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春秋争霸,“内卷”天下 —— 读《失败者的春秋》有感

2020-07-15 . 阅读: 693 views

文/louis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什么是“内卷”。内卷化效应就是长期从事某一方面的工作,水平稳定,不断重复,进而自我懈怠,无渐进式的增长,无突变式的发展,对即将到来的变化没有任何准备,完全缺乏应变能力。“内卷化”作为一个学术概念,意指一个社会或组织既无突变式的发展,也无渐进式的增长,长期以来,只是在一个简单层次上自我重复。

理解了上述概念,我们再来回顾一下春秋争霸的时代背景。“春秋”始自周幽王“烽火戏诸侯”自取灭亡,周平王东迁之后,终于“三家分晋”后威烈王正式册立韩、赵、魏为侯国。至此,诸侯间争战吞并、士大夫篡权夺位等乱臣贼子的事实行为正式得到了法理上的承认,周天子的威望已荡然无存,西周以来的分封制、宗法制的礼教秩序彻底崩塌。此后,诸侯七雄并立,相互间征伐更加肆无忌惮,战争烈度愈加突破道义底线。

周王朝建立之初,分封制和宗法制的确为巩固政权立下了汗马功劳。但是,这种正反馈的作用持续时间并不能长久。本质上讲,这种以血缘关系为主的分封其实是一种“自弱”式统治,随着周天子逐渐将土地与人口分封出去,手里的筹码越来越少,只能坐看诸侯们一天天壮大。王朝建立早期,周天子手中的蛋糕足够大,尚且能够维持一定的权威,而要继续维持这样的威严,需要周天子不断地征伐占领更多土地。早期的几代君主尚且英明神武,但随着后世昏君迭出,这种模式只会越来越难以为继,天子与诸侯间的血缘纽带关系也会呈现边际减弱效应。当王朝的财富积累无法继续依靠对外掠夺时,就会逐渐走向封闭、保守,进而资源日渐贫乏,人心蠢蠢欲动,往常水涨船高、雨露均沾,如今水源枯竭、僧多粥少,于是,有限蛋糕的如何分配就成为周天子亟待解决的重大课题。当周天子还在苦苦思索出路时,诸侯们已经自己想出了答案,那就是“抢”!于是,诸侯间相互倾轧、征伐、蚕食、吞并,士大夫欺君罔上甚至弑君篡位,从此,周天子的天下正式开启了“内卷化”进程。

春秋早期,周天子的权威尚在,诸侯间的“内卷化”尚且有所顾忌,比如齐桓公的称霸至少还打着“尊王”的名头。等到周天子的实力不断衰落,“尊王”的口号就没有什么政治价值了,天子之位也就形同虚设了,比如晋国的称霸,就彻底撕掉了周礼温情的面纱,更是把周天子视若无物。春秋五霸,轮番登场,看似热闹,实则都没有突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内卷化”的实质。周王朝就在这重复的“内卷”中被日渐掏空了家底,耗尽了元气,只剩一副躯壳在苟延残喘而已。

孟子曰“春秋无义战”,孔子感叹“礼崩乐坏”,也是自春秋始。以春秋纪事,微言大义,载于史册,以警世人。孟子曰“孔子成《春秋》而乱臣贼子惧”,这恐怕是孟老夫子自作多情的一厢情愿罢了。春秋伊始,犹如潘多拉魔盒开启,“内卷”这只魔鬼随即释放出了无穷的魔力将以周天子为中心的礼教秩序破坏殆尽,那些乱臣贼子倘若真的因为一部《春秋》就良心发现,止于至善,又岂会愈演愈烈,而从带有贵族色彩的温情堕落至丛林法则的血腥呢?

东周分两段,春秋和战国。春秋与战国,只隔了一层“周礼”的面纱,不变的却是“内卷”的天下。只不过,战国时代彻底失去了“周礼”的制约,“内卷”的进程愈加升级,战争的烈度愈加泯灭人性。所以,纵观整个东周史,其实就是一段天下“内卷”的历史,当这种伴随征伐与杀戮的“内卷”不断重复,终致天怒人怨时,也就意味着一个更具变革性的时代即将到来。历史有时就是这么惊人的巧合,东周平王东迁,始赖于秦,赧王病逝,终亡于秦。正所谓,成也秦,败也秦。历史仿佛是用“虎狼之秦”这一贯穿始终的主角宣示着自己永恒不变的主题:内卷。此后历代王朝的兴衰治乱始终贯穿这一主线,无法跳脱“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历史周期律。由此可见,一部《春秋》,微言大义,可不就是浓缩了封建王朝的千年史吗?

近代,曾有黄炎培先生向毛主席提问“中国共产党能否跳出历史周期律”的问题,毛主席回答说:行,这就是民主。诗曰:春秋越千年,内卷穿一线。此局何可破?彼答谈笑间。面对千年不变之局,孔子主张克己复礼,也就是恢复周礼的秩序,而毛主席主张发扬民主,靠人民来监督。后者的答案可谓一语道破天机,因为人民才是历史的创造者和推动者,以人民的需求为导向,以为人民服务为宗旨,不管是一个政党还是一个政权,就能始终保持警醒,不懈怠、不腐化,打破“内卷”的死局,跳出兴衰治乱的历史周期律。这就是“民主”的本质,即人民当家做主!

从集体的层面来讲,“民主”是任何一个人类组织避免陷入“内卷”的答案。归根结底,社会还是人组成的,历史还是人写就的,好逸恶劳、贪图享乐、骄奢淫逸,这些都是让人“内卷”的思想之源,那么,从个体层面来讲,该如何避免陷入“内卷”的困境呢?答案就是“致良知”

“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阳明先生的四句教完美地阐释了这一答案:人心本自光明,欲望裹挟之下才黯淡无光、趋恶弃善,“致良知”就是格物,就是为善去恶,就是不忘初心,恢复心体本来的澄澈清明。当然,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需要一以贯之、知行合一,需要“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也就是慎独!如此,则人人皆可为圣贤!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同样,以史观人,以人推史,将历史的兴衰规律照向个体,将个体的善恶趋向反推历史,如此,则可近道矣。

左岸记:必须承认,大部分人其实不会读历史。很多人读历史是为了“涨知识”,这当然是好的。但,读史绝不仅仅是为了获取茶余饭后的谈资,还有更大的用处。很多人喜欢历史,是想要从历史故事中“吸取经验教训”。所谓“读史使人明智”,人们多半是从这个层面上理解。然而,读史真正使人明智的地方,并非总结所谓的“经验教训”,而是从充满了偏见、误解、扭曲的纷繁史料中发现“历史的真实”,需要读史者不断提升自己的分析能力和洞察能力。这个思维训练的过程,才是真正使人“明智”的过程。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