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即便最了然

2020-09-03 . 阅读: 314 views

文/奶茶不太甜

亦舒已经不是流行作家了,可亦舒作品中倡导的女性姿态却日益流行。

简单来说,很多现在被人说烂了的城市女性生活和恋爱态度比如经济独立、情感理智等,最初是在亦舒小说里以“叛逆”姿态被提出,并逐渐被接受的。这个被称为香港文坛三大奇迹的言情女作家,借用其笔下的300多个故事,细密而长远地影响着我们今天的生活方式。

也正因此,电视剧《我的前半生》的改编和罗子君大红大绿的服饰穿搭以及大哭大闹的萎靡姿态,才会惹得远在海外的亦舒以及书迷们集体愤慨。

因为亦舒讲的是不骄不矜,勤工好学,倡导的是自爱、沉稳,而后爱人,推崇的是“你可以的,我们都可以的,人就是这般活下来的”体面姿态,而电视剧的罗子君显然与之不是一个人。与罗子君的人设相比,尽管大家对袁泉扮演的唐晶不吝赞美,但也有书迷认为,袁泉过分清丽,缺了书中唐晶这个职场女强人的泼辣与专业,也少了现代女性的精明与睿智,失了和人相处的边界感。

原著小说中,唐晶绝不会感情用事到参与别人的家庭官司料理中,亦没有时间苦口婆心地进行毫无结果的劝解与安慰。比如,子君刚刚得知丈夫有外遇之时,原著中唐晶就说:“这年头,谁好、谁忠,都没有一面倒的情况了,黑与白之间尚有十几层深浅不同的灰色,人的性格有很多面。”子君离婚,每天抱怨,唐晶果断打住:“每天只准诉苦十分钟,你不能沉湎在痛苦的海洋中,当作一种享受,朋友的耳朵耐力有限,请原谅。”

书中的子君和唐晶,并无感情纠葛,并且两人最终均收获外人看似较好的人生,不过亦舒并没有回避某些不甘心,比如唐晶,即便遇到外人眼里近乎完美的莫家谦,可就连结婚也未通知好友,只觉得实在不值得张扬,后来过上相夫教子的生活后,还不免抱怨,明知做人不外如此,也难免会精神痛苦。子君尽管后来遇到霍君,也是经历了诸多磨砺,不再苛求生活之后。尽管有书迷认为子君的结局过分理想化,但我们亦不能忘了,子君也是在潜心陶艺学习,有了自己的事业,并不寄望依靠婚姻拯救自己时,才遇到的霍先生。

其实,亦舒笔下的女主角因为没有天生自带光环,往往就是普通人的结局,不会太差,也很少能像童话一样好。家底殷实长得好看的女孩子,比如黄玫瑰,即便是任性胡闹,也能在故事的结局从两个人里选一个;而那些善良的平凡女孩,哪怕是拯救了异国王子,也落个《蔷薇泡沫》式童话陪衬。

亦舒并不提供琼瑶型的梦幻和安慰,而是一直在传达一种信息:别做梦、别胡闹,了解世界运行的规律,克服它,并承担后果。大家有舍有得,各自牺牲,没有意外的爱情,也没有从天而降的钱财。亦舒女主角们的结局,看起来是凑合,其实是“最优解”,或者说,把生活与爱情的非理性因素尽可能排除后的权衡,尽可能做到见好就收。

说到这里,想起宣萱饰演的心理专家武俏君,似乎相较于袁泉饰演的唐晶,武俏君更符合亦舒女郎的气质,也许是因为宣萱的高知教育背景,俏君看起来更具精英气质。她和古天乐扮演的徐飞至今仍是影迷们心中的意难平,与徐飞交往时,她主动追求,与徐飞分手时,她亦主动提出。尽管自己纠结难过,但面对徐飞不忍辜负前任的无怨言付出,她主动讲“人生不是只有爱情,还有许多其他的事情。”又讲“自己最爱的永远是自己,爱别人远不及爱自己。”

你在她身上看到的是理智的清醒与克制,既然自知无可挽回,那就潇洒放下。正如亦舒讲的,“人家叫你走,高高兴兴也是走,怨气冲天也是走,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不如恭敬从命,欣然引退,免得惹人憎厌。”

记得以前有位文学老师讲,长久以来,读者对于作家亦舒的评价都显得极端的两极分化。爱好其书者,信奉她推崇的态度,永远姿态得体。不喜欢的人,则认为其千篇一律的人物角色设定和过分精致的生活追求,但你们去读亦舒,要思考的是“娜拉何以出走、走后何以谋生”的问题,独立之于女性的第一步,永远是经济独立,生活上依赖别人,又想得到别人的尊重,这是不可能的事。

即便最了然,前路多无奈,你也要姿态好看些,你可以的,我们都可以的,人就是这般活下来的。

左岸记:看书带着情绪不好,它把你缺失的,想要的嫁接到别人身上,你一糊涂就觉得这故事简直妙极了。独立的魅力,在于冷静的自我剖析,凡在回头认清自己本质的时候还对自己留有余地的,那都不叫自我剖析,独立的人有自己的格局和天地。人们不解释的主要原因是根本不在乎对方的想法,无关重要的人,对无关重要的事有点儿误会,有什么关系,你信也好,不信也好,都于当事人生活毫无影响,何劳解释。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