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你以为的认知问题,其实是情绪性格

2020-07-15 . 阅读: 1,731 views

文/德鲁伊

高考又移到了7月,这突然让自己有了关注热情,自己那时候也是七月。努力一定会有好结果的事情,这辈子遇到的绝少,高考算一个。

这几日的股市也很nice,第一天疯涨就一批人清仓,然后留下的和跑路的,互相鄙夷互相嫌弃。今年属于习惯性危机年,好消息不多,于是,毫无悬念的焦虑和恐慌。习惯性危机,也让机遇少了很多,真遇到了,失掉了,还只能说不后悔,或者找一切可能的理由去验证不值得后悔,这样的人基本都中年了。

认知问题泛而笼统,但通常,我们预设的情况是,如果信息完备,心态中立持平,我们又有较好的分析处理信息的能力,我们必然能有较好的选择和行动。于是乎,我们努力学习培养认知能力,但最终的结果却是,学会了如何寻找到足够的理由,来解释自己的失败。

毫无疑问,不后悔和不能说后悔,是现代人的必修课。但拿认知模式说事,大而化之的去回答一切问题,怎么看也于事无补,于己无益。这个类似用户偏好设计,你一次次拿认知模式的理由来解脱自己,你也就越来越习惯将问题归罪于认知模式。

世界的股市,今年是天下大同,所谓的市场永远臣服于权力意志。危机时恐慌无比,牛市来了却瞎折腾,什么东西都拿不住,不管是钱还是股票。有了股票,烫手,没了股票有了钱,看着别扭。亏了骂市场流氓,赚了那是自己英明,赚了后发现留着本可以赚更多。然后,就开始埋怨自己的认知模式。

信息社会,公平搜索、搜索公平,大家能获取的信息差不多。股票练多了,所有的内幕消息,都会直觉的自行打个问号。数据分析也是工具多多,但面对分析结果,却仁智互现。真让你自己分析时,你却也懒得相信自己。

科学,再加上科学的数据信息分析工具,你最终的选择却甚不科学。这让人很挠头,你都不知道该怨谁,最后就只好去怨认知。但再来一次怎么样,认知该提升了吧,恰恰相反,没能吃一堑长一智,而是吃一堑再吃一堑。没涨智,尽吃堑了,韭菜也是这么想的,韭菜都是这么想的。

多半这时候你会开始相信玄学,只要你笃定的事情没有变成笃定,人么,搞搞玄学也还是很有必要的。世界上什么都缺,就是不缺神仙,万物有灵,万物成神,这已经超出认知了。在你实在迷糊自己人生的时候,放弃认知,寻佛问道也挺好,起码心静静心。满世界冥想静心,会成为一个大的潮流,也充满商机。这是时代给你焦虑的同时,给你的机会和解决的办法。

蓦然回首,这辈子的问题压根不是认知问题啊,是性格啊,是情绪啊。

这是一件悲哀的事情,我喜欢“为体为用”的剖析,认知模式如果没成为“本体”,真到了用,其实连工具都算不上,只成了性格情绪的表现手段,出问题时可以推卸的借口。

其实我们都明白,我们绝大多数人不会承认,自己是情绪驱动论和性格决定论的忠实信众。因为我们总是摆出一副无比理性的嘴脸,但每一次信誓旦旦的理性,稍微盘点一下,不是情绪作祟,就是性格决定,或者兼而有之。

一直想写本关于情绪的书,但最终放下的原因很简单。你处于情绪里,但你不认为你处于情绪中,这绕口令让你很无语。性格问题也差球不多,因为绝大多数时间,性格是你的借口,而不是你努力去改变或关注的事。

自知永远比知他更难,于是类似凡事三思、先搁置延后解决等等,并没让你有什么收获。甚至类似延迟满足感的招式,运用好的人,深有心得,奉为圭臬。不会用的,门都摸不到,还骂骂咧咧。

所以,这世上遇到的事情多了,总还是要学会先抛开所谓的认知问题。输赢暂且不论,先论论情绪性格。遇事,先试着从情绪里脱出来,从性格外审视。换个情绪,你解决的方法是一样的吗?如果不一样,会怎样?至于性格,不自知再正常不过,只要不拿性格说事,其实旁观一下,中立持平一下,还是很容易的。

纯属建议,每一次归罪认知模式的时候,些微的提醒一下自己,有没有可能是情绪,有没有可能是性格。

左岸记:情绪和认知之间的关系,打个比方,一个本身对下雨没什么特别情绪的孩子,某次下雨,摔了一跤,浑身又湿又脏,回家还被父母责备了,他就会产生不好的情绪体验,这种体验可能就沉入了形成他潜意识标准的经验里,对他来说,可能就形成了下雨=不开心这种模式。尽管这件事他以后忘记了,但这种模式留了下来,每到下雨就不开心,会觉得自己就是不喜欢下雨。跟下雨相关的行为也是消极的。这就是,行为—情绪—认知—情绪—行为,这个循环。反之,如果那次下雨,他体验到了快乐,那一切又都不一样了。当然了,随着认知的提升,比如这个孩子知道了自己的这种情绪根源,有了这层认知,并有意识地去克服,经过一时间,那么他应该就能控制这个被动的情绪了,开始去欣赏雨天美丽的风景。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1 Comments On 你以为的认知问题,其实是情绪性格

  1. 以前我也在想,每个人认知世界也就是个人表达的主观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