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遇见岁月的慈悲

2020-03-24 . 阅读: 686 views

文/邹近夫

当青春挥手向我告别之际,我正在琢磨年青和年轻的不同之处,妄图从中划分出更多有别于中年的时光,然却看到身边的朋友忙着为晚年做打算,开始谈论生老病死,我才发现青春永驻只不过是毕业纪念本里一个谎言。在这之前,我总是把人生简单分作四个阶段,童年,少年,中年,还有老年,但从未想过少年仿佛昙花一现,骤然间了无踪影,许多尚未来得及尝试的事情,却不知写在日记本里的哪一页,哪一行。

去的终究会去,来的终究也会来。这就像我们失去童年,变成个青春少年一样,尽管会有一些不安,尽管无比怀念占山为王、画地为牢的乐趣,但也对那些孤独的时光心有余悸,何况耳边那么多声音都在规劝我们快快长大。于是还没完全弄清楚童年是怎么一回事,日子已经被贴上了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双重标签,一个接一个的学习目标不容置喙地组成青春的方程式,解开谜题似乎永远少了虚掷光阴这一步。终于到了随心所欲的年纪,站上象牙塔尖跃跃欲试,展开羽翼,却偏有人撕破现实的面目,故意隐藏光鲜亮丽的一面,尽力倾出一片片就业压力和失业恐慌,我们尚未熟练掌握生活技能便匆匆应敌,学习各种工作技巧,编造花样百出的简历,辗转难眠的日子里总是因为“接下来”这三个字而梦见一个被现实弄得面目全非的影子。

哪怕青春如此恍惚,最后还是看到你在朋友圈,公布了结婚邀请函,忽然明白你我当初那个孤独终老的约定,就是青春最直接的证明方式,天真,想象,漫无边际。直到遗憾慢慢结成三尺寒冰,青春的魅力才像一朵盛开的雪莲,仿佛让人看见了岁月的慈悲。那时芷兰花开的影子,恣情惬意的闲步,定格在了春天的樱花林边,有如碎石成山,一千年丝毫不动,以至于心醉的滋味一经回想便弥漫在身前。

后来人生渡过了湍急的峡谷,也未曾少看花儿的忽开忽谢,总算流入了相对开阔的平原,偶尔的一次机会得以故地重游。我与青春蓦然相逢的刹那,才发现自己好像一直忽视了少年活在青春之前。一段岁月和一段岁月之间的差别总是经不起推敲,而诀别青春也许就在昨天。然而在阳光下,那一排排背对着我的身影,依旧太像一片片青葱丁香,连离别的泪水都流溢出一股清新的气息。那时候,我又何尝知道青春易逝呢?

人生的各个阶段大致如同音乐歌单,类似专辑列表中的国风、戏曲、情歌等。怀念过去也好,努力生活也罢,不同的年代对应不同的幸福主题。

忘了是谁跟我说过人生中最重要的三件事,手里茶,枕边书,心上人,但是少年与中年之间不是应该还隔着一段岁月,属于年轻吗?如同少年后头还有个青春一样。于是我认为年轻不只是说说而已,单凭“精力旺盛”四个字就该得到原本属于它的魅力之处。何况这阶段,正当成为医疗、房产、娱乐、汽车最理想的消费群体,理想目标趋向于现实化,少了迷茫,人生中该走的弯路已经走得差不多,大都稳定了下来,也逐渐学习并掌握了判断信息的本领,知道哪些重要,哪些不重要。

如果非要给年轻加上一个标签,我想它应该是继往开来四个字。尽管愿景迟迟不来,尽管忙在生活的河流中日夜捕捞,但是未来尚且不是一个定数,工作所带来的充实感无可比拟,再说已经到了靠自己本事消费的年纪,知道哪些能买,哪些不能买。

当然,年轻时的你我慢慢理解了自古以来最起码的立身之本,情不自禁地向圣贤靠拢。因为抵抗空虚的唯一方式,便是尽量收获精神世界,至于一时孤独,它并不代表什么荒谬和残酷的人生。往后的岁月,总会有那么一个人带着你我重拾童年乐趣,甚至可能几度相逢那段纯真的时光。

到了中年,宛如汪国真写得那样,“来路一览无余,去路上能搅出的动静也大致不出其右了。”除此之外,还可能少了重塑自己的勇气,但在陌生的环境里,你我大可以保持心态上的平衡,是非成败应该不会再摆出咄咄逼人的架势。平素里,如若见到他人的随机应变,也许会付之一笑!这时我猜“传承”的念头必定冒出来,守护国粹恐怕成了有心无力的挂念,然而与童年、少年、青春蓦然相逢的刹那,或许依然会看见岁月的慈悲。

左岸记:这是美好的青春之歌,只有心怀慈悲,才能不负韶华,逆旅行人。

附:邹近夫豆瓣上文艺小说《我爱了这个夏天》,
https://read.douban.com/column/32781269/?icn=from-author-page
“岁月不知何时失声成哑巴,人间纷扰在一夜之间好像统统扯平了。倘若没有结果,亦不再轻易爱上一个人,水寒江静,往后谁来过,谁又走了,再无牵连。”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