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人生若只如初见

2020-10-18 . 阅读: 818 views

文/奶茶不太甜

北京太冷了!

下了高铁,几乎所有人都裹紧了本就扣得严实的羽绒衣,戴上帽子又懊恼自己无处安放的双手。明明是带着任务的公差,我却硬要吹牛说,不过是去故宫看场雪景。还没看雪,自己先被冻僵。

北京已经下过一场雪了,路边残留着斑白的小小印记,车子穿过栉次鳞比的高楼大厦,寒风扑面的街道行人稀少,唯有中国农业大学门前的立交桥上,一对对身着厚棉衣边走边跺脚的情侣们,让人忆起人生中无忧的过往和温柔。

突然想起站在苏黎世纷飞的雪景中,穿着驼色大衣,围着浅灰羊绒围巾,不听医嘱、强打精神执意要去机场接谢小秋的王沥川。

明明是精通英法德意四国语言,毕业于哈佛大学的高级建筑师,竟然看上出身寒微的小镇姑娘,相处起来十足的绅士风范。像是用法语为她朗读《追忆似水年华》;拄着拐杖突兀地出现在人潮拥挤的火车站,只为了劝小秋坐飞机回家;因为小秋父亲的误会,明明中文不好还着急慌忙的告白说,要和小秋生一个米饭,其实不过就是希望以结婚的承诺打消老人家的顾虑;为了不拖累小秋,不顾病恹恹的身体,坚持从瑞士回到上海,用流利的英语混着软糯的台湾腔一遍遍劝她:“放弃吧,人生中有些事情只有自己撑过去才行,要学会move on。”怪不得会有粉丝留言说,尽管我们的生命相隔了整整一条长河,但我只想给你一副昭然若揭的干净拥抱。

在皇城根脚下川流不息的人流车流中,王沥川的好让人念起过往“人生若只如初见,当时只道是寻常”的美丽时光,仅仅是说到安息两个字,都会难过叹息时光之里山南水北的无限遗憾。

初雪的日子,但愿平行时空中,星河徜徉,一路有光。

如果说,沥川只是作者为青葱少年编织的爱情梦想,那么沈从文和张兆和的故事就是俗套又不乏温馨的互相嫌弃且不离不弃的爱情。

乡下小子沈从文对大家闺秀张兆和一见钟情,前前后后写了几百封可以入册的情书,张兆和开始觉得他不知天高地厚到了无聊的程度,最后竟慢慢被他的专情和文采打动。两人在胡适等人的撮合下结为连理,却在婚后迅速的因为太过悬殊的背景而无法继续生活,一度分居。然而每每遇到困难时,两人的感情最终还是占了上风。张兆和在关键时候点醒沈从文,让他放弃写作转行历史研究,又捐出了大量娘家的文物帮助他躲过了难关。

张兆和对沈从文可谓尽责,但对他的不理解也一样几乎持续到了人生尽头。直至丈夫死后,她才终于发现两人之间的感情之深,并最终在他的墓碑上写下“不折不从,星斗其文;亦慈亦让,赤子其人”十六个字。

至今记得那篇文章里那个老师讲完这个故事之后给学生们的忠告:“我希望大家将来都认真对待婚姻,最起码也要学习沈从文,把道德和感情这两条底线牢牢把握住。人一辈子七八十年,其实长的超出你们的预料,想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不遇到任何变故是不可能的。一个讲道德、有感情的婚姻,多大的浪头来了你都不会倾覆。因为你心里知道自己还有想见到的人,有想尽的责任,这种想法的力量是和信仰相当的。”

在这个天寒地冻、万物凋零的季节,突然想起沈从文的那句名言,“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纪的人。因为明白你会来,所以我等。”

初雪的日子,但愿你相信誓言之美,不在于它能对抗世事无常,而在于今生今世,有那么一瞬间,你曾经愿意相信它能。

最近踏遍万水千山寻找老伴儿的爷爷更是让人慨叹,爱如拯救,人与人之间总有一线生机可以不落窠臼。

这位叫王玉明的古稀老人穿着洗的发黄的外套,坐在《等着我》栏目录播间,忆起两人共同走过的斑驳岁月:像是她为他做棉鞋寄去部队,他珍藏着她第一次卖冰棍赚的两元钱,说要留给孩子们作纪念;地震时她为了救他腿上被钉子轧破留下去不掉的疤;他负责赚钱养家,但她并不专职貌美如花,而是一手包办了柴米油盐酱醋茶;他深感抱歉写信告诉她,有了你我就有了家…..

在过去700多天里,他走了6000多公里,贴了20000多张寻人启事,穿坏了9双胶鞋,蹬坏了5个自行车,只为寻找患上阿尔茨海默症而走失的老伴儿。他佝偻着背扛着巨大的背包,颤抖的把手放在平台上盼着那扇门背后的奇迹,可那张长椅上却空无一人。

直至李七月出现含泪抱歉地告诉爷爷,没有找到他的老伴儿。老人呜呜呜哭的像手足无措的孩子,一直念叨:“闫宝霞,你走到哪儿去了?王玉明来接你了。这么多年,我们相依为命,没想到老了却把你弄丢了?我咋把你弄丢了呢?”他颤颤巍巍、断断续续的这些话,令所有观众瞬间泪目。

就是这样朴素的他令人轻易相信了“人生纵苦无妨,良人当归即好。拂去肩上雪花,同看天地浩大”的极简生活信仰,甘心“家人闲坐、灯火可亲”尘埃落定后的踏实感,真切地明白了那句,人生在世三万天,难免囿于昼夜、厨房与爱。

初雪的日子,但愿阎奶奶能走到光明处,被她的老伴儿带回家。

此刻,我又坐在北京西站人流涌动的候车厅,于嘈杂凌乱的鼎沸人声中听到旁边的人手机中播放着泳儿的歌:“尘俗渺渺变幻多,花会谢爱情会逝,但最真挚的你谁又可取替,但你于我心里仍代表一切。”我始终没有看到故宫的雪,却在临别之际听到了久违的歌。

初雪的日子,但愿人长久。

左岸记:初见总是美好的,常见是不是依然,需要的其实就是要有那份初见的喜悦和常见的欢喜。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3 Comments On 人生若只如初见

  1. 尽管深圳还是夏天,我想但愿人长久这件事是每个季节都所希望并能实现的,陪你看过一年四季

  2. Christine是一个meirener

  3. 我特别讨厌公司的垃圾,很多都愚蠢至极。

回复给 自考心得 点击这里取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