应该的,因为你叫我老师。至于70后,那是苦受的少,不得不经历的事情多,打不过别人,也不想被别人战胜,既怂且倔。

三观多多少少是自己坚定坚持久了,沉淀的渣子。所谓的存在感,多半是明白了自己和别人的界限,还多少能和外界平等沟通和交流。没有存在感的焦虑,属于泯于众人和被消失的垂死挣扎。没有沟通能力的孤独,就是个不会说话的孩子,你要什么,你觉得表述清楚了,这世界却懒得理你。

养过孩子最大的好处之一,就是哪怕对方词不逮意,磕磕绊绊,你还是愿意蹲下耐心的听和搜肠刮肚的去理解。这让我可以在很多场合里,内心已经极度厌烦,但还能保持微笑,侧耳倾听很多人的很多想法。我告诉我很多朋友,这是我管理人际关系和管理团队方式的一部分。

于是,也有新奇的发现。有些人,为了坚定自己,不受外界干扰,就闭了嘴巴、关了耳朵,矢志不渝的整。有些不,他为了坚定自己是对的,会一而再再而三,在一段时间里不分场合的宣讲,最终让你明白,他需要的不是倾听,需要的纯粹是倾诉。

有意思的是,我们通常会觉得第一种人偏执,觉得第二种人坚定。毕竟,第一种就是个愚公移山,第二种可有传道士般的热情和狂热。但看得久了,经的久了,第二种,约摸着是自己也不太坚定,需要这些倾诉去坚定自己的信念,保证自己的坚持。

有段时间,大家都觉得偏执的人才能成功,历数互联网时代的新富们,大多数要么不管不顾埋汰苦干,水到渠成;要么各个都是演说家和段子手,甚至是梦想大师。

这个世界的逻辑,说到底是利用占取你的时间,来占取这个世界的空间。说俗了,你的时间才是你唯一拥有的财富,被谁或被什么占有及分配,也就是你的价值和存在。

现代社会,适度的焦虑总是要有的,毕竟拿着当下目标比,拿着自己和别人比,拿着现在的自己和过去的自己比。比较可以带来思考,让自己茹毛饮鸡血,说不定还能冒出点创意。但现如今的焦虑,已经是无所不在的了,自己的目标在变,对自己的过去认识也在变,比较的对象更是五花八门。原先觉得,法取乎上得其中,现在是法取乎万物得焦虑,法取乎上中下得焦虑。

其实对抗包容的一定是偏执,这个动动脑袋就想得通。面对信息的洪水,信所信,偏执点没坏处,人不偏执枉少年。你要自己相信自己坚持的,而且要不停告诉自己这是对的,甚至对不同意见、不同情境,不仅嗤之以鼻,甚至踩了尾巴儿般的跳起攻之。要不,你能怎么样呢?

这个世界越来越包容了,于是你越来越不出众,也越来越没人关心关注。不管是用户偏好造成的偏执,还是为了让自己的努力看起来有价值和正确,或是,仅仅觉得我不偏执我又能如何?

你可能注定是那一个偏执的人,在这个包容的世界焦虑的活。

左岸记:想想怎么独立而不偏执,坚定又不狭隘,就不会那么焦虑了。

德鲁伊Druid

德鲁伊,70后。理工科硕士,喜欢写作,职业经理人。 人入中年,携妻带子,止思践行,与世界融洽、与自己坦然,充满快乐生活的勇气。 “质朴、灵动、喜悦、淡和”是为人生准则,“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为人生标准。 文风以毁鸡汤、静心冥想、儿童教育、心理应用等见长。 著有: 《不曾孤独,怎会懂得》(散文杂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独,怎会懂得 2》(散文杂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没走过的是路,走过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学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惫的世间任性的活》(散文杂文集,文汇出版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