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如何应对世态炎凉?

2020-02-24 . 阅读: 777 views

文/行吟者

当今,总有些人慨叹世态炎凉,对这种世态深恶痛绝。俗话说:“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世上多是嫌贫爱富之人,都只会锦上添花,绝少人雪中送碳。有的人屈服了,有的人反而越挫越强。

史载,中唐时期曾两度出任宰相的王播,少年时贫穷孤苦,生活没有着落,寄居在扬州惠昭寺木兰院,跟随“阇(shé)梨”(梵语,意谓高僧,泛指僧侣)吃斋饭。僧侣们是集体用餐的,用餐时撞钟相告,王播便放下功课赶来吃饭。时间长了,僧侣们对他的“吃白饭”厌恶起来,就悄悄地聚集用餐,饭后再敲钟,等王播闻声赶到时,连口米汤也没有了。

受到这种作弄后,王播更加发愤用功,于贞元十年(794)考中了进士,随后步步高升,位至宰相。唐穆宗长庆二年(822),王播出任淮南节度使,坐镇扬州。慧昭寺的老僧得知后,在寺内寻找王播的遗迹,发现了王播当年在墙壁上写的诗句,立即用碧纱罩盖起来,当作珍贵的文物保存。24年过去了,王播重游旧地,看到碧纱罩壁的情景,抚今追昔,感慨万千,于是在旧时题诗的地方,又写了《题木兰院》两首绝句:

“二十年前此院游,木兰花发院新修。如今再到经行处,树老无花僧白头。”

“上堂已了各西东,惭愧阇梨饭后钟。二十年来尘扑面,如今始得碧纱笼。”

苏秦游说六国失败,父不以其为子,妻不以其为夫,嫂不为炊,变成人见人躲,个个讨厌的臭狗屎。后来做了合纵联盟的盟长,担任了六国的国相。苏秦北上向赵王复命,途中经过洛阳,随行的车辆马匹满载着行装,各诸侯派来送行的使者很多,气派比得上帝王。周显王听到这个消息感到害怕,赶快找人为他清除道路,并派使臣到郊外迎接慰劳。苏秦的兄弟、妻子、嫂子斜着眼不敢抬头看他,都俯伏在地上,非常恭敬地服侍他用饭。苏秦笑着对嫂子说:“你以前为什么对我那么傲慢,现在却对我这么恭顺呢?”他的嫂子赶紧伏俯在地上,弯曲着身子,匍匐到他面前,脸贴着地面请罪说:“因为我看到小叔您地位显贵,钱财多啊。”苏秦感慨地叹息说:“同样是我这个人,富贵了,亲戚就敬畏我,贫贱时,就轻视我。何况一般人呢!假使我当初在洛阳近郊有二顷良田,如今,我难道还佩带得上六个国家的相印吗?”

西汉•司马迁《史记•汲郑列传赞 》:“下邽翟公有言,始翟公为廷尉,宾客阗门;及废,门外可设雀罗。”开封的翟公曾做过廷尉,在任时拜访者众,被罢官后,宾客无一而至。门口冷落得几乎可张网来捕捉鸟雀。官场多变,过了一个时期,翟公官复原职。于是,那班宾客又想登门拜访。翟公感慨万千,在门上写了几句话: “一生一死,乃知交情;—贫一富,乃知交态;一贵一贱,交情乃见。”

古人如此,今人也如是,从正面用积极的观点看问题,世态炎凉并不是什么坏事。当我们有一颗感恩的心,对每个这样“善待”我们的人,顶礼感恩,其实亦是一种大智慧。

左岸记:虽然人性经不起考验,也不应该主动地去考验人性,但看一个人靠不靠谱,还是要看关键时刻。

对于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季老说要学会看开,心态上别太把它当回事。因为世上任何一个生物,包括人,从本能上看都是趋利避害趋吉避凶的。

季老在回顾自己人生时说:“我现在已到了望九之年,回想自己的生命历程,可谓一波三折,好运与多舛相结合,坦途与坎坷相混杂,几度倒下,又几度爬起来,可真是参透了世态炎凉的玄机,尝够了世态炎凉,人情淡漠的滋味。特别是‘十年浩劫’中,我因为胆大包天,跳出来反对当时所谓的‘大人物’,被‘打’成了反革命,遭受过极其残酷现在想起依然毛骨悚然的折磨。从牛棚出来,我当时成了一个‘无人敢接触者’。走在路上,以前对我低头弯腰毕恭毕敬之人,现在径直走过,他们连一句话都不敢和我说。记得有一次,我的孙子发烧,老祖和我用破自行车推着去校医那里急诊,一个女同事竟然不顾当时的‘危险’,帮我这个步履蹒跚且已到了花甲之年的老人推了推车,我当时感动的热泪盈眶,如吸甘露,那一刻感觉天空真的好美,好清亮。这件事,虽然很小,但让我毕生难忘。后来,雨过天晴,云开雾散,我不仅‘官’复原职,而且还被‘加官进爵’。原来是门可罗雀,无人敢问,现在是宾客盈门,笑脸相迎。那感受真的是‘忽而上天堂,忽而下地狱’。我之所以说参透了世态炎凉的玄机,也正源于对自己经历的深刻理解。”

作者简介:马庸,土家族,网名(行吟者、白头翁、瑙玛)。自号,华城居士。喜吟诗作文,已有百万文字发表,出版诗文集四部,获有市至国家级大小奖50余项。现为中国诗词学会、中国金融学会、中国散文学会、世界汉语作家协会、中国作家协会诗词网会员。2019年荣获“中国当代知名诗人”、|”中国诗歌年度人物”、中国优秀诗人” 等荣誉称号。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1 Comments On 如何应对世态炎凉?

  1. 年轻人看不惯,人性中的趋吉避害,自己被打击过,做过反思过,可能会看淡。。。人性本恶,天性也是动物性,兽性 如果在周围弘扬道德的情况下,面对人性会不会失衡?如何平稳度过?与外界和解?被伤过还是一起嚯嚯?

发表评论