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命运如梯,永无尽头

2020-03-01 . 阅读: 739 views

/德叔

人生总是要追求幸福的吧,据说幸福感,最关键是和之前自我的状态作比较。这样看来,人生就是一步步的楼梯,一步步上,却没有尽头。

这样的人生看起来、想起来,有点凄苦。但通常,其实我们并不知道自己活得是比之前好,还是坏。总觉得自己的生活,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于是,我们学会了跟周遭比较,获取最多的信息的同时,最大限度的隐瞒自己的真实。你想想你清楚的知道,朋友圈的自己假的无以复加,但你刷朋友圈的的热情一点也不会降低。你在炫耀或欺骗世界,却希望从别人对世界的欺骗和炫耀里寻找自己的定位。

这几日,大家的心劲儿都不错,看着世界的大同,吵吵着让别人抄我们抗击疫情的考试答卷,自豪于闭卷考试考了一个优良,心塞于开卷考试别人还不会。忽然就觉得自己身为中国人的幸福和强大,自己瞬间胸怀了世界的冷暖。

世界貌似变得更险恶了,更薄情了,更喜怒无常了。说句矫情至极的话,现代人心越来越远了,躯体却越来越近了。小到一个人,大到一个国家,都仿佛如此。因为世界的恶,我们反复无常,其实每个人不必拷问自己的三观,只需清点这三十天自己的三观,怕自己都觉得自己在各类极端里跳转,分裂且丑陋。

对这个世界,对周边的人,任何的恍然大悟,都是因为之前的视而不见。这个和最烂的武侠剧差不多,看着插在胸口的剑,绝望的说,“原来你是……”;或是喝了毒酒,口吐白沫,指着别人,声嘶力竭的喊,“你,竟然是你……”。插在胸口的不是剑,只是你过去的“贱”;不是毒药无色无味、杀人无形,纯粹只是因为你眼瞎。

这是你最容易被感动的时候,这也是你最容易愤怒的时候,自然也是你,最焦虑和最崩溃的时候。因为突然发现,过去的时候,你可以把太多的责任和责难推给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的其他人,现在这招不灵了。

你过去埋怨这是一个看脸的时代,现在好了,戴上口罩就不看脸了;你痛恨世界不给你属于自己的时间,现在你呆烦了吗?你对亲人心存愧疚,忙碌到无法顾及,现在呢,是不是已经彼此到了忍耐极限?你说你不进步,是没有时间学习,现在学了吗?

人生真如梯的话,这步让你好好歇了一下,你是更有劲继续爬了?还是彻底没劲,更虚弱了?

几乎可以笃定,未来会更艰难,哪怕是有短暂的一段狂欢。这个梯子,下一步更高更难,同样笃定的是,你比过去更不堪、更孱弱。

据说增强免疫力、抵抗力有个自然疗法,就是想象自己是原始人,食不果腹、饥饱不定、衣不附体、担惊受怕,为生存要竭尽全力,也更加坚持、更加顺势应境、更加审时度势。更流行的说法也可以叫“反脆弱”。这样的人,身体更健康,更能抵御外界的风霜刀剑。这样的人,或许在这次疫情里,面对各类自我感动和愤怒,更清醒也更持平。

爬了很久的阶梯,这一脚有点踩空的感觉,这一阶“被休息”了一次。因为是“被”,多半你放任自流着;因为是踩空了,胆战心惊,需要平静一下你的小心脏。

大概率这次疫情过后,你会报复性的狂欢;同样大概率的,你会有那么一段时间珍惜生命和锻炼身体。于是,看起来后边的几步阶梯,虽然有点艰难,但你活得丰富,看起来会不错。但不知道,未来的未来,你大概率会是什么样?

人的潜能想想也是很大,这几天一个朋友说,这一段时间压根没见哪个朋友说自己感冒发烧、小病小灾的,我说“谁敢啊。”原来你不敢生病的时候,还就真不生病了?还是因为不出门就没有病毒,还是之前的小病小灾都是生活工作压力所致?还是就是害怕自己被歧视,所以不敢说。这属于玄学了吧。

那天看到一句话,“医学到达不了的地方,文明可以到达。”,是个意大利老奶奶的视频里,反对这次疫情中歧视亚裔时,说的的话。

我想加上一句,“真相到达不了的时候,人性可以到达。”这是我对这次疫情最大的想法。

左岸记:很是希望这一次的经历可以让大家都踏实一步,看清什么是最根本的,看清自己真正需要的,也无论将来会是怎样的健忘,都能把这次的免疫写进人生的基因里,让自己更加强大,更具抵抗各类风险的能力。

德鲁伊Druid

德鲁伊,70后。理工科硕士,喜欢写作,职业经理人。 人入中年,携妻带子,止思践行,与世界融洽、与自己坦然,充满快乐生活的勇气。 “质朴、灵动、喜悦、淡和”是为人生准则,“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为人生标准。 文风以毁鸡汤、静心冥想、儿童教育、心理应用等见长。 著有: 《不曾孤独,怎会懂得》(散文杂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独,怎会懂得 2》(散文杂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没走过的是路,走过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学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惫的世间任性的活》(散文杂文集,文汇出版社)

1 Comments On 命运如梯,永无尽头

  1. 这次疫情确实让人不得不成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