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不与世界为敌,学会跟自己和解

2020-03-14 . 阅读: 632 views

文/潜川金葵

经过涅槃重生后,她极力想摆脱之前的“她”。

以前的她认为自己坚持的原则就是铁律,她对自己要求极为苛刻,她只对读书一事分毫不让。只要她能安静读进书,要她牺牲忍让什么,她都愿意。

她曾经有天大的梦想。小小的她,就算年龄大了,身体长饱满了,但心智要始终停留在美好的童话世界中。

她不相信自己的朋友会是什么很坏的人,品行能有多恶劣!她只是看到不对的,会着急地想修复,想让她们别这么想。可是,她不知道,最缺宠爱的人是她,因为如果看到她们有一丁点的不开心,她就会觉得那是多么悲伤的自己。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一直是她的信念,她从读了《论语》,接触到这句话的时候开始,在生活交友中恪守,矢志不渝。

可是她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明明对自己要求都这么严格了,周围的人还是不能接受她。

她看到一篇《左岸读书》文章中说,同情怜悯、仁慈善良应该用在对的人身上,用在值得这样付出的人身上。这让她解开了之前苦恼她的问题,可是新的问题又出现了。什么样的人是“对的人”?什么样的人是“值得这样付出的人”?这个问题又开始时时刻刻缠绕着她。

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在网上看到这样一句话——“他带着偏见来看我,我对他更是不能妥协,我只做给我在乎的人看,而不是所有人。”她不是很能明白这句话的深意,但好像能暂时解答她的困惑,只是不那么准确实在。

她持续地探索着,她一刻不停地寻找着。因为即使她试图说服自己放弃,她的思维也不听她使唤,她只能任由她脑子里的声音的摆布,她除了屈服满足它,其余什么都做不了。

她跟她最亲近的家人和闺蜜说,她们说她整天想太多,说她太作了,应该往好的积极乐观的方面去想。她说她想这样好好生活,但她控制不了自己,她得想通了这个问题,她才能好好生活,不然她只会更糟糕。

是的,她自己也深深意识到,自己会把自己逼入绝境,甚至会让周围的人都觉得她疯了,但她还是只能这样去做。因为做不做,她都不好受,还不如鼓起勇气,就算周围的人都不理解,她也义无反顾,因为别无选择。

她失败了。她没想到自己的身体先罢了工。她的身体死死拖住她,想让她停下来,否则就与她同归于尽。

她仍是不服输。她认为,她都已经开始了,怎能轻言放弃。

她拖着奄奄一息的身体,声嘶力竭地哭喊着:“不是这样的,这不对,我不是这个意思……”可周围的人中,能帮她的不理解她,帮不了她的冷眼旁观。

她哭着喊着,突然笑了,她发现原来自己苦苦力争的美好结局,只是她个人的一厢情愿,好像至始至终都是她一个人的幻想。

她突然陷入巨大的恐惧中,她开始害怕,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会落到今天这幅田地。她脑中只是冒出一句“终于可以这样死去了,对人世间再无任何留念了。身体你把我夺去吧,你不要我死,思想也不会让我好过的”。

但连这她也未能如愿。身体被不懂身体主人想法的人们给救活了。她绝望地想着,人们到底要她怎么样?生不能让她好好生,死也不能让她如愿死。

她知道现在她的敌人除了脑子里的“她”,还有面前的这一群人。躺在床铺上的她,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而已。她再也掀不起任何风波,她只想任由他人掌控,她累了,她真的好累。

就这样,不死不活地,她身体渐渐好转。她的脑子得到足够营养供给,又开始躁动起来,它怂恿着她,“给我起来继续维权,继续造反,继续抗争,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她好害怕,难道真的爱她的人们都看不到吗?她被一次次地伤害再活过来,再被一次次地杀死又救起来……她不知道世界到底要她经受多少考验折磨才肯罢休,才能放过她?她只不过是一个努力好好活着的弱女子而已。

当初真真实实发生在眼前的由她制造的“闹剧”以没有人理解和她的倒下结束。才发生没多久,这场风暴再次以更隐秘且卑鄙的方式,选择独独只在她一个人的脑中上演,她……她……她能凯旋而归吗?

左岸记:人最难走出的是自己的执念吧,真想不明白的时候最好是不逼迫自己,试着去接纳矛盾,去改善关系,去拓展认知,不与世界为敌,学会跟自己和解,这样才能获得心灵上真正的平和。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3 Comments On 不与世界为敌,学会跟自己和解

  1. 表示看不懂

  2. 啥意思?难道是小说开头?

  3. 是一部好的小说,可以值得一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